Tag Archives: 散文

幻景 2012-03-23

2012/03/24

8 則迴響

《節錄》

早上七點出門。有霧。霧氣漫過樹梢就逐漸淡去,可以看見淡藍的天色。接近樹梢處甚至可以看見初破的早霞。打著呵欠,一轉駕駛盤,忽然遇見奇景。
 
路兩旁種了許多春季開花的樹。有開粉紅或淡紫花的山茱萸,有開白花的山楂。有常綠的針葉樹。也有那些枯了一冬,被早暖天氣弄昏了生理時鐘,還在遲疑是否要褪下枯葉冒他滿枝嫩芽的呆樹。
 
這條路到了底是個長得像草原的大公園。平時順著路望去,是個花樹繽紛的甬道。快到甬道盡處時,風景便豁然開朗成一環越長越大的藍天綠草。
 

廣告
Continue reading...

乘風馭火的哪吒;(01 第一次)

2012/03/13

6 則迴響

《節錄》

這是西元2000年2月塗寫的東西。十二年了。幾天前整理檔案發現,撣撣灰梳理梳理,當做哪吒系列的開場鑼吧。


 
 
算算,從台北濱江街附近的教練場學會開車到現在,已經有段不短的時間。
 
最早和交通工具發生關係,是小學時候。小二、小三還是小四,不記得了。一個週日早晨,趁爸爸不注意,偷牽了他的腳踏車出門。那時可沒什麼越野車,登山車。是那種很笨重的老式載貨腳踏車。小朋友如果沒見過,這裡有張圖片。不是很像。不過,大概是這麼個土土鈍鈍的東西。我把車一路推到離家不遠的學校裏。假日清晨的學校操場,靜得只有鳥鳴和老車輪嘰各嘰各的聲音。當然,還有我一顆喜滋滋卻怦怦跳得厲害的心。
 
那時的個頭,坐上車墊,腳掌就夠不著踏板。記得看過年紀稍大的小朋友把腿叉過聯結車把、座墊﹑輪身與車鏈的三角形鐵框架,一左一右一高一低地扭著屁股踩車。我那小腦袋裡算計著依樣畫葫蘆照辦。車把子高過頭,得把兩手舉高才能抓著感覺上有兩丈寬的車把。怯生生把腿伸過三角框,試了試。可憐那時一雙小短腿,辛苦鑽了半天車框框,終究材料不足失敗。一拔高身子蹬這邊的踏板,車子就晃悠悠地要倒向那邊。不信邪的小孩兒,以為換個邊會有奇蹟,跑到那邊去如法炮製。當然一樣不成。抓耳撓腮思索半天,想出個妙計。當下把車架停,氣喘吁吁地從校園一處工地搬來幾塊磚頭,壘在一邊踏板下。用手搖高了那邊的踏板,踢開停車架,站在磚頭上,把腿伸過車框,終於把踏板踩了個實在。抓緊車把晃了晃。嘿,蠻穩當,這下心裡便突地擂起鼓來。(來了!來了!要踩了!要踩了!)那種又喜又懼的心情也許有點像初次約會將見面的前幾分鐘。
 

Continue reading...

再看《藍色大門》

2011/12/06

2 則迴響

2011-12-06
初冬。假期最後一日。
http://wp.me/poQmf-1j4


《節錄》

窗紗上駐著幾滴昨夜殘雨。從主臥浴室望出去,後院林子晨霧濃重。前不久還高得構不著、藍得讓地中海嫉妒的天空已經換上北國初冬,沒有陽光的臉孔,低身用霧渲染著松尖。
 
斑駁的黑棕木陽台上還有片片塊塊水漬,映著灰沉鈍重的天光。離人間太近,天也濁了。
 
開門走上陽台,並不冷,淡淡的濕氣包攏上來,鼻中緩緩滲進落葉和雨水的氣味。明天,又要回到殺戮戰場。氣象報導說可能會下雪。
 
這種時候,適合看部純潔的電影。

Continue reading...

雪 之一

2011/10/10

2 則迴響

美東時間2010-12-26初稿,同日曾加密張貼此處
本文尚未完成,為先前加密之部份內容
http://wp.me/poQmf-1aS


《節錄》

雪是個寂寞安靜的孩子。除非你早就刻意關注她,否則,等我們驀然驚覺雪的存在,她已經靜靜幽幽地在空氣中晃蕩了好一會兒。

Continue reading...

清洗

2011/06/12

2 則迴響

清潔風扇卻意外滌淨了自己。

Continue reading...

受保護的文章:雪(work in progress 有點倦了)

2010/12/26

輸入你的密碼方能觀看迴響。

受保護的文章不會產生摘要。

Continue reading...

