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話札記09/13/2009

2010/06/18

札記

2009-09-14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假震驚類
 
◆ 人基本上還是獸。生存有問題的時候,文化、禮儀、民主、自由、藝術都是大小資產階級的奢侈品,也都是很容易卸掉的化妝品。
 
◆ 物種演化從來都是適者生存。變化來的時候不能適應的、不能跟著改變的就只有等著被淘汰。而大變化已經在醞釀中,一些人正在準備而且等自然進行的優生來減少資源競爭者。多數人則無知、無法、沒興趣改變、甚至對準備迎接改變者嗤之以鼻。Things are falling into their places for the coming grand theatrical event.
 
◆ 有很多倡言革命的其實是用這個詞來給自己化妝。他們只挑軟柿子捏,對柿子捏壞以後該怎麼做沒有興趣,沒有計劃,更沒有準備。他們只覺得提倡捏軟柿子讓自己高人一等而以此沾沾自喜。他們不知道或是知道而甘願當老謀深算者的棋子,革命真發生後這些人通常都會被拿來當下酒的小菜。歷史上有很多這類人事,可惜這些人讀史或是不通,或是只撿符合自己想法的讀。衝動的善意常常不能帶來好結果,撿軟柿子捏的口腔派革命者通常不明白。
 
◆ 文章當然是為自己寫,可是如果寫了、公開了泰半只是招來找碴的,少有為有免費熱鬧可看表示感謝的,那我不如少自虐。Unappreciative readers get to read only junk stuff.
 
 
震驚不起來類
 
◆ 最近看了不少電影和朋友借我的日劇。最有感觸的是阿部寬演的『白春』。做爸爸的觀眾特別有感觸吧。男人坐牢九年出獄後錢被偷走,找不到工作,為了給前女友治病替黑社會殺人賺來的錢又不見下落,前女友也生病死亡。一個曾經混跡江湖的男人至此一無所有,坐在以前和女友共遊的公園草坡上,肚子餓卻沒錢買吃的。那種全沒希望又痛又悔的境遇,很多男人應該能心領神會。純潔的八歲小女生那時守約而來,給男人一個從家裏偷出來的麵包。阿部寬在女孩回家後邊吃麵包邊掉淚的鏡頭把我的淚也騙出來了。
 
◆ 韓國電影『老男孩 Old Boy』頗有意思。演『女王的教室』和『正義的伙伴』的小女生志田未來和菅野美穗一樣,有點可憐兮兮的。我這吃軟不吃硬的個性好像特別容易被這種人吸引。
 
◆ 家裏兩隻鸚鵡睡覺還會說夢話。那天聽她們唧唧啾啾叫聲微弱,和平常不一樣。過去一看,都縮了脖子閉著眼睛打盹,腳爪子牢牢抓住棲木,嘴裏不時嘮叨幾句。笨鳥比很多人類可愛哩。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