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最後的機會

2010-01-12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這篇文章寫了,一定有人丟馬迷(參考文末井水下毒一節)的帽子給我戴。咱們就看著辦吧。
  
我先把大綱簡列出來,讓只看標題一族可以不用耗費腦神經立即開罵。但是如果你肯耐心讀完全文,也許你會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找不到再罵不遲,對吧?
  

  • 臺灣要保護自己必須和大陸做政經制度競爭,不能進行民族主義鬥爭。
  • 臺灣的經濟已經沒有優勢。
  • 臺灣現行的民主制度因為不守法、貪瀆、宗教化而演變成敵我寇仇之爭,逐漸喪失對大陸人民的號召力。
  • 經濟利益高於一切政治立場。任何擋人財路的改革都會遭遇兇狠的反撲。
  • 為臺灣的利益還是為黨派利益?

 
好,接下來容我說明。
  
2008年3月22日我寫了【臺灣追求獨立走的錯誤道路;選後感想】裏面有這段話:

『台灣如果要和平獨立,必須要爭取多數中國人民的支持。台灣原來和中國大陸是類似兄弟制度之爭,經濟均富和民主本來對中國大陸大多數人民有吸引力。可是,先不論財富分配的惡化,一旦玩起種族牌、文化牌,縱容支持者在言語上由文化面、種族面儘量得罪中國人民。本來支持台灣制度的中國人民在看多了被雙方政府放大的侮辱性言語,就算還羨慕台灣的制度,也不由得要對台灣政府乃至台灣人民產生怨恨感。台灣本來在制度面上所擁有的人心多數,遂被轉換成民族間的對抗,落入少數。這就是我之前說台灣追求獨立走入的錯誤道路。這中間還有很多細節,我點到這裡就好,不多說。』

 
 
臺灣和大陸比已經沒有經濟優勢。如果民主制度的質地優良,還能讓大陸人民有所嚮往,讓大陸執政當局有個借鏡,讓華人社會知道,還有這麼一個選擇,這麼一個可能性。
 
現實是,臺灣的民主政治也在喪失吸引力。
 
為什麼?
 
臺灣的民主政治被貪瀆的中央和地方政府、議會、不守法的政客和人民(你我都是,見我的【混蛋的臺灣人(大呆如是說)】一文)、無知又無良的媒體(就是政治勢力代言人)糟蹋了。臺灣的民主政治得了宗教化政治鬥爭(見【危險的宗教化政治運動】)的重病,統或獨被當成不能違逆的教條,為了這教條,任何錯誤都能容忍,任何壞事都可以合理化(見我的【美國大選和臺灣大選相似度】【好人不當官,最棒是臺灣】)。
 
這樣的民主制度,讓越來越多的臺灣和大陸人民與海外華人皺眉甚至吐口水。這樣的民主制度,連臺灣人自己都說服不了,如何讓大陸人民願意牽制大陸鷹派動武的計劃以維護一個可能的選擇?
 
馬英九和他的團隊(及其他明眼人),顯然也看見這個要命的問題。
 
因此馬英九也許在一些事情上不如人意(原因很多,不在本篇討論範圍),但是幾個大方向是正確的。這些方向是:
 
一、講求守法的原則。
二、追求廉政。
三、化解臺灣內部的敵我生死鬥爭。

 
這幾個大原則,也許還沒有完全做到,但據我觀察,他的團隊確實在朝這個方向努力。這三個大問題不解決,臺灣的民主政治就不可能在質上進步,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吸引力。
 
這幾項改革可不是簡單的事。懂得明哲保身、與人為善的政客不會做。沒點勇氣的人更不願做、不敢做。問問你自己,問問那些嘴上的佐國良相、蓋世英才、愛國志士,他們有沒有這個意願,有沒有這個勇氣。
 
歷史上,追求廉政的改革者,很多都得提著頭來改革。擋人財路是既得利益階級的大忌諱。從媒體(再說一遍:各種政治勢力的代言人)不分藍綠統獨一面倒地力道極大地有貶無褒打擊,就知道這反撲的力量有多大,有多兇險。一般特別容易衝動,特別容易受不完全資訊影響的民眾和熱血青年,很難察覺自己正在被影響(看袁崇煥的下場就知道),正在為既得利益者幫腔擲石。
 
