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0

札記

12-20-2013

lanlantomb1
lanlantomb2

十七號早上,起床正在梳洗準備上班,聽見媽媽在樓下問兒子是不是看見藍藍。最近藍藍身體狀況不好,尾部的瘤越長越大,已經有身體五分之一的尺寸。她一直啄,弄得鮮血淋漓。才帶她看了醫生不久,抹止血粉吃抗生素抗發炎藥劑也不見好轉。我幾晚睡不安穩。這下一聽,心知不好,急急衝下樓。

媽媽說籠子門沒開,藍藍卻不見了。藍藍常鑽進鋪墊的兩層報紙間,把底層啄得碎碎片片。我看鳥籠已經打掃,報紙也剛換過,心裡明白。打開垃圾桶。果然,藍藍雙爪蜷曲的僵直身體就在鬆鬆一團的報紙中。媽媽嚇得哭了起來。我取出藍藍,用紙巾包著。手裡,她的身體彷彿還有些溫度。也許是心理因素,我好像看到藍藍的眼睛閃出最後一亮,就此灰暗無光。是在等見我最後一面嗎?

藍藍的瘤長在排洩口附近,總是沾上糞便。我每天給她清洗,再用吹風機吹乾。現在,最後給她洗一次澡吧。媽媽哭得傷心,女兒上前擁抱。我看她也是淚水盈眶。

十六號下了雪,氣溫低於冰點,地凍天寒沒法立即處理藍藍的遺體。用紙巾包裹了,放進塑膠袋,裝入金屬餅乾盒,置於陽臺上。讓屋外的冰雪保護藍藍。

十九號,氣溫略升到冰點以上。為防萬一,我打開塑膠袋,用來舒噴遍藍藍的身體和盒子。晚上下班到家,媽媽說,是不是該埋葬藍藍了。我說得看土地是不是還凍著,如果冰凍,可能得火葬。媽媽說,火葬太可憐了,還是挖洞吧。妹妹說,媽媽這兩天和她視訊通話,講到這事總是抽抽噎噎。相處了快十年,怎麼會不傷心呢。

今天休假,天氣開始轉暖,冰霜逐漸鬆動。我一早穿上雪衣雪鞋,套上醫療用的乳膠手套,找出園藝用的小鋤頭和鏟子,取過餅乾盒,咔滋咔滋踩著冰霜走到後院。三年前,松下葬了藍藍的伴侶。今天,輪到藍藍了。

松下的土並不冷硬。幾鋤就挖好個大小適中的洞。打開盒子,取出藍藍,不忍多看。把她放在洞裡,推上土,掩埋平整。找來一粒松果,立以為碑。回自然去吧,藍藍。

我回家時,再也沒有妳的歡喜叫喚迎接,沒有朝我飛來時噗喇噗喇的振翅聲。空蕩蕩的籠子裡,不再有妳聒噪著:「我要出來!我要出來!」妳平常喜愛棲立的地方,不再找得到妳的身影。妳不再在我肩上亂走,有時還要留個到此一遊的痕跡。妳不再在我耳邊咬躡,細細啁啾。

但是,我會記得妳的,藍藍。後會有期,妳先回去吧。


本文完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2 則迴響 於 “葬”

  1. 單娜 Says:

    新年將至卜大爺就別難過了

    回覆

  2. dodomeow Says:

    送牠們走實在是一件痛苦的事。節哀。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