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我當白宮幕僚長

2010/06/21

雜文

2010-03-09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換我當白宮幕僚長–麥可摩爾Michael Moore的公開信
 
麥可摩爾(邁口沐耳,Michael Moore,http://www.michaelmoore.comhttp://en.wikipedia.org/wiki/Michael_Moore)是個密西根州福林(Flint)市出生的著名左派政治與社會運動宣傳者。他拍的幾部紀錄片如華氏911,Sicko,Bowling for Columbine,Capitalism: A Love Story 等,嚴肅幽默兼備。這些影片重擊的對象包括布希政權和背後的保守派、美國問題重重的保險醫療制度、為軍火商說話主張人民有擁槍權的美國來福槍協會(NRA)、貪婪的金融界。
 
雖然頗有爭議,他的宣傳功力還是讓美國右派恨得齜牙咧嘴,對他抹黑戴帽不遺餘力。
 
他有他的盲點,立場也不太為大多數基本偏保守的美國人接受。但是,他敢言。敢在布希政權氣焰最盛的時候不畏右派壓制反對者的氛圍有理有據地發出雷霆之聲。最為人知的一次是在2003年奧斯卡頒獎典禮時,布希剛剛入侵伊拉克沒幾天,大多數的美國媒體和政論者被報911仇的宣傳和氛圍壓制,多半不敢逆「民意」之鋒發反戰的言論。Michael在頒獎臺上公開說『總統先生,你不要臉。Shame on you! Mr. President』。當時現場噓聲多於掌聲,社會反應也是毀譽參半。一些右派極端分子甚至威脅要殺他或驅逐他出境。
 
事後再看,他當時批龍逆鱗的言論其實證明他的遠見。他的作風,他一以貫之的立場,和臺灣一些專撿軟柿子捏、給錢便是爹的半吊子「評論家」們,大不相同。他的書,我看了好幾本。他的紀錄片,我都看過。我不見得全同意他多少有些一廂情願的論點,但是他絕對是個值得尊重的政治、社會評論家。
 
邁口2010年3月5日寫了封給歐巴瑪的公開信自薦要取代白宮幕僚長拉姆埃曼紐爾(Rahm Emanuel)。我覺得很有趣。特別敘譯(當然是CDL卜向化式)如下。原文在這http://www.michaelmoore.com/words/mikes-letter/president-obama-replace-rahm-me-open-letter-michael-moore
 
我先聲明,邁口這封信有某些部份,一如他其他的政治主張,我不能完全同意。對某些讀者,前半段可能很合胃口,後面一轉,又會讓你說:「這是什麼狗屁。」另外的一些讀者則剛好相反,會先怒後喜。
 
總之,讀者們可以一如往常根據政治立場各取所需,自行解讀。唯一可以保證你的是,讀完,你一定會有「哇!臺灣的政治終於和世界第一強國並駕齊驅了!」的感慨。CDL卜向化預做不負責名嘴式評估:臺灣和美國政治相似度已經接近97.3849%
 


寄信人:邁口沐耳
主旨:換掉白宮幕僚長拉姆埃曼紐爾,用我替代。一封公開信
日期:2010年3月5日,禮拜五親愛的歐巴瑪總統,
 
我聽說你可能在找人來替換拉姆。
我很謙虛地推薦我自己。
 
我會到華府來替你清除那些你身邊的亂局。我一年只要一塊美金。我會幫國會裏的民主黨議員找回他們的脊梁骨(讓他們有骨氣)。我會教他們怎樣用非暴力手段把共和黨打成紙漿。
 
我會幫你完成那些美國民眾送你進白宮要做的事。我要求不多,只要在白宮地下室給我一張床。
 
你先別太興奮。我們兩個將要一周七天每天早上五點起床。我會操練你,讓你每天都準備好戰闘。每天早上你我都要做一百個(軍事訓練的)跳躍運動。你要跟我一起覆誦:
 