如果為臺灣好,而不是為自己政黨的短期利益,馬英九一再伸出友誼的手,民進黨內真正看清時勢,為臺灣長遠利益著想的政治力量,應該和馬英九合作,先對國民黨內的陳年垃圾進行大掃除。國民黨如果變乾凈,對民進黨也有鞭策的作用。雙方能夠一起改善體質,讓清廉出頭,讓能人有意願為民眾服務,不要老是互相扒糞,互扯後腿。可以從務實的政策,可考核的執行力等方面來健康競爭。這才是臺灣可以長期站穩腳步(久病的人,不先治好,就要叫他跑,是天方夜譚),並向前邁步(不管是統是獨)的正確方式。
 
民進黨一味打馬,不順勢助國民黨清理骨髓,只想留著國民黨的垃圾在選戰時使用。戰術固然聰明,戰略上卻把臺灣改善體質的機會犧牲了。
 
馬英九的改革如果失敗,我不信有任何國民黨政客敢再嘗試。大家都向既得利益勢力低頭,繼續打混仗,繼續讓兩方極端牽制,繼續你當政我用力扯後腿,你上臺我拼命拉你下臺,臺灣絕對撐不了多久。
 
民進黨如果上臺,受到把獨立當神喻的基本教義派鉗制,只有再走和大陸全面對抗,甚至民族對抗的路線。民進黨支持者,這點不能務實,不能面對敵大己小的形勢,硬要暴虎馮河,草螟弄雞公,只賺了一時之爽,全沒老成謀國之聰,巨視全豹之明。這種路線會有什麼結果,你走出臺灣向島嶼看看,清楚得很。民進黨的政客不是不知道,為選舉(也就是政客個人的權與錢)飲鴆止渴罷了。
 
誰最喜歡臺灣這樣繼續爛下去呢?你稍稍用點腦筋想想。誰呢?你恍然大悟了嗎?
 
馬英九在國民黨內其實是沒有班底的。獨的覺得他統,急統的覺得他獨。求官謀利沒要到的撕咬一陣看能不能討根骨頭,原來享受權勢好處會受到改革影響的中央地方勢力當他是仇人,想被救的人民覺得他沒用特效藥,覺得打針很疼,敵人可多了。他必須直接訴諸民意。必須把他真正要做的這三大項改革,切切實實地向民眾闡發,誠懇地訴求發自草根的支持。唯有讓民眾看清楚大方向,明白為什麼必須如此,才能用民眾的力量來對抗反對改革的勢力。如果演說不具感染力,找個有感染力的在一旁代言。馬英九的改革如果成功,不但臺灣民主政治向前邁進一步,臺灣和馬英九自己的安全也才有保障。
 
而臺灣一些所謂的名嘴、名政論家、民主導師,難道所見不及此?非也。其中的把戲,不必多說。時日久了,自然明白。
 
馬英九的改革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失敗的結果,臺灣很難承擔。生活的品質是目的,獨統只是手段,更只是一時,臺灣熱衷政治的民眾必須看清這點。馬英九不可能長期執政,但是,他的改革可以奠定優質民主政治的基礎。這個基礎,不管藍綠,不管統獨,不管國民黨、民進黨、阿貓阿狗黨、官員、民意代表、人民、甚至大陸人民都可以直接間接獲益。
 
這是臺灣最後的機會。馬英九的改革如果因為人民不支持而失敗,不是他一個人的損失。是臺灣的最後損失。
 
各位讀者明察秋毫之外,還要見其輿薪,不要眼光只在鼻尖三寸前。搜資料挑毛病,誰都會,裝配線上的品管員也不會輸給各位。這是我給臺灣的最後諍言。
 
如果你覺得我說的還有價值,請傳播。我不求名利,所謂點閱率更是可笑之至。你如果覺得好,覺得切中時弊,那麼請你利用你的部落格、博客、推特、噗浪、臉書(facebook)、信件、bbs、其他任何想得到、想不到的媒介把這篇文章傳達出去。媒體必然不願大眾思考文中提出的觀點。你不幫忙突破媒體和背後勢力的封鎖,你不幫忙馬英九團隊,不幫忙自己,誰來幫忙你?等大老嗎?等騎墻派政客嗎?等名嘴嗎?等極端的政治勢力嗎?幫幫你自己吧。
 
本文可以全文拷貝轉載。請在張貼處註明原作者及提供原文網址鏈結。
 
傳播對象以年輕學生為第一優先。為什麼?道理非常明顯,不用我多說。
 
《草稿,不定期修訂》
 


把回答留言讀者的幾句話也貼在這裏,權作補充。
 
 
冷眼看熱鬧,
謝謝你肯費心發表長篇感想。
 
 
支持者,
謝謝你的熱心。
 
也替所有代為傳播本文理念的各位謝謝你們自己。
 
 
我當然有時也會感到寂寞。可是我真的不很在意。要是耐不住寂寞,我早就可以寫一般大眾最愛看的東西。我不是寫不出來那種東西,更不是不懂嘩眾取寵的手法。幸好我不用靠每天寫東西吃飯,而且我更愛晚上能睡得沒心事,對鏡子直視時能不慚不懼。有少數幾個能瞭解我說些什麼,聽到我嬉笑怒罵背後嘆息的讀者就夠了。
 
