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非小說 (para fiction) RSS feed for this archive

傀儡 Puppet

2015/05/24

0 Comments

慶功宴後的清晨 他瞥見梳洗鏡中 背上 眨巴眼就不見的 絲線光芒 從此 傀儡大師再沒真心笑過 除非 想到了他的 […]

Continue reading...

揭發卜向化的惡行

2013/07/31

8 則迴響

2013-07-31 帝東晨 老夫小弟我常常說些讓有錢有權有名大人物不高興的話,遲早惹禍上身。幸好老夫小弟我是 […]

Continue reading...

網友的秘密

2013/01/04

7 則迴響

2012-12-26 美東時間草稿 2013-01-04 增補。增加【卜向化加鹽露之蟑螂運動會】 short […]

Continue reading...

火車撞人之後

2012/12/05

2 則迴響

2012-12-05 草稿 2012-12-06 補充落軌逃生策略 (吵,吵,吵,等火車也要吵。他媽的,這些人 […]

Continue reading...

蘋果?我也發明了熱賣商品

2012/09/29

3 則迴響

我發明了一種電子產品叫做『本時代之數位智能』 (Digital Intelligence of Our Time)。
 
要怎樣才能讓這個產品熱賣?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大肚子

2011/11/05

7 則迴響

《節錄》

忠實讀者雪莉小妹妹讀完舊作【三個女生玩弄我】後推論該事件的原因是卜向化肚子太大。衡情度理之餘還能小心假設大膽求證,不愧是時代好青年。
 
老夫小弟我的人身秘密既遭破解公開,理當慶祝。枯腸搜遍,突然想到前不久在大陸胡喃省梅蔗市出土的春秋時代卜子所做(是做沒錯)奇書《魯。肉範》(見註三)中有一詠巨腹好詩,不妨借來一用。
 

Continue reading...

吃飯配滷蛋;台文怎麼拼?

2011/06/16

7 則迴響

吃飯配滷蛋。台文怎麼拼?

Continue reading...

電視;林老師的英文菜

2011/04/29

8 則迴響

各位小朋友,大家好。(比V字)又到了林老師上英文小菜的時候了。林老師很好,你們好不好啊?太好了。

今天要教大家的英文是: 電視。

電視的英文怎麼講呢?

Continue reading...

馬英九連賣台都不會

2010/11/21

2 則迴響

《節錄》

這段話,任何熱血的台灣人聽了,都不可能不立即血壓升高,我都氣得生病兩三天了。這種大家想都想不出來的奸計,除非是中共同路人,不然怎麼可能設想得這麼清楚周詳?他還公開出來讓想不到這種奸計的笨蛋馬賣台學。我們把他送給愛台灣的鄉民們公審處死后嗯后啊?

Continue reading...

這些人哄走就算了

2010/11/16

4 則迴響

《節錄》

兩個傢伙吵架,都覺得自己才是真的學問淵博的大師,地球上的東西百分之百知道,地球外的東西百分之一千通曉,對方嘛,就是個造假、吹噓、空口說白話(假大空)的假學者。道德嘛,自己高尚優雅,對方行為不合祖宗家法,思想離經叛道,是個言行不一、說一套做一套的假貨。都堅持自己才是大師、才是真理。兩人吵得臉紅脖子粗,支持的粉絲也本著「偶像最重要、真理算啥鳥」的愛拼才會贏守則,拉開陣仗以口水聲浪經典古籍互轟。
 
有旁人說:「那孔仲尼的名字常出現在媒體上,名氣既然比你二位大,學問道德想必也比二位稍微高點,何不去請他做裁判,看兩位到底誰真、誰高、誰正確?」眾人都在媒體上聽過仲尼孔的名字。知道是個名人,跟他相比馬上自覺矮了半截,就都同意。來到孔家豪宅門前仍然粗話不絕、挽袖子、捲褲管地吵吵鬧鬧。

Continue reading...

文明人不會感謝陌生人

2010/07/28

5 則迴響

謝謝。對很多人來說,是能省則省的髒話。

Continue reading...

臺灣之光

2010/06/30

2 則迴響

《節錄》

他X的,光就光吧。大家光,大家光。

Continue reading...

自己行善必須公告周知

2010/06/18

2 則迴響

小明做了好事總是到處說。
 
『我幫誰誰誰做了啥啥啥。雖然很辛苦,但是我甘之如飴。』
『誰誰誰很可憐,我捐了XXX給他。他現在雖然還過的不好,但是總算比以前好些。你們也應該幫助他。』
『幫誰誰誰做啥啥啥是件小事,這是應該做的,實在不值得你們的稱讚。你們這樣稱讚我,實在不好意思。』

大牛做好事總是默默地做。默默地捐錢,默默地出力。

Continue reading...

可惡的白蜆醬意大利麵

2010/06/15

1 則迴響

《簡介》
無私貢獻簡易意大利美食食譜。

Continue reading...

人民放屁的自由被法西斯政府剝奪

2010/06/07

0 Comments

《節錄》

我的朋友亞魯巴常愛黏著我聊天。他來自小小的、連洗錢老手都沒聽過的啊啥不露共和國。前一陣子他突然銷聲匿跡,我的日子變得安靜許多。昨天在外面吃飯巧遇,被他抓住,一定要我同桌開講。剛開始,照例,像上談話節目,扯一些兩個人都不懂的經濟問題、世界大勢。談著談著,亞魯巴的自我感覺越來越良好,吆喝跑堂的端上好酒,暢飲助興。幾杯下肚,本來就多話的亞魯巴更加滔滔不絕,我連尿遁的機會都沒有。第八杯喝完,亞魯巴突然碰地拍了下桌子。我一驚,咕嚕一聲,把正要偷打的呵欠吞回肚子,嗆得眼淚都冒出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