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達(Avatar)- 科幻特效電影新界碑

2010/06/19

雜文

2009-12-26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short link: http://wp.me/poQmf-gP


剛剛看完阿伐塔(阿凡達,Avatar)。我喜歡。能讓我一看完就想寫感想的電影實在不多。如果要我再看一遍,我會去看。以下主要是觀後回味,不會多提劇情,免得打壞還沒看的人的興致。真愛掃興的wikipedia有劇情介紹(繁體簡體英文)。
 
故事當然老套,白人雖然是毀滅的啟動者,也是拯救者。非白人,甚至非人類的雌性總要對雄性白人救主一見鐘情投懷送抱。正義和邪惡簡單分明。最後決戰的結果也是看過預告片就能預知。電影有些『最後的莫西肯人』(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1992,臺灣當然是翻成《大地英豪》)的氣味。附帶一提,魏德聖以前拍的那賽德克巴萊短片中The Last of the Mohicans的影子更是超明顯。我滿喜歡The Last of the Mohicans這部電影。如果沒看過,可以看。多些人看過,有個底,可以讓魏德聖多思考,多創新。
這是預告片,沒洩露劇情。

  
 
但是,我還是喜歡阿伐塔。電影營造出來的潘多拉世界壯闊奇美光幻詭麗頗能讓人屏氣凝神。高科技武器和滿天神話般生物的戰爭非常可觀。特效據說是魔戒的製作班底負責。我覺得比起魔戒進步很多。應該是James Cameron和Peter Jackson的眼光和要求不同所致。整部電影娛樂性很足,一貫地James Cameron特性–少有冷場,配樂也不錯。故事老套,那又怎樣?天下很少新鮮事了。要寫出能拍成這樣兩三小時的大規模電影而無法預見結果或『有深度』的故事,難上加難。我覺得這部電影為特效科幻電影設下了新典範、新界碑。阿伐塔絕對勝過不知怎麼混到一座奧斯卡的《魔戒三》好幾個光年(其實我知道魔戒三為什麼混到奧斯卡)。放映完畢,老少雜陳的場內響起眾多掌聲。就我極少的電影觀賞記憶所及,以大眾為對象的電影得到這種待遇的只有初面世時的Star Wars。
 
主要女角潘朵拉原住民的內梯立(Neytiri)個性滿討喜。巨樹倒下和父親死去時的震驚悲痛都很自然。我有點感動,怎樣,很濫情吧?真人和特效結合能表現出這樣的感情,我一定得鼓鼓掌。演任務主管的小個子Giovanni Ribisi雖然戲少,但是仍然最搶眼。年紀不饒人,六十歲的Sigourney Weaver一場奔跑戲拖拖拉拉,想起三十年前Alien,1979裏強悍的Ripley角色,不感嘆都不行。
 
科幻電影裏的高級生物多半是類人(humanoid),實在缺乏想像力。阿伐塔也不例外。Na’vi族類人也就罷了,還長了嘴唇和指甲,大概是專用來親嘴和抓癢。小瑕疵,不掩大瑜。想到好笑,說說而已。
 
見識了人類武器的那密人,會有哪個『聰明那密』想要發展工業革命建立自己的防衛科技嗎?那密人不知道自己的星球被人類命名成潘朵拉,但是潘朵拉的盒子可能已經不由他們選擇地開啟了。混沌七竅開而死,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或許把感嘆天真不再的情緒投射進來了哦?呸呸呸。
 
戲院放映的版本共有三個,一般電影版,立體電影版,IMAX大銀幕立體版。我看的是第三個版本。立體不立體,除了滿天飛龍等幾個片段其實應該影響不大(註:還是有影響的)。IMAX大銀幕效果可能確實好點。電影剛開始時那段,影像移動快速。在家看Blair Witch Project DVD時就大暈其浪的老婆大人,果然不負眾望,半個鐘頭後,衝出放映場嘔吐,劇終前都沒再進來。浪費錢財莫此為甚。
 
怪女生在戲結束後,若有所思。我問她想什麼。她忸怩了半天說:『我。。。我。。。現在。。。好想要頭飛龍。』(原文:I… Now… I really want a dragon.)。我笑著看看她。我也很想啊。飛啊,馭龍凌風破霧分光的劍仙
 