 
我有些『如果我是馬英九,該怎麼做』的手段,也許能幫助改革進行。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孫子兵法裏也有很多可用的方法。馬英九權力在手,這些手段都可以在合法的範圍內使用。我相信馬英九的參謀們不是不知道這些手段。我寧可相信馬英九本人也抱持和我一樣『手段不高尚,達不到高尚的目的』這樣的信念,而不肯使用。
 
 
攔路虎們不要以為天下誰莫予毒。不懂得見好就收,歷史上倒霉的可不只是袁崇煥這一邊的而已。
 
 
如果馬英九團隊中有任何人無意中看見這篇文章,請仔細想想,我說的那些手段、方法是什麼。如果要使用,切記千萬得自制。權力是毒品,使用容易,戒難。不要落入革命的總是成為被革命者的宿命。
 
 


1/24/2010  藉讀者回應,說幾句話。
 
民主制度不是很有效率,有很多問題,但是還是防止獨裁可能造成弊病的必要之惡。
 
現在臺灣的問題在民主制度的根基有毛病(守法、廉潔、妥協),又碰上全球經濟危機、能源問題,人民在碰到類似如此的緊急情況時,很容易就自願犧牲民主自由要求強人領導來渡過難關。問題是,放權給強人容易,收回難。歷史上有很多這種例子。我以前說過正在研究1929經濟大恐慌後的世界政經局勢。有興趣的人,稍加用心就可以看見極端主義在各地抬頭。其後果是什麼,不用我多說吧。
 
我知道我這些說法和狗吠火車差不多。人民的眼睛沒血擦不亮。反正,我已經盡力,各位必須自救了。
 
我也希望我這篇東西錯得離譜,讓人嘲笑。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機會能因犒秦而延緩禍事的來臨,就值得了。
 
馬英九舉起旗子,現在放不下來,只有當過河卒子一路向前。這傢伙其實在某些方面滿傻。光這份傻勁,就難在小聰明充斥的臺灣政治環境裏生存。我要是馬英九呀,就辭了不幹,讓你們去應付金融危機,能源危機,讓你們去愛臺灣,去爭眼前的小權小利。幹嘛做到流汗讓人嫌到流涎?值得嗎?You guys deserve it.
 
 
井水下毒(poinsoning the well):是一種邏輯謬誤。是辯論事理時參與辯論者用來誤導關心事理之第三人的(下流)技術。做法是甲方用和爭議事項無關的東西譬如戴帽子、貼標簽、人身攻擊等等方法打擊或預先把對方歸入某種即成樣板,意圖讓第三人對持反對意見的乙方的論述失去信任感,或抱有先入為主的印象。譬如:爭議事項為是否應買電視。贊成買的甲方對仲裁者的聽眾說,反對購買的乙方曾經在買票的時候插隊,所以他的人格有問題,他說的話不能信,或是乙方是收音機公司的員工所以當然反對購買電視;來影響第三人對乙方提出的反對購買理由產生懷疑,來削弱乙方論證的說服力。
 
臺灣社會幾乎所有的公眾事務爭論都充斥井水下毒的做法。學校不好好的教學生邏輯,也不把這些辯論時常用的詭計教給學生,讓學生知道如何在衡量公眾事務辯論時可以濾掉詭論,看清並淘汰使用詭計的辯論者。當理應做為政策辯論仲裁者的大多數公民們分不清楚論爭時什麼是可客觀證明的事實,什麼是爭論一方的主觀意見,什麼是辯論的主題,什麼人是口舌靈便但詭詐奸巧總在回避主題。有這樣的公民,怎麼可能有優質的民主。

 
 


shortlink: http://wp.me/poQmf-gW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10 則迴響 於 “臺灣最後的機會”

  1. 鳳凰鳥 Says:

    “我要是馬英九呀,就辭了不幹,讓你們去應付金融危機,能源危機,讓你們去愛臺灣,去爭眼前的小權小利。幹嘛做到流汗讓人嫌到流涎?值得嗎?"

    這徹底的正是我這一兩年來的心情, 尤其是接下來這一句:

    “You guys deserve it."

