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衣舞

2016/02/27

雜文

老夫小弟我最近在紐約中城公然演出一場脫衣舞。

這樣英勇對抗世俗眼光的事蹟,不公告周知,簡直不配做個堂堂正正的社交軟體愛用者之非自戀獻曝不可網路人。

故事,是這樣的。

我走進這家位於紐約中城精華區大樓某樓的公司。櫃檯小姐有效率又蠻和善,聽我問詢,瞥我一眼用下巴指路:嗯。(往那走,去彼室的意思)。

我走過會客室,推開玻璃門進入這半個籃球場大的房間。裡面有三個年輕女性。其中之一上前攔住我,嚴肅質問幾個問題後。繞著我轉了幾圈,左右上下打量完畢,伸手胡摸亂捏我已隨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的虛擬肌肉。

老夫遭捏,表面端莊心下暗喜。正在想像接下來可能發生的豔遇。小妹妹竟然嚴厲命我脫下上衣,赤膊以對。

喂!這也太不含蓄,太猴急了吧?

我驚惶四顧。

這房間,兩面牆貼滿鏡子。是的,就像電影上常見的練舞間。

另一面嘛,唔,一整面無遮掩的窗子。對街大樓,離本練舞場不到十公尺距離,一間間辦公室,一面面沒簾子遮蔽的窗戶洞開。裡面的人在幹什麼,看得清清楚楚。I see you.  I can really see you.

這。。。身在險地的我能對小妹妹的挑逗示弱嗎?

男子漢。不能嘛。

我一咬牙,一閉眼,氣充丹田,吸小腹,挺雞胸,脫了襯衫內衣,光了膀子,露出上身雪白肌膚,

人嘛,膀子一光,智商就降。我手足無措,滿臉傻笑,像個癡貨,天篷大元帥似地,在三個小妹妹前呆立。

我自覺蠢相畢露,很是無措,小妹妹卻非常過份,對腦袋真空的老夫毫不同情,嚴令我開始做出各種不堪姿勢。什麼舉雙手過頂啦,左右扭腰擺臀啦,前後彎腰曲背啦。人生艱難唯一死,老夫小弟我心一橫,既來之則安之,公然跳個脫衣舞不是大罪。豁出去了。

虐待狂小妹妹還不滿足。我一邊擺弄得像殭屍出閘,她一邊不停在俺身上左戳右捏,全然無視我隨衣裳而逝的紳士風範。

如此這般向對面大樓觀眾耍弄了幾分鐘,羞恥心已經逐漸氣化。小妹妹又命迴身掉頭,貼牆而立。這啥舞姿?要壁咚嗎?我訕訕含羞轉過身子,發現正對房間入口,玻璃門外,有男女數人在座,正望著我目瞪口呆。

老夫小弟我,在人間行走一兩百年,從未如此風光性感過。無聲長嘆,自暴自棄,俯首認了傀儡的角色。繼續搔首弄姿,搞了十來分鐘的光膀子萌男秀,才被准許穿回衣服離開。我走出房間,經過玻璃門外的觀眾群,彼此都不敢互視。

你問,表演這場秀,我獲得報酬多少?

開玩笑,我還得付錢給小妹妹才能跳這場眾人觀賞的脫衣舞咧。

誰叫人家小妹妹的頭銜是疼痛復建師。誰叫老夫小弟我的頸肩腰背不乖巧聽話呢?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2 則迴響 於 “脫衣舞”

  1. tm96543 Says:

    哈哈,你寫得好棧鬼。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