「美國人選我來經營這個國家,沒選共和黨。我是頭頭。我會下令排除所有阻礙。如果美國人民不喜歡我做的,他們可以在2012年把我踢出白宮。現在是我代表美國人民做主。國會議員們!給我做五十個伏地挺身!開始!」
 
然後,我們要穿上慢跑服跑到國會山莊。我們要幹掉一些(阻礙改革的)人,然後呢,幹掉更多(阻礙改革的)人。如果我們必須用手指關節磨痛幾個頭皮,像角力選手一樣從後面勒住幾個脖子,那也是不得已的事。我們口袋裏有張記錄著2008年我們勝利時贏了多少票的紙條,我們會拿給那些孬種民主黨議員看。看看美國大多數民眾如何反對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如何要求處罰那些(製造金融風暴的)銀行家。我們會像練兵的士官,面對面地對這些議員吼:「這些民意你們是哪裏不懂?給我做五十個伏地挺身!開始!」
 
這本來是拉姆應該做的事。
 
別誤會了。如果不看他在90年代通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毀了類似密西根福林這樣的城鎮,我是很喜歡拉姆的(對啦,我很挑剔啦)。拉姆是我們長久以來欠缺的那種人。他是個不會(隨便)後悔、不收戰俘的戰闘機器。他不怕弄髒手,把右派打到投降。他可不是敵手描繪的滿口髒話惡棍,他是那個為了保護我們而修理惡棍的人。
 
拉姆2006年時是這樣的人。(2000年布希當政後的)六年來,中產階級被幹掉,窮人從馬桶被沖走。拉姆在沒人看好的情況下讓民主黨重新主宰眾議院。
 
他幹到了。他把對上帝(該有)的敬畏放回拉許(Rush Limbaugh,極右派名嘴)紐特(Newt Gingrich,1995到1999年共和黨籍的保守派眾議院議長)那個(口必稱主的)(共和)黨裏。他們從來沒這麼害怕過。更重要的是,他給包括你在內的民主黨員一個希望,一個2008年時超級魔術般的夢想:一個非裔美國人也可以掌國家之舵。
 
我們辦到了。黑暗時期結束了。多數人民在選舉揭曉之夜喜極而泣。那些沒哭泣的跑出門買了破紀錄數量的槍支和彈藥。不像上個總統(布希),雖然高爾在全國全體選民中贏了五十萬票,你不是因為在佛羅里達州「贏了」537票(2000年因為驗票糾紛,經最高法院裁決)而「贏得」總統大位。你在全國贏了麥肯(McCain)九百多萬票。民主黨在眾院比共和黨多了七十九席。參院更在後來得到三十年來未曾有過的六十席絕對多數。戰爭結束了。美國人將會有全民健保;華爾街和銀行至少會被套上韁繩;努力工作的公民不會被趕出自己的房子。這本應是個新紀元的黎明。
 
可是,共和黨不會靜靜退入暗夜。他們沒有一個(好戰的)拉姆。他們每一個都是(好戰的)拉姆。他們能贏就是因為這樣。他們不像大多數民主黨員。他們永不罷手,無法阻擋。當他們相信什麼東西(通常他們相信的是他們自己和以後想得到的、跟政府有關的工作),他們會為這個東西爭鬥到最後一兵一卒。他們對自己人忠誠而且容忍自己人的錯誤。布希幾乎毀了共和黨,他們也知道,但就是沒辦法譴責他。不管發生什麼事,他們堅持立場絕不改變。如果你把他們放逐到一塊漂流的北極冰塊上,他們會一如往常地堅稱這只是正常的「正月溶冰」。就算北極冰水淹到他們「敬畏上帝」的脖子了,他們還是會說:「看吧。水是冰的。哪有什麼全球暖。。。化?亞當和夏娃騎過恐龍。。。啊。。。咕嚕。。。咕嚕。。。咕嚕。。。」
 
我們以為我們暫時不用再面對這些瘋子(和他們鬥爭)。我們錯了。這些共和黨人像無法關進籠中馴服的野獸。他們不但說服了媒體,也說服了你和你的民主黨同志們:「五十九席參議員是少數」(參議院共一百席)。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取得「共識」、「兩黨共識」上。
 
