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八月紐約地震颶風隨記

2011-08-28 美東夜草就初稿
2011-08-29 美東早晨增修
short link: http://wp.me/poQmf-14E


從台灣出來的,地震颱風沒什麼稀奇。但是,
地震時如果在幾十層的高樓高裡,就有點意思了。
有三百萬戶停電的颱風來時,你是個孩子或是個得顧及全家安危的家長,有蠻大的差別。
 
◆ 華盛頓紀念碑震出裂縫。三年前寫了【又避一劫 – 華府行剳記9/2/2008】,提過帝國氣象中衰,有讀者嗤之以鼻。以前提到年薪三十七億的John Paulson也是得聽一堆嘲罵。有讀者問我為什麼不多寫點『有用的』論述文。這問題真需要我给個答案麼?(參考【懶惰的笨鳥自首】吧)

 
◆ 颶風吹倒樹木,切斷電線。來美國這許多年,第一次夜裡在家碰到影響幾百萬戶的大停電。這一停就十幾個鐘頭,還好早準備了手電筒和蠟燭。室內漆黑,手電筒不夠分配。媽媽已睡,怕媽媽中夜醒來摸不著廁所,又不好吵醒她。拉開各室窗簾,倒有微微天光,不致全然摸黑。窗上雨暴風急。屋前屋後眾樹給吹得像在小船上逐巨浪搖擺沉浮,潮聲大作。幾戶鄰居家在風雨淒迷中可見燭光搖曳,一時好像回到不缺颱風的幼年。小孩兒只知颱風可以不上課,在家不同無聊的平日,特別好玩。那時得滿屋接漏,聽一夜水滴鋁盆鐵桶。先是乒乒叮叮,水淺時成了噼哩噼哩,裝多了就噗濾噗濾。興奮個幾小時,終要迷迷糊糊睡去,並不能體會父母熬夜護家的苦處。時隔多年,再逢風雨夜停電。倒沒有何處是故鄉的錯覺。家人在哪,心的故鄉就在哪,沒必要矯作傷感。
 
◆ 幾年前紐約市大停電。當時正在工作,得走下幾十層樓。五點開始下樓,凌晨兩點才到家。回家路的曲折,至今記憶猶新。寫成一篇東西,等我回母星後再發表好了。
 
◆ 紐約市長下令低窪地區居民、醫院、養老院強制撤離,大眾交通工具週六中午就全面停駛。我住的小鎮,鎮長下令週六夜起車輛禁止上路。這些政令,犬儒的紐約客大多乖乖聽話,如果是台灣政府所出,大概要先被『痛批』擾民一頓,等到死了人再來『誰要負責』一頓。平常大講自由放任資本主義,要從公部門拿好處的時候就搖身變成社會主義信奉者。我平生最瞧不起這些表面儼然成章、內裡別有用心的半吊子之輩。這些傢伙特能蠱惑蠢人,為害甚大。台灣哪有這種人?你別開玩笑了。
(難得一見:紐約市公共交通工具停駛後空蕩蕩的大中央車站)

 
◆ 艾琳登陸前早晨,發現冰箱裡牛奶只剩一杯份量。女兒每天非吃牛奶泡穀類麥片(cereal)不歡,硬要老爸跑趟超級市場。冒雨駛到地頭,超市已經派人在停車場圈圍管制,讓出不讓進。只得把車停在隔鄰的小店前,多走幾步路。超市裏一反平日,工作人員比顧客多。拿了牛奶,走過瓶裝水區。一架子空空如也。沒見過颱風的洋包子,哄搶囤積的功夫不遜他們鎮日訕笑的落後國家,讓人想不嘆氣也難。自助式租DVD機器前站了一對男女,兩人手臂上紋滿圖案,臉上有不符年紀的歲月痕跡,看得出是生活狂野一族。兩人折騰半天,租了三部片子。臨去前,女人向等著還片的我道了歉:『不好意思,在家無聊。換你了。』番邦野人,沒對等得有點不耐的我說:『看三小!欠人幹哦!』既乏英雄風範,又無一言不合拔刀相戮的視死如歸氣概,果然未經教化不識上國禮儀。
 
 
(警告!下則影片中有男性生殖器出現。聖潔的讀者請勿觀看)
為免上國人民看輕番邦,特找來番邦危及你鴨州人民仿效上國行止影片一則。

 
(艾琳颶風,攝自巴哈馬群島首都拿騷市天堂島度假村。這地方度假季時,基本房一夜四百美金。)

 
 
(2011-08-28)一夜沒睡好,先趁記憶還在,寫他幾行,有空再增修。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2 則迴響 於 “2011八月紐約地震颶風隨記”

  1. 在IN打拼的混小子 Says:

    CDL老大保重! 注意安全!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