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俗稱小說的那類 RSS feed for this archive

崇拜(科幻小說,兒童不宜,完稿)

2012/12/19

15 則迴響

2011-11-07 初稿完成 2011-11-11 二修 2012-02-11 將第一至第六段合併成一個檔案 […]

Continue reading...

雲大哥死了

2012/11/29

2 則迴響

2012-11-29 初稿 『你聽說了嗎?』甲悄悄地問。   『聽說什麼?』乙偏過頭來。 &nbsp […]

Continue reading...

卜向化成人童話集03

2012/01/22

0 Comments

《節錄》

天色漸暗,屋旁林子裏此起彼落的蛙鳴鳥啼隨著逐漸沉寂。潺潺溪聲依舊,卻比全無聲息更讓人覺得寧靜。覆裹遼闊平野的深墨藍天空清朗無翳。無數星子明滅爭輝,亮得更勝月光。
 
她在小木屋前廊上倚柱曲腿側坐,望著這片廣袤天地出神。她的身子籠著星輝散出柔柔銀光。夜風不時撩撥她的長髮。那風,和她珠輝浸潤的臉,有如今夜的天空,水晶般清澈通透。
 
又得走了。這是第幾次?她記不得了。她喜歡這裡。以前,離城市不遠就能找到山靈水秀之處。現在越來越難找到這樣人跡罕至的地方隱居。以前,不是這樣的。她輕輕嘆了口氣。喜歡,也得走。也許以後還有機會,但是現在,這裡不能再住了。
 
她的男人知道這種結局。他很早很早就知道。她跟他說過。他願意。
 
他是第幾個?她記不得了。他們都一樣。起先是被她不著人間煙火的美麗震懾迷惑,使盡全身解數只求能得她青睞。互動日久明白真相後,他們還是毅然拋棄一切,陪伴她直到最後。
 
他們快樂嗎?她問過他們。每一個都說快樂。她能洞察心事,卻很溫柔。當他們感覺孤獨沮喪時,她總能適時撫慰這些離開俗世和她隱居的男人。她有說不完的奇妙故事,又極具幽默感。剛開始不會烹飪。現在,她的手藝早已經不遜任何一個世界級的名廚。更勝一般名廚的是,她可以用非常普通的材料調理出無比的美味。
 
當然,最讓他們無怨無悔伴她到最後的還是性愛。

Continue reading...

平交道鬼故事

2010/10/31

11 則迴響

《節錄》

『本地有趣的故事?有啊。』看上去五十多歲、鬢角灰髮散亂、顴骨高聳的瘦削酒保面無表情地說。
。。。

(是熄火的沒錯。真的沒有人在推哩。)

Continue reading...

女兒的絕筆信

2010/09/19

2 則迴響

《節錄》

『我剛剛收到小妹的絕筆信。』老公聲音聽來遙遠又沙啞。小妹是女兒的小名。
 
『啊?什麼?你說什麼?』我頭殼裡嘩地一聲炸開一鍋熱油,嗶嗶啵啵越響越大聲。

Continue reading...

【病毒】(極短篇)

2010/06/19

3 則迴響

《節錄》

『醫生,檢查結果如何?』
 
『大致都還正常。不過,這裏有點問題。』
 
展示器上某個部位亮起來,逐漸放大。眾多光亮的組織中有塊褐黑色的痕跡。那塊痕跡正慢慢地擴大。
 
『這是什麼?要緊嗎?』

Continue reading...

【爬樓梯】

2010/06/17

4 則迴響

《簡介》

小故事。膽小別看。

Continue reading...

【上古神兵】

2010/06/16

0 Comments

《節錄》

世道紛亂,盜賊蜂起。明的燒殺搶掠,暗的五鬼搬運。黑白兩道結合了起來魚肉人民。就在最黑暗的時候,光明應運而生。

江湖上出現了一個專門誅殺盜賊的俠客。他的武功高強、劍術凌厲,一般小賊碰到他,一個照面就伏尸授首。幾年下來,擊殺了好幾個為害甚大的大股盜匪首領。雖然殺的是盜賊,到底不合王法。官府捕快雖然暗地叫好,迫於律法,還是得裝模作樣地畫影圖形公告緝拿。受盜賊之害的黎民百姓一口怨氣有人紓解,焚香祝禱還來不及,當然大力迴護,沒人會向官府通風報信。

Continue reading...

【Erosian的人類素描】(一)

2010/06/15

3 則迴響

《節錄》

她坐在旅館房裡海灣形的窗臺上。大窗外是整面浸在落日金輝中的海景。

梯形的窗,兩個斜面向外開著。傍晚的海風從敞開的窗拂進來,撩起她過肩的髮,露出飽滿光潤的額頭。一對眉,細長修整,眉下雙眼,讓海面亂耀的金光瞇成兩彎圓弧。

日光仍然暖熱,把她纖秀的鼻樑投影在略略曬紅的頰上。仔細看,鼻頭上冒著極細小的幾粒汗珠。

Continue reading...

