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藥盛放

2013-06-02 美東時間初稿
2013-06-03, 04 刪修補遺


只得一日春,汗出即如漿。炎夏早至,家裡的芍藥又開了十幾朵。
晨光中踩著草上露水用手機照了幾幀。技術工具兩不佳,芍藥卻不理睬,自顧自地美得傾國傾城。
今年的芍藥一樣美麗,但並不是去年的花。人如果每年死一次生一次,以前的記憶全都抹去,每次只有短短的生命,許是也要這樣盡力盛放吧。

Paeonia Lactiflora 201306-03-03


補記

芍藥年代久遠。北宋王禹偁如是說:百花之中,其名最古(聽聽就好)。還可以當藥用。見這篇文章。文章裡說什麼六大名花,什麼婥約為音,讀者請照舊聽聽就好。為啥?六大?誰排的?他說六大就六大?就不能七大?不能五大?我就喜歡圓仔花,怎不列入什麼大?文裡說了詩經就有芍藥一名,婥約呢?如果芍藥因婥約而得名,婥約一詞應該出在芍藥之前。詩經中有婥約這個詞嗎?恕我不學無術,找不著。能找到的,最早不過出自南朝顧野王的玉篇。除非顧野王找到黑洞,做出時光旅行的動作(耶!比V字)回到三代,否則芍藥如何源自婥約?清編廣群芳譜四十五卷說:『芍藥猶婥約也,美好貌。此草花容婥約,故以為名。』前一句無可厚非,後面故以為名一句就隨口附會了。有人胡說,就有人胡信。代代相傳倒成了供在廟堂的文化。嘖嘖嘖。還是看花吧。花不會胡說。

唐人在洛陽看多了芍藥牡丹,寫她們的也就多。白居易就說:
今日階前紅芍藥,幾花欲老幾花新。開時不解比色相,落後始知如幻身。空門此去幾多地?欲把殘花問上人。

寫詩的總是這樣搔手弄字。文青文中文老們看了別馬上癢得嘆息起來。詩說得彷彿看破名相,可白居易二十幾歲開始就遊走官場直到古稀。文人多得是說一套幹一套的。勸人容易自做難,白先生不是唯一一個。好在他沒做過什麼不堪的事,算是個不錯的人,不然老夫小弟我哪有興致引他的詩。至於那些多到不可勝數,當面道德文章,私下男盜女娼的,芍藥們只管年復一年地開,倒也沒時間說些什麼。


本行以下如有影片鏈結,為wordpress.com植入的廣告,與我無關。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5 則迴響 於 “芍藥盛放”

  1. Sheri Says:

    好柔美喔~真想縮小埋進裡面~

    回覆

  2. 單娜 Says:

    哇!超美的.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