    台灣民眾若真選擇沉淪, 或不在乎跟着一起沉淪, 那也算共業吧?! 明年將搬回台灣, 2012 未必真是世界末日, 但攸關台灣未來是毫無疑問的吧?! 那麼就在那裡面對2012 吧.

    回覆

    • CDL卜向化 Says:

      其實我有很多分析,不過不想說。說了也沒用。請參見【聽而不聞】一文。

      回覆

      • 鳳凰鳥 Says:

        再次拜讀了“聽而不聞", 那心情是如“對牛彈琴" 吧?!

        再回到"臺灣最後的機會", 以前常聽我祖母說"人拖拖不行, 鬼牽溜溜去" (人死命地拖都拖不走他; 鬼輕輕牽着, 卻開開心心地跟着去了"

        也有人說 : “神仙難救無命子."

        台灣的未來如何, 就看多數民眾選擇跟著鬼走, 或是能猛然覺醒, 不需仰賴清醒之人來拖了.

        回覆

      • CDL卜向化 Says:

        鳳凰鳥,
        我想不開的時候會鬼叫幾句,讓愛吵架的、拿政治當宗教的、好為人師的、拿人錢財替人辦事的(族繁不載咧)有機會再發覺他們生存的意義。不然,我自尋樂子的生命報酬率比較高。

        回覆

  2. 雪莉狗 Says:

    http://www.hfu.edu.tw/~cchi/critical%20thinking%20web/
    ↑華梵大學批判性思考教學網
    (就算學校沒教,現在網路也方便的揪甘心~)

    回覆

  3. CDL卜向化 Says:

    雪莉狗,
    你用心良苦。不過,得再讀【聽而不聞】。如果不怕髒臭,也可以讀【危險的宗教化政治運動和其他】http://wp.me/poQmf-6h。

    論理的和不論理的是兩種不同的生物。兜不到一起的。

    回覆

  4. 豬耳控 Says:

    “先知ㄕˋ苦".

    2010的舊文, 2013年方讀到; 卜大下筆沉痛, 道盡小民心聲. 對照現況唏噓之餘, 只能趕緊轉貼 (沉默中出點聲洩點氣也甘心)……

    回應鳳凰鳥(2010!), 中德近代都出過大惡鬼, 每隻小鬼都是人養大的. (噯~ 話說回來歷史不都循環的……)

    回覆

  5. CDL卜向化 Says:

    這文,我今天在鳳凰網也貼了。

    說了這些多餘的話:

    以前有些東西不方便說,現在時過境遷,說了也已經不礙事。蓋,歷史不因為少數人事而改變。歷史所以這樣發展是各方面因素集合在一起的緣故。大趨勢如此,歷史的鐘擺已經開始向另一邊擺動。

    看過給白蟻蛀空的房子嗎?沒倒前還是堂皇好看。可你要是把耳朵附在牆上柱子上,就能聽見里頭悉悉嗦嗦喳喳嚓嚓的啃食聲。你只要注意牆角,就能看見木屑屑。你告訴住在房子裡的,房子有白蟻得治了,不然房子要垮。他們不聽不看,還要揍你呢。就讓它垮了吧。

    無法從歷史得到教訓的人可悲。知道該從歷史學教訓卻不得不看着眾人一再重蹈覆轍的更可憐哩。

    回覆

    • 豬耳控 Says:

      " 無法從歷史得到教訓的人可悲。知道該從歷史學教訓卻不得不看着眾人一再重蹈覆轍的更可憐哩。"
      所以我說, 先知- 識是事示視嗜世- 苦啊 (又犯口臭了吧)! 我非天地非聖人, 有偏愛有所執, 不就是個人唄~

      卜大, 說不說是你的權利, 我們看官喳乎上幾句. 可有些話說了絕不多餘, 還非說不可, 論理一個是一個……

      " 沒有吃過人的孩子, 或著還有. 救救孩子……"

      回覆

      • CDL卜向化 Says:

        與你的回應無關,我通常只是藉回應另外揮發。說幾句不是針對你或回應讀者的話,是速記這時的思考,也許後來就成了一篇另外的文字。

        魯迅有他的時代意義。不過,他終究是那個時代的人。那時工業革命和西方社會的問題還沒顯現。那時代,在西方(包括日本)接受科學教育的人非常少。少數幾個有西方關係的,後來都成為膜拜對象。其實他們的重要性並沒有那麼大。華人不能老跟在這些歷史身影的後面搞崇拜,得爬上他們的肩膀,用現代的學問和工具反思前瞻。

        用盤子接了幾滴腦汁,生的,沒煮沸,沒調味。先這樣。

        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