(本人免費替電影廣告,電影公司請把代推費捐贈給慈善機關,急急如律令,不得有誤。)
(電影的出品公司是我最厭惡的Rupert Murdock的News Corp之下的Fox Movie,Avatar賺錢福斯就賺錢,真是天人交戰啊。)
 
 



再看阿凡達
(為方便閱讀,把一月二號的文併在這裏)
 
十二月三十號,我又帶孩子去戲院看了一次 IMAX 3D 版的《阿凡達》(發音更近阿伐塔)。犬儒自閉如我,沒有超級美女的娛樂電影,能勞動大駕去電影院貢獻兩次銀子,算是以行動表達了最高肯定。
 
本來十二月二十九就要去看早場,因為不是假期,覺得觀眾應該不多,所以前一天沒預購門票。一到戲院,傻了眼。除了當天晚上最後一場,前面所有場次都已經賣完。不得不悻悻然預購三十號早場的票,我們還真有毅力。
 
十二月三十一號,紐約都會區降雪。無處可去,便坐在細雪飄飛的窗前,用手提電腦記下這篇感想。
 
是第二次觀賞,所以有時間注意細節。 James Cameron 的視覺製作團隊真是細心。影片中室內室外的小地方幾乎都照顧到了。以後DVD出來,可以再看個仔細。(媽媽說:你們瘋了。)
 
一些到處可以看到的什麼花了多少年籌備、花了多少錢、根本就是什麼什麼電影這類的話,我就不再千人一面地做學舌鸚鵡。
 
這部電影,有兩點吸引我。
 
第一、Cameron團隊營造出來的潘朵拉星球非常真實,而且色彩斑斕、光幻奇詭、壯闊美麗。3D特效沒有用來製造向你臉上丟東西的嚇人效果,而是確切地用來增加潘朵拉世界的廣度和深度。配上James Horner的音樂(譬如這段那密戰士爬山的配樂Jake第一次馭龍飛行的配樂成為族人決戰之一),更讓整部電影氣勢恢宏而不失細膩。立體大銀幕上男女主角第一次並肩馭龍飛行和決戰最後滿天飛龍出現時,第二次看,早有預期的我還是從心裏默默叫出『哇』這樣受到感動的聲音。有些藝術作品,你不需要窮究其中的意義,那很辛苦、很自虐。這個世界有太多『深意』了。要故做解人挖掘深意,我絕不會挖得比誰淺。阿伐塔是個避秦的桃花源,放鬆自己去感受就好。
 
第二、主要女角內梯立(Neytiri)非常討喜。那密人這種生物,被James Cameron的團隊造得猶如血肉真人。你可以看見那密人的皮膚質地、皺紋、細微的面部表情、肌肉運作等等細節。內梯立這個如真似幻的角色因此可以忠實呈現女演員Zoe Saldana演出的喜怒哀樂。Zoe的表演值得稱讚,但更重要的是內梯立這個角色直接而真摯的個性和情感。你可以實實在在感受到這個人工合成角色的歡喜、悲傷、憤怒、甚至細膩到聽見男主角告白時偶現的一絲絲嬌羞。她不婆婆媽媽,不忸怩作態。她不使小心眼,不嘮叨囉嗦。她歡喜就笑,哀傷就哭。她奔跑、飛翔、戀愛、自信而勇敢。她給了戴著面具小心翼翼做人的我們一個情感上的瀉洪道。馭龍飛行時,自然天成,真讓人有掙脫世間俗事束縛的快感。
 
其實,電影角色本身也是一種阿伐塔。演員把自己投射到角色上,操控著角色的行動和情緒。好演員從角色中抽離時必然得費很多功夫恢復自我。抽離不出來的,也許就逐漸變成自己扮演的角色。我對善於演戲的人通常敬而遠之。因為不知道他們何時是真實的自己,何時在演戲,甚至是否已經陷溺在角色裏。進一步說,好的寫作者和其他各種藝術創作者,又何嘗不是把自己全心投入到他們創作出來的阿伐塔中呢。情感虛假,沒有熱忱的作品,像沒有灌入靈魂的阿伐塔,也許可以騙過很多人,但是瞞不過識者,瞞不過直視你內心的 I see you 的。(看過才知, wink wink)
 