【劍仙的飛翔】

2010/06/07

2 則迴響

《節錄》

見兩仙追近一劍十丈之遙,他突然發起童心,斂翅急墜,直撲海平面。就在破海入水前,猛一展翅,霍地一聲平波掠出。身後氣流,在水面劃開老長一道楔形口子。耳邊風聲呼嘯,身後水波激蕩。他伸手劃過水面。水花撲啦啦濺裂,驚起一群群飛魚。他彷彿見著急急跟隨飛降的犬仙和荷仙無可奈何的表情,不由咧了咧嘴。

Continue reading...

【維他命丸故事集】 02

2010/05/29

7 則迴響

《節錄》

男人問小孩:『真的只要這個漢堡特餐就好嗎?』

小孩張著亮晶晶的雙眼點了點頭。

男人付了錢,和小孩走出速食店。

小孩滿臉喜悅,打開手裏的紙袋,深深吸了幾口氣。抬起頭說:『謝謝叔叔。』

男人笑了笑:『你很乖。我們去警察局吧?你爸爸一定急死了。』

Continue reading...

【性騷擾】(一)

2010/05/18

0 Comments

《節錄》 未完成

她一整天心情都不好,什麼事都不對勁。早上參加了阿姨的葬禮,紅著眼趕回去上班。一個上午不在,竟然有十幾件待辦事項在排隊等候。她一向逆來順受,卻也被逼得直想發脾氣。下班排隊等公車,又碰到交通阻塞。好不容易上了這部姍姍來遲的車,還好乘客不算多,竟然還有靠窗的空位。她坐下來隨車顛簸晃盪,左肘倚著窗沿撐了腮,沉著一張臉,悶悶 地盯著窗外景物,只希望能早點到家泡個熱水澡。

Continue reading...

【謀殺】

2010/05/18

0 Comments

一、

這是公元2076年的一個秋日傍晚。銀亮的天色預示著將要早至的冬雪。渤海邊一處蒼白高聳的海岬上,孤伶伶站著個服裝考究的中年男人。他雙手垂在身側,面海眺望久久不動,似乎完全不怕強勁海風帶來的刺骨寒意。

一個頭戴毛線帽的青年男子出現在中年男人身後,慢慢走近前者。呼嘯的風遮蔽了腳步聲。他腳步略停,四下張望了一會兒,突然加速奔跑,隨即猛力撞上中年男人的後背。男人從攔著岬邊的鐵鍊上翻過,雙臂舞動,來不及發出叫聲,從岬邊直墜入海。

Continue reading...

【霍然與小西】

2010/05/15

9 則迴響

愛情?科幻?武俠?悲劇?喜劇?荒謬劇?

《節錄》
 
◆◆◆◆◆◆◆◆◆◆◆B1◆◆◆◆◆◆◆◆◆◆◆
 
「妳看我這樣開頭好不好﹖」我錯開身子,讓小西看螢幕。
 
「啊﹖」
 
小西從她書裡抬起頭來,一臉莫明其妙的神色。週末午後的陽光把她身後的帘子織成亮銀爍金的錦緞。
 
「我剛開始寫的小說啦。」
 
「哦。」
 
小西應了聲,懶懶地湊過身,默默讀完了這段殺戮,皺了皺鼻子。
 
「怎麼樣嘛﹖」
 
我有點急。她每次做出這樣的表情,我就知道要等打半天她才擠得出話來。
 
「Well…」
 
「Well個頭啦。有什麼意見﹖」
 
「Nothing…Maybe…」
 
「……」我捏著小西的脖子。「快說。有批評才有進步。妳看不懂的,別人也看不懂。」
 
「啊﹖你拿我當知識水準下限啊﹖」
 
「快說啦。」我放了手。
 
「好啦。我覺得……描寫得很仔細,聲光動靜好像就在眼前。」
 
「嗯。然後呢﹖」
 
我知道她總是把好的說在前面。
 
「形容詞太多了,限制我的想像。」
 
「這裡沒有給妳想像的空間,反正妳想像力也不怎麼靈光,像個286電腦。」我嘻嘻笑起來。
 
她敲了我腦袋一記。繼續說﹕「時代不明…嗯……為什麼用刀劍不用槍﹖這是喜劇還是悲劇﹖有沒有愛情故事﹖殺來殺去的,好可怕……」
 
「才開始,不告訴妳。」
 
我拍了她臀部一掌。「快去看妳的書吧。」
 
「哼。叫來就來,叫去就去,又不是你佣人。」她皺皺鼻子,又敲了我腦袋一記,坐回自己的椅子。
 
我頂喜歡她皺鼻子卻帶著笑的樣子,有一種女性溫柔的俏皮。摸摸她的頭,轉回螢幕前,繼續敲動鍵盤。
 
 

Continue reading...

【小孩與好漢】(極短篇)

2010/05/10

0 Comments

《節錄》

老于是在巷子頭賣麵的單身老芋仔。五十多歲,又高又壯,臉上斜斜一道刀疤 ,右手只有三個手指。

他一瘸一枴地推著麵攤從村子那頭走來的時候,我們這些小鬼都遠遠笑鬧﹕「刀疤來囉。快跑哦。」老于總是冷著臉,沒見他怒,也沒見他笑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