怪奶的故事(一)

2010/12/21

5 則迴響

《節錄》

怪奶其實不怎麼怪,只是不幸嫁進會(會計的會)家,又生了個名叫會黍菽的怪兒子,稀里糊塗地隨著年紀增長當上了名不符實的怪奶奶,和她的言行舉止沒有什麼關係。

怪奶奶出生於日據末期台北的一個貧窮佃農之家。因為家裏窮,小孩營養不良,有病沒錢醫治。怪奶的兩個哥哥、一個姐姐相繼夭折。唯一存活的一個姐姐發了場燒以後雙目全盲。怪奶開始呼吸人間空氣不到六個月,生父母就把她送出家門給人收養。他們這麼做,想必是覺得環境稍稍寬裕點的養父母比較有機會可以養活這個女孩。另一方面大概也是被厄運嚇怕了,又聽了不知什麼人的讒言,想藉送走女兒來轉運。說是迷信吧,倒也奇怪。親生女兒送人後,生父母另外領養的一個女孩,和接下來親生的兩個男孩,都健健康康活了下來。

Continue reading...

差不多名人

2010/06/17

0 Comments

《節錄》

包括成名多年的人物在內,有多少在寫文章時一知半解也敢挺著胸脯說得天花亂墜?有多少真的為文章去搜集大量資料?搜集了資料的,又有多少對資料的真實性詳細查證推敲?而華人世界很多讀者好像忍耐度很高、評析力很低,把這樣的文字作品照樣當作寶。華人世界的教育系統是不是太缺乏邏輯訓練?我們是不是浸在這種不求甚解的環境裏太久麻木了?差不多先生不但活在過去的笑話裏,也化身很多文人,不慚不惶地欺著世盜著名呢。

Continue reading...

【煙火】

2010/05/16

0 Comments

那年,把家人留在南方,一個人來到紐約市工作。剛開始幾天在同學公寓裡打地鋪,一邊工作,一邊尋找新住處。我的個性很怕給人添麻煩,自覺這樣擾亂了同學的生活很過意不去。

雖然如此,因為不熟悉紐約市,加上已經住慣南方的獨棟大院,所以拿不定主意是要為方便上下班選紐約市內哪個小區,或是為家庭生活品質選擇哪個郊區。而即使接受新工作以前已經知道紐約都會區的消費水準,一時還是很難適應兩地屋價和生活費用差距所造成的心理衝擊。此外,一方面調適新人際關係、文化差異和應付工作上的壓力,還要傷神安排賣掉南方的房子、搬家等等事情,找住處的進度因此相當緩慢。焦慮感便日漸增加,晚上總是輾轉反側,睡得很淺。

Continue reading...

我濫情的2007年底

2010/05/14

0 Comments

願我們的記憶力變差,
記不住讓我們痛苦與憤怒的人事。
願我們變幼稚。
在被大人的事情煩擾時,保有孩子一樣的心。

Continue reading...

【新桃花源記】

2010/05/12

5 則迴響

這不是詩,也不是散文。這是
新桃花源記。

Continue reading...

2007返台日記

2010/05/11

0 Comments

2007年回台灣幾則小記分頁列出。

Continue reading...

【大烏鴉】

2010/05/07

0 Comments

《節錄》

烏鴉(Crow)好像在東西方都不是討喜的鳥兒。顏色黑得能淌出墨來也就罷了,聲音又聒噪得賽過扯直嗓子相罵的拉丁人。大烏鴉(Raven)這傢伙更別提,還是個吃死物腐肉的。我本來對這鳥存著這樣先入為主的觀念,直到在電視上看了介紹大烏鴉的節目,才對牠有了全新的瞭解。

大烏鴉這種飛禽,自古給人當做厄運象徵。牠在北半球分佈得很廣,從高山到沙漠,從熱帶到寒帶,都有蹤跡。光憑牠這種能在各種不同環境裡生存繁衍的能力,加上在動物界裡不算短的四十年天壽,就知道大烏鴉不是泛泛之輩。
 

Continue reading...

【聆樂記】

2010/05/01

0 Comments

《節錄》

他在舞台上站著,身軀比一般的男高音來得清瘦。黑色的燕尾服,雪白直領的襯衫,打著黑色的絲質領結。夜暗裡,背後的古堡讓柔和的黃色燈光軟化了歷史 的斑駁與滄桑。他就這樣站著,在樂團與合唱團前孤伶伶地站著。夜風輕輕揚起他的髮和下巴、鬢邊短短的鬍子。

音樂響起來,是拿坡里充滿陽光 的旋律。他張口,不是很厚實的聲音,卻有不同於成名多年男高音的一種純潔清亮。沒有讓人激動興奮的熱烈,卻有仲春微風拂過樹稍蘋果綠的輕暖。我的心沉靜下 來,像是隨意地躺在兩樹間的棉繩吊床上,在樹蔭、藍得發亮的天空、與乾爽暖柔的風中悠悠地搖擺。

《節錄》

Continue reading...

【紐約映象】

2010/05/01

0 Comments

從前,有這麼個城市叫:紐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