阿伐塔(avatar)這個字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是來自印度教。原義是降世化身。多半專用來講保護之神毗濕奴(必恤奴Vishnu)以不同形態降臨人間。而傳說中的必恤奴是什麼膚色呢?你猜對了,深藍色。把結合人類和那密DNA造出來的載具取名阿伐塔,是James Cameron團隊在暗諷或無意識中自嘲人類面對不同生命和文化時自認救世大神降世的自大心態吧。這種命名上的小心思,電影裏明顯可見的有潘朵拉星和哈利路亞山。附帶一提,James Cameron說他看到黃山而產生哈利路亞山飛瀑重雲的造型概念。這樣,凡事沾個邊就覺得光榮的一些華人會不會很高興呀?呵呵呵。
 
阿伐塔中還有很多概念都在別的地方出現過。比較值得一提的是共生星球的概念。就我有限的知識範圍所及,埃西莫夫(Issac Asimov)在他影響深遠的基地(Foundation)系列科幻小說第四部《基地的邊緣》(Foundation’s Edge)裏就描寫了這麼一個以希臘神話裏大地女神該亞(Gaia)命名的星球。該亞星上所有的生物都精神相通。整個行星就是一個活著的巨大生命體。該亞的集體精神力之強大可以遙控接近該星球的眾多人類的腦子。單獨一人打亂謝東計劃,幾乎擊敗基地的變種人『騾』就是該亞人。謝東計劃護衛者,擁有強大個人精神力的第二基地人也一樣無法和該亞星匹敵。有這麼強大精神力的該亞星,卻是善良的生物體,他們以保護人類為己任。潘朵拉上的聖樹,聲音之樹,固定一處,無法影響人類思想,自衛能力似乎不夠。人類再來時,用遠距轟炸,則聖樹危矣,潘朵拉危矣。只要貴重的金屬【金無】存在,人類一定會再來。(【金無】音無,平聲。不是沒錢的意思,是我根據unobtainium的字面意義,"無法獲得的金屬",所發明的字。哦,呵呵呵。)留在潘朵拉的人類科學家們不會想不到這點。他們會不會和潘朵拉的生物合作發展科技武器自保?時間夠嗎?發展科技的結果如何?這些,大概已經在阿伐塔續集製作團隊的構思中了吧。沒關係,桃花源我也創作過,潘朵拉如有不測,盡可安息。
 
有人說想要搬去潘朵拉住,想變成那密人。我倒是沒這個念頭。那密人的生活沒啥隱私,共食共眠也就罷了,斯巴達式的生存考驗和成人要求顯然只適合強者。我想到老是以懦夫自許的Woody Allen,想到他變成個戴著眼鏡的神經質那密人後會說些什麼,就不由自主笑出聲來。以後寫篇這樣的故事好了。
 
(以下這段透露劇情,請跳過)
 
 
 
 
阿伐塔計劃的女主持人Grace第一次親眼看到聖樹時,命在旦夕卻只記得說:『我得採個樣本。』兩次看到這裏,都有觀眾發笑。書呆子重視專業的精神,被Cameron團隊善意地幽了一默。男主角Jake Sully有內梯立,得回雙腿,和潘朵拉的神經系統連結過,有足夠的驅策力為潘朵拉拼命。幾個科學家和戰機女駕駛Trudy願意為
潘朵拉犧牲,純然為了理念和人性深處的善念。他們是真正的英雄,我必須為歷史上所有這些不見經傳的真英雄加記一筆。內梯立原來的配對簇泰(Tsu’tay),女友被奪,領導地位受威脅,本來有太多理由可以和Jake Sully作對,卻能以大局為重和Jake Sully合作。他陣亡時,我頗有點心酸。也必須為他多添一筆。(本小節為一月八日,一月十七日補記)
 
 
 
 

(劇情透露結束)

