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絕筆信

2010/09/19 加密發布由登記讀友先享
2010/11/06 解密

『張老師。謝謝您給我們這麼精彩的演講。』出版社的黃小姐笑著說。

『不客氣,不客氣。如果對預防詐騙能有點小小的幫助,我就很安慰了。』我也笑著回答。

『老師您太謙虛了。您這本《摩登時代如何不受騙上當》可是公認的最佳預防詐騙經典啊。舉例詳盡,又實用,又幽默。您看到場的聽眾這麼踴躍就知道一定會大賣的。』林經理接過話。他和黃小姐的笑容很面熟。我們是不是在同一家面具店買東西?

『那是你們廣告做得好,人氣炒得高。謝謝,謝謝。』我不住欠身行禮,並微微偏了偏頭。這是小咪教的姿態,據說能充分展露中年女性的優雅魅力。

『哪裡,哪裡。您的文名才是銷路的最佳保證。』大家禮貌地哈哈笑了幾聲,氣氛非常融洽。

『那麽,我告辭了。』我再度欠身行禮。

『我給您叫車。』林經理說。

『啊,不用了。我還得到銀行辦個事。就在那邊,我走過去就可以。』

『那,好吧。您慢走。我再跟您電話聯絡囉?再見。』林經理點點頭。黃小姐笑容滿面,右手伸出兩指比出V字。

『再見。再見。』新學的小咪式美姿,應該能給這兩人和被隔在遠處觀望的幾個讀者留下更好的印象吧。

我向捷運站走去。計程車太貴了。運將們又多是慷慨激昂的政論名家。我一個中年女人,就算聽了有意見,也不好回答什麼,只能一路被疲勞轟炸。再說,林經理替我叫車從來也沒代付過車資。出版業是不景氣沒錯。可是對我這樣的名作家這種待遇,也實在有點小氣。

走到捷運站前,樂聲響起。我摸出手機。是老公。

『喂?』

『妳在哪?』聲音有點急促。

『剛演講完,正要回家。』

『我跟妳說件事,妳先鎮定點,別嚇到。』

『啊?什麼?』我停住腳步。心跳突然敲得耳鼓隆隆作響。(是爸媽?還是公婆?)

『我剛剛收到小妹的絕筆信。』老公聲音聽來遙遠又沙啞。小妹是女兒的小名。

『啊?什麼?你說什麼?』我頭殼裡嘩地一聲炸開一鍋熱油,嗶嗶啵啵越響越大聲。

『喂?妳聽到了嗎?我收到小妹的絕筆信啊。』

『我。。。信裡說什麼?信裡說什麼?』我的聲音越來越大,但聽起來也很遙遠。感覺腿有點兒軟。

『不知道。只說,當你接到這封信時,我想我們不會再見面了。附了兩個檔案,叫絕筆一和絕筆二。我公司電腦打不開。』

『你打電話沒?』小妹在美國A城工作。

『還沒。』

『快打呀!我馬上叫車回家!』

我根本沒注意我的吼聲是否嚇到路人,衝到路旁,左顧右盼地找計程車。

平常空計程車一堆的街道這時竟然沒有一輛空車。我心裡急得直跳腳。

一輩子那麽長的一分鐘過去,還是沒有空車。我轉頭衝進捷運站。計程車要等紅綠燈,不會比捷運快。

車剛好進站,我搶著擠進去,完全看不見其他乘客的厭惡表情。我緊緊攀著車門附近的柱子,急促喘息。(快開車!快開車呀!)

捷運關門時的咻咻警告聲響起,車子開始緩緩前進。(快呀!)

我摸出手機,撥給老公。

『找到沒?』

『打了好幾通都沒人接。』

『我再十五分鐘就到家了。』到家以後能怎樣?開電腦看小妹的絕筆信?我心如刀割,眼淚開始止不住地往外流。顧不得附近的男男女女,捧住臉,無聲痛哭。其他乘客大概都受到驚嚇,沒人敢過來問我發生什麼事。

魂不守舍地掙扎到家,急慌慌打開電腦收信,果然有小妹那封,附件一樣打不開。

小妹那兒現在剛過午夜不久,我仍然立刻給她打了電話。沒人接。明知這時她公司不可能有人,也還是撥打過去,希望奇蹟出現有人會接聽電話。

沒人。當然沒有人接我打的十幾通電話。

我打電話給兒子。他在上課。我留言叫他上線收信,試試看能不能打開附件。又想到兒子高中時的同學好友C,他是電腦高手,以前常來我們家過夜。我們沒辦法看附件,他一定可以。

掛了電話,我病急亂投醫。人在海外,那,應該打電話到外交部尋求急難救助。電話被一轉、二轉、三轉。每轉一次就得覆述一次狀況,說到後來,我帶哭調的聲音中已經夾著怨怒。最後一轉的辦事員說那邊現在是午夜,沒有人上班。而且,我們在A城沒有辦事處,得明天問問臨近的B大城辦事處職員,看有沒有辦法輾轉向A城查詢。

我明白。外交部在美國沒有24小時急難救助的編制,台灣部裡的小辦事員又能怎樣?這沒法強人所難。我只能趕快買機票自己飛過去了。

這個念頭一起,突然想到在加拿大的小姑。她過去一定比較快。

我把小姑吵醒。她也嚇了一跳。一邊安慰我別哭,一邊想了個主意。她說:『我讓我在美國的朋友立刻向A城警局報案,請他們去查。』

也只能這樣了。

這時老公從公司趕回家中。我謝了小姑,掛了電話。

夫妻兩人這時除了淚眼相對、互相說些都知道是騙人騙自己的話來彼此安慰外,一籌莫展。

兒子和他的同學C相繼回電。C說他也打不開附件,判斷極可能是病毒。只不過事關小妹姐,他不敢百分之百肯定。兒子叫我相信C,不要太慌張。

是的。不要慌張。可是我為什麼頭發暈、人失神,別人說的話,總是聽得似懂非懂?我慌張了嗎?我哪有慌張?我不慌張。

老公讓我在沙發上躺下,他陪我坐著空著急。

我一心只盼著等到晚上,等小妹那兒白天,就可以打電話到她公司去問。

 
 
鈴!鈴!鈴!

電話響得又急又淒厲。

『喂?』我急急坐起來搶過電話。

『媽。我小妹啦!』

『啊!!!!!妳在哪裡???』是小妹!我跟老公說。老公大喘一口氣,癱在沙發上。

『媽!你們幹嘛報警啊?幾個彪形大漢警察剛剛猛敲門把我吵醒。嚇死我了。』

『妳。。。妳。。。妳沒事嗎?』我嗚嗚哭了起來。

『媽,妳哭什麼嘛?我自殺?怎麼可能嘛。』

 
小妹睡覺時把手機關了。那封信是有病毒的spam mail。

 
這,我可不能寫進下本書裏。


本文改寫自讀者來信提供的故事。
shortlink: http://wp.me/poQmf-sf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2 則迴響 於 “女兒的絕筆信”

  1. 雪莉狗 Says:

    看完會覺得..要孝順父母.呵呵~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