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撞人之後

2012-12-05 草稿
2012-12-06 補充落軌逃生策略


(吵,吵,吵,等火車也要吵。他媽的,這些人真是煩。)

離他十步左右,兩個男人正在大聲爭吵。

(肏。一個黑鬼,一個清客。野蠻人。呸。)

他搖搖頭。兩個男人終於不再大小聲。吵完架的年輕黑人低著頭喃喃自語,在月台上來回走動。

隧道中遠遠亮起地鐵頭燈,列車從隧道中推擠出冷冷的風。

(媽的,終於來了。)

附近幾個候車的乘客紛紛走向月台邊,他皺著眉移動位置,猜測最佳的上車位置。

『啊!』

有人尖叫。

剛剛吵架的亞洲老頭踉蹌跌下月台。有人跑開。是剛剛那個黑人。眾人紛紛後退。

老頭從軌道上掙扎爬起。地鐵的頭燈逐漸逼近。距站大概一分鐘不到吧。

(肏!肏!)他驚慌起來。

月台沒有人向前。他們和他一樣驚慌。

老頭掙扎著伸手攀住月台邊緣,奮力向上爬。身體稍稍升起,卻又沉了下去。

緊急剎車中的地鐵發出尖銳的叫聲。

他突然想起自己正握著手機。

(拍照!拍照!)

一閃!一閃!昂貴手機的快門和閃光燈忠實地回應他手指的命令。

老頭向右轉頭看著已經迫近到離他十幾尺的地鐵。他沒有呼救,沒有慘叫,只是本能地奮力攀爬。月台上有人向地鐵拼命揮手呼叫,但是沒有人走近,沒有人伸手去拉老頭。

閃!

磅!磅!磅!

火車撞上攀在月台邊只露出胸部以上身子的老頭。尖銳的剎車聲和月台上發出的驚叫聲掩蓋住一切。老頭消失在車下。地鐵緩緩停住。

車內有乘客趴在窗上向外查看。地鐵站裡人群開始騷亂起來。

-----------

他回到家,餘悸猶存。晚上,他檢視了自己拍的相片。

(恐怖。。。但是我抓住了這個事件最重要的時刻。)他想。

一個念頭冒了出來。

他拿起電話。

-----------

『老總。有人說他有地鐵撞死人前幾秒拍到的照片。』編輯Joe掩住話筒,向主編室呼叫。

『什麼他媽的玩意兒?』主編不耐煩地吼。

『他說拍到今天49街地鐵站死者被撞前幾秒困在軌道上的鏡頭。』整個編輯樓面所有的視線都轉向主編室。

『叫他傳過來。』

幾分鐘後,主編桌電腦旁圍了幾個重要編輯。螢幕上展示著清晰的照片。

『肏!』主編拍桌。

『他要多少錢?』主編問。Joe說了個數字。

『給他這個。』主編比了個手勢。

Joe點頭,對著手機講了幾句。向主編點點頭。

主編揮揮手。Joe結束通話。

『這要放哪一版?』Susan問。

主編想了想。

『頭版。Frank寫了一篇關於這件事的報導,對吧?』

『真的要放頭版?那新聞不是。。。』幾個編輯都有點驚訝。

『廢話!我像是他媽的在問你們意見嗎?』主編環視眾人。

『標題呢?』顴骨高聳的Susan問。

『你們說什麼標題好?地鐵煉獄?』主編揚起眉毛。

『死定!』眾人思索時,Stu叫出聲來。他一興奮臉就紅得跟剛喝了三杯酒一樣。

『不錯。小字呢?』主編點頭。

『被推下月台,悲劇即將發生。』Jenny說完,連咳幾聲。

『肏!』主編出於本能反射式地偏了頭避開,一臉嫌惡地看著Jenny。她掩著口不住地搖手,算是道歉。

『被推下月台,這人即將死亡?』Joe說。

『好。就這麼辦。』主編刷地站起來。

『還不快滾?等我踢嗎?』

眾人靜靜地魚貫走出主編室。

-----------

『Joe!你個癟三。那些混蛋不出所料開始罵我們的頭版照片和標題了。那個賣你照片的那個叫什麼騎駱駝名字的。什麼什阿巴什麼來著的?』主編室的門關著,可是聲音照樣清晰可聞。樓面編輯們個個豎起耳朵。

『。。。』Joe的聲音很小。

『他媽的。把箭頭轉到他頭上。說他有時間拍照怎麼不救人。快去!』

主編室的電話響起。

『喂!。。。』主編大聲叫完,聲音突然變小。

門打開。主編和Joe一前一後走了出來。

『你們這些傢伙聽著。老闆說昨天的報紙大賣。老闆說其他兄弟姐妹媒體會幫忙轉。夠了,你們都他媽的聽到了。現在通通給我加把勁。把箭頭轉到賣我們照片的那個中東佬身上。』主編指指編輯群,轉頭嘟嘟囔囔地詛咒著走回辦公室。