 
這部電影對操控著各國政府和世界命運、擁有龐大勢力的大公司只輕描淡寫地抹了一筆。畢竟,出品電影的就是惡劣大公司之一的News Corp,不能咬餵食的手咬太兇。不咬飼主這檔子技術,世界上有無數現成例子,暫且省過不提。我看過一些關於阿伐塔的評論,有些評論者提到什麼人類政府派兵到潘朵拉如何如何。電影裏明明說了阿伐塔是RDA公司的計劃。採礦的是RDA公司,武裝的是RDA雇用的傭兵(有人記得和布希政府有關,在伊拉克屠殺平民的黑水Black Water傭兵公司嗎?請自己去查資料。)這樣不做功課的差不多評論真是哇哩咧。我不想也不會一桿子打翻所有的影評人,但是有段話,我願借一個卡通人物的口說說。
 
Ratatouille裏(料理鼠王。王什麼王?誰取的中文片名?),食評『家』(就是靠修理廚師來維持『家計』的人)Anton Ego(安通埃茍)說了這麼一段自省的話:
 
『從很多方面來看,評論家的工作很簡單。我們冒很少的風險,卻享有一種置身於那些把己身和作品交給我們論斷的那些人之上的地位。我們因發表惡評而發達,因為惡評好寫又讀來有趣。我們評論家必須面對的苦澀事實是,從大處看,就算那些被我們評為平庸垃圾的作品也可能比我們的評論更有意義。有些時候,一個評論者必須面對真正的風險。那就是,發現和幫新事物講話。這世界對新才能、新創作經常很無情。新事物需要朋友。』
 
(“In many ways, the work of a critic is easy. We risk very little yet enjoy a position over those who offer up their work and their selves to our judgment. We thrive on negative criticism, which is fun to write and to read. But the bitter truth we critics must face, is that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the average piece of junk is probably more meaningful than our criticism designating it so. But there are times when a critic truly risks something, and that is in the discovery and defense of the new. The world is often unkind to new talent, new creations. The new needs friends." )原文在此。
 
Ratatouille是一種源於南法的常見蔬菜料理。大家做這道菜都用類似的材料。誰能把這道菜做得讓人吃得目瞪口呆、心有戚戚,誰就是好廚子。求全很好,可是不能只見小疵不見大瑜。影評如此,藝評如此,社會文化和政治評論又何嘗不是如此。阿伐塔,我會再去戲院看嗎?呃。。。媽媽要打人了,救命啊。
 

其他相關鏈結
 
Avatar Wiki 阿伐塔線上百科全書(英文)http://james-camerons-avatar.wikia.com/wiki/Avatar_Wiki
 
非數據不歡?要引用票房數字?看這裏。http://boxofficemojo.com/movies/?id=avatar.htm
 
以後動作片真人演員還有工作嗎?看這個搞笑短片。


 
潘朵拉簡介

 
幕後花絮1

 
潘朵拉構建的基礎 (人家拍電影、做事情可不是隨便說說便罷。下足實在功夫,有夠龜毛,實在不如眾多華人的聰明。)
 
 


幾則關於James Cameron的資料:(不定期補充)
 
◆ 拍戲時脾氣差,干擾拍戲的會被他罵到狗血淋頭。傳說有演員在拍戲時手機響起來,他拿打釘機把那手機釘到牆上。不過,人家是有實力使得壞脾氣。不像咱們有些名人,口氣比天高,功夫三腳貓,擺出臭架子,總有蠢蛋褒。
 
◆ 不愛用大牌明星。覺得大牌明星包袱多,演誰都像他們自己(見赤壁、Robert De Niro、Jack Nicholson、等等等等),覺得有天份的演員比較敬業。好的藝術家手裏,便宜材料也可以成就巨作。
 
◆ 對電影製作各項細節都很熟悉,連化妝在內都愛親自插手。
 
◆ 不太甩好萊塢電影公司官僚。就算餵他的手,該咬時還是咬。(不會做人的傢伙,你到華人世界來試試看?保證你沒電影拍,沒飯吃!)
 
◆ 對笨又愛現的(愚勤的、愛哭又愛跟陣的、就是笨而不自知的)傢伙很沒耐心、很不給面子。
 
◆ 理所當然的,他在電影界甚至媒體中的仇人很多。很多人在等著看他失敗。
 
◆ 想像力好,愛挑戰成規(不守成規?華人最討厭不守規矩愛胡思亂想的人了)。
 
◆ 說過類似『法乎上而得乎中,法乎中而得乎下。』這樣的話。
 
◆ 加拿大人,本來要移民美國,因為2004年布希當選總統放棄。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