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

2012/10/15

雜文

事物也許有非黑即白者,人,卻極少有非黑即白的。
 
黑和白誰都分辨得出,要看得出人的各種不同深淺灰影,得對人性有一定程度的瞭解。瞭解人性這檔子事,雖然秀才不出門可以閉門造車,但是一定不會深刻。要深刻認識,非親自經歷身受冷暖不可。這樣的經歷,來自生活中的觀察和互動,必須以時間為成本。此所以缺乏人生歷練的年輕人比較會把人黑白二分。這個是好人,那個是壞人。這個好的是百分百善人,一好百佳,放個屁都有花香。壞的呢,頭頂生瘡,腳底流膿,一身找不到一個看得過去的細胞。
 
這種見識心態推而廣之,就生出『和我一國的是好人,非我族類何止其心必異,簡直個個都是禽獸。』那種思考單行道。
 
有了年歲和歷練的人,如果還把人黑白二分,有兩種可能性:第一,他的生命沒讓他開展耳目、見識和心胸。說難聽點是,白活了。第二種,他知道黑白不是絕對,但是他有另外不可告人的目的,想用二分法來影響其他人,也就是心知如此而矯飾言語以藏險詭。更簡單地說,就是要騙你。因為心懷不可告人之圖,做這樣的事,就良心這點來說,也一樣是白活了。
 
一個社會中如果看人看事非黑即白的份子佔多數,那麼這個社會一定因思考簡化,而漸趨幼稚衝動。文明這些東西便要因幼稚化而走下坡路。這樣看事看人非黑即白的態度,因為把事情簡單化,容易吸收,容易自劃精神地盤,因此有相當大的傳染性。越是人人搶話說的社會,傳染得越是又快又廣。傳播工具越是發達,社會幼稚化越是快速。
 
幼稚化其實還是好的。
 
更糟糕的是對黑白的認知沒個標準。我家的牛奶是白的,隔壁王老頭張小孩跟我不對盤,他家拿出牛奶來,白的也要把他說成是黑的。他家煤炭真他媽的黑,我家的就怎麼看也是白的。
 
眼前的黒不是黑,你說的白是什麼白。 — 蕭煌奇如是說
 
黑白的分辨全看出自誰家。幼稚嗎?未必。這麼做的人有他的目的。這種做法,粗看好像頗有智謀,能達到整王老頭張小孩效果。不用細究,就知道這種做法,走一條看來方便速成有效的捷徑,其實走了岔路闖了險地。別的不說,這麼一搞,小孩和幼稚化了的大人們越發弄不清楚什麼是黑,什麼是白。簡單如黑白都沒標準,其他更複雜的東西就更不用提。漸漸的,社會上越來越多人心裡喪失了判斷很多事情的準則,沒法找到公共認可的標準來判斷黑白甚至更複雜的東西。基本準則瓦解,社會就只能靠叢林法則決斷事情:誰的拳頭大,誰的錢買得到最多最硬的拳頭爪牙,誰決定黑白。這樣的社會,不崩壞才有鬼。
 
左右,正邪,你我,好壞,你可以把黑白帶入任何這種簡易二分法,例子都多到不可勝數。小弟我放逐貴星球受苦之餘,看得有趣,含淚帶笑隨筆。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One Comment 於 “黑白”

  1. 在IN打拼的混小子 Says:

    非黑即白 非藍即綠…
    非我族類 其心必異…
    唉…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