這篇文章源自於2012-12-03發生於紐約中城49街和7大道地鐵站的真實悲劇。

五十八歲的韓裔Ki-Suk Han和今天已經被逮的非洲裔嫌犯Naeem Davis發生爭執後被推下月台。據目擊者說Han掙扎想爬上月台大約有幾十秒到一分鐘之久,但沒有人伸出援手。Han被隨後而至的列車撞死。擁有華爾街日報、福斯電視等等媒體的News Corp大亨梅鐸(Murdock)手下的羶色腥報紙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用了一幅當時在月台上候車的攝影者拍下的照片做為頭版。標題大字是Doomed!(死定),小字是Pushed on the subway track, this man is about to die.(被推下月台,這人即將死亡。)

參考資料:

◆ 這是該新聞相關報導,裡面有紐約郵報登在頭版的照片鏈結(我不願意直接鏈結到紐約郵報。不願意讓他們再增加點擊廣告收入)。紐約客雜誌網站有其他幾張照片。照片並無血腥。血腥的只是一些在金光閃閃中結了霜卻發出異味的人心。

◆ 攝影者R. Umar Abbasi上NBC Today Show受訪影片(英文)。

不必責怪現場沒有伸出援手的乘客。我們不在現場,不知道有當時的確實狀況。叫人做英雄很容易。但是我知道這個攝影者當天或是隔天就把照片賣了。我知道紐約郵報不顧死者家屬的感受用了那樣的頭版,那樣的標題。我看見網路上有不少拿攝影者、犯罪者、受害者的族裔當話題。我看見有媒體把死者的名字中的suk拼成suck。這些,是我觀察到的事實。這篇故事的資料來自這些事實。


如果落軌紐約地鐵,逃生最佳策略

如果你是紐約客或是訪客,這是有用資訊。

紐約地鐵和多數國家地鐵相比算是老舊。各地鐵站構造不同,有些月台下方或月台對面的分隔壁留有空間。如果體型不是特別巨大,這些空間或許可以容人躲避。但是,不是每個月台都留有這樣的空間。就算有,如果不能完全容納你的身體,躲避者還是會被車撞到。所以,如果你跌落月台,這不是逃生的最佳策略。

趟在軌道間呢?也不管用。軌道間枕木陷落處有多少空間完全無法估計。動作電影般的情節,不適用於這裡。

最佳策略是,如果你跌下月台時沒傷筋動骨,還能行動,那就,跑。地鐵如果由左向右進站,那你就向右跑。絕大多數月台盡頭都有供維修人員上下的階梯,也多半有容身空間。你在軌道上跑,能讓地鐵司機看得更清楚,有更多時間緊急剎車。

新興國家地鐵系統多半有防跌落的自動玻璃門。紐約大概沒那個錢改建各月台。以上逃生策略,是在不幸情況發生後存活率最大的策略。


寫完這篇東西,我覺得有必要向台灣鄉親們道個喜。
台灣絕大多數新聞媒體和媒體人日夜孜孜不懈突破陳腐新聞倫理守則的努力終於受到認可。美國底層的新聞媒體正開始加速向先進的台灣媒體學習。美國新聞界的有識之士終於體會到金錢的重要,台灣媒體早就清楚認識這點,美國落後台灣何止百步。可惜,美國多數主流新聞媒體和閱聽大眾還是一樣保守不知上進,竟然群起攻擊向台灣先進媒體學習的好媒體。他們哪裡知道,台灣的新聞媒體和閱聽大眾早已不再把新聞報導和金錢第一結合當成重要追求目標。台灣的新聞媒體和媒體人,早就已經進步到追求編奇幻劇和灌輸閱聽大眾正確思想的更先進目標,而且在這些方面已經相當有斬獲。閱聽大眾已經很能體會證據、事實和追根究底探索真相這種枝節小事完全不能和娛樂效果比較,早已能安心接受媒體告訴自己該如何思想、如何喜怒哀樂。美國到底是番邦,沒有創作新聞的智慧,沒有以指引大眾思想為己任的仁愛,更沒有光明正大不遮掩地為權錢服務、更有橫眉冷對千夫指的大勇。台灣的新聞媒體和媒體人,智仁勇兼備,深體老子所說智慧出有大偽的道理,致力於降低全民智慧以防詐偽,用心良苦,舉世仰望,真是台灣之光。台灣閱聽大眾應該慶幸有這樣優秀的娛樂服務和思想導師。


short link: http://wp.me/poQmf-1Ii
本行以下如有影片鏈結,為wordpress.com植入,與本人無關。
 
 
 

, ,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2 則迴響 於 “火車撞人之後”

  1. S.S. Says:

    2012恐怖新聞第一名。比瘋人掃射學童恐怖。這個故事裡沒有"瘋人"。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