你和你的民主黨同志們當政一年多了。我們沒有重新通過一條銀行管制法規;我們沒有全民健保;阿富汗戰事加劇;成千上萬的美國人繼續失業,繼續(因為付不起貸款)失去房子。對我們多數人來說,只趕走布希根本不夠。布希滾蛋了,但是我們還是沒有創造新工作。
 
總統先生,你確實是個好人。你到華府來,向共和黨人伸出雙手。他們卻把你(伸出)的手剁掉。你想尊重他們,但是他們已經下定決心,不管你要做什麼他們都說「不」(都要扯你後腿)。你卻還在說你相信「兩黨共識」。
 
如果你真要兩黨共識,讓共和黨今年十一月的時候贏就好了。這樣,你就可以得到你要的兩黨共識。我把話說明白了。如果我們現在不改變,2010年年底選舉,民主黨將遭受重大失敗。共和黨拿到多數議席後,他們會聯合少數保守派民主黨,有「兩黨共識」地以你是社會主義者和實為肯亞公民的理由罷免你。兩黨又合作了,多棒啊。
 
而,這扇我們可以改正這個國家的短暫機會之窗便會隨之消失不見。
 
不見了。
不見了。寶貝,不見了。
 
我不知道你的團隊在幹嘛,但是他們並沒有幫你做很多事。至於拉姆,可憐的拉姆,他不再和共和黨對抗,他反過來對抗左派。他叫我們這些要求全民健保的是「他媽的白痴」。我不知道問題出在拉姆或是吉布斯(Robert Gibbs,白宮新聞秘書,歐巴馬宣傳大將)還是誒克索若得(David Axelrod,歐巴瑪競選總顧問)還是那些我們虧欠很多的、幫你當選的好漢中的任何一個。我只知道,你的白宮團隊越來越有氣沒力。該修理你的團隊了。該讓我加入來每天振奮士氣了。加油!拜瑞克(Barack),加油!歐巴瑪!戰闘吧!團隊!戰闘!
 
我已經打包好了。明天就可以到華府。而且,如果可以讓你好受些的話,你並不是真正失去拉姆。我會帶他的弟弟一起來。他是我的經紀人,阿瑞埃曼紐爾(Ari Emanuel)。你應該看看他怎麼談判。你想看到密去買亢諾(Mitch McConnell,共和黨參院領袖 )提著他自己的頭,那個阿瑞砍下來然後塞回他自己手中的頭,在國會走來走去嗎?不怎麼好看,可是夠舒暢。
 
拜瑞克,你覺得怎樣?我們兩人聯手!我們辦得到(Yes we can! 歐巴瑪競選口號)!這樣很有趣,而且我們也許可以成就一些事情。你有什麼好損失的?夢想嗎?
 
愚癡的
邁口沐耳
MMFlint@aol.com
MichaelMoore.com
 
又:告訴你我會帶進什麼新作風。下次哪個像參議員班奈爾森(Ben Nelson,內布拉斯加州保守民主黨參議員 )這樣的屁眼兒想阻撓你。我會這樣說服他投你一票:「三十秒內住嘴(放棄你的要求),不然我個人保證你歐巴瑪任內你內布拉斯加州一毛聯邦經費都拿不到。然後我會告訴你州裏的每一個人,你穿著奧克拉荷馬大學(內布拉斯加大學宿敵)的內褲,而且是前後反著穿。五十個伏地挺身!開始!」
 
 


你要是覺得這信帶殺氣,應該看看保守派的文宣,尤其是幾乎沒有少數族裔的所謂「茶黨」的文宣。
 
民主制度下,如果少數不願服從多數,那麼多數就很有可能開始不尊重少數。
 
對那些面對生計困難的人,民主自由變成奢侈品。打破人頭的衝動很容易勝過堅持數人頭的風度。
 
上面那兩句話我用紅色,有意思的。看看1929年以後一直到1950年的歷史就知道。大家來亂投醫打人頭喲。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