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P名嘴大戰制服女侍》;好電影推薦 Music Within

2010/06/15

雜文

2009-04-07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 你可以義正詞嚴地把理念敲進人的腦袋裏,也可以讓人笑完後產生反思。後者比較難、比較有趣、也比較有效。 (CDL的陳腔濫調選)
 
周末看了Music Within (左圖來自imdb.com)。這是部我會看第二次的好電影。聽說臺灣沒推出上映。不是大公司出品,沒錢宣傳,沒得什麼大獎,票房(錢的美稱)當然不會好,臺灣不上演也是必然。片名嘛,我姑且翻成《樂從心啟》。誒……這樣大概不容易吸引客人,還是翻成比較合臺灣電影業和觀眾口味的《三P名嘴大戰制服女侍》吧。(原名三P名嘴戰不公,經考慮再添加日式佐料)你如果看完這部電影,就知道我只是親近廣大群眾,絕對沒有無中生有,為了票房拉三P和名嘴助陣。為什麼取這樣的英文片名,稍後再說。
 
這是部好笑又嚴肅,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docu-drama。電影講述Richard Pimentel的故事。他有個華人父親,擅長演說,是美國殘疾人法案立法成功的重要推手。Richard本人也是個喪失大半聽覺並且被不間斷的嚴重耳鳴所苦的殘疾人。
 
Music Within,沒特效,沒懸疑刺激的情節。床戲雖有,一點也不香艷熱情。插曲不錯,卻也不特別動聽。這種準紀錄片,通常會比較硬性而悲情。沒看前,我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差點錯過一部好戲。看完了,笑中有淚,還聽了半天貝多芬第九助興。值得推薦。
 
初次掌鏡、名不見經傳的導演Steven Sawalich表現中規中矩。當然,Richard的故事本身就夠戲劇化,要把這樣的故事講壞了(如本文)大概也難。
 
主角Ron Livingston本來就很對我的胃口。他擔綱演過Office Space這部我列入看了舒服的好電影,也演過HBO的Band of Brothers迷你二戰影集。Ron生來一副悠哉悠哉的調調,是個板著臉也有笑意,好像那種老在旁邊聽你說話,然後冷不防蹦出個笑話的人。這部電影他還是那個調調,不過沉穩得多,表現不賴,和演腦性麻痹者Art的英國演員Michael Sheen都值得讚賞。曾經是Risky Business女主角的美女Rebecca De Mornay則演出精神不太正常的媽媽。
 
我看的是DVD,裏面附有Richard本人的演說片段。他是個中圍特廣的大胖,就是在美國吃到飽自助餐廳常見的那種人。瞇瞇著從父親遺傳來的眼睛,在臺上晃晃悠悠地說話。賣相實在不佳。講的是殘疾人的事,可是非常幽默有趣,絕不輸給大多數講單口相聲的stand-up comedians。他可以讓你前一秒哈哈大笑,後一秒想想,『咦,不對。這是不公平的、讓人生氣的、讓人傷心的事啊。』
 
大多數人整天忙著追名逐利過日子,至死都沒發掘出他們內心的音樂(才能)。Richard雖然生命困頓又被不間斷的耳鳴所苦,終究能化耳鳴成內心的音樂,並且把這音樂澤被於所有的殘疾人。
 
以下是故事大概,如果你還沒看過,以後想看,不想被掃興,不要繼續閱讀。
 
有個華人父親的Richard,母親數度早產。他生下來的時候臍帶繞頸,醫生本來宣布又是個死嬰,他卻活了過來。Richard的媽媽受不了前面幾次早產的打擊,拒絕相信他活了下來,把他送進孤兒院。父親意外死亡後,他先被交給窮困的祖母撫養,又被媽媽帶走,最後再度被媽媽棄養。他住到他爸爸生前工作的脫衣舞酒吧裏。已經過了青春年華的脫衣舞娘們倒是很照顧他。
 
小時不說話被當成智障的Richard,高中時開始嶄露頭角,兩度贏得全美高中演講比賽優勝。他想申請波特蘭大學的獎學金,因為那裏有他心儀的演講專家教授。聽了他的試講,教授拒絕。說他口才便捷但是內容空洞沒有生命,叫他充實人生經驗後再回來。Richard對這種在臺灣不可能發生的事非常氣憤,衝動地自願入伍被送去打越戰。
 
戰爭中,他和同僚喝啤酒時,據點被炮彈擊中。同僚或喪命,或全聾。他則喪失大部分聽力,並且產生永久性重度耳鳴。退伍回鄉後,雖然有傷殘軍人福利,但處處遭受歧視。他努力後,引用參軍換來的條件繼續入大學讀書。
 
讀書時他遇見腦性麻痹必須仰仗輪椅行動的Art Honneyman。Richard說毒舌派的Art是他所認識最聰明又幽默的人。兩個殘疾人變成好朋友。
 
Richard推著Art的輪椅去溜滑輪時,遇見思想開放的美女Christine。兩人開始親密交往,但她同時和另外一個男朋友也保持親密關係。三人都知道這種情況,但彼此容忍。 Richard因為愛上Christine,終於下達最後通牒。Christine於是選擇和Richard同居。
 
Art生日,凌晨三點找Richard一起去吃煎餅(pan cakes)慶祝。餐廳經理看到Art的樣子,要趕他們兩人走。女侍侮辱Art,說他是最醜陋又令人噁心的東西(女侍顯然沒見過我)。兩人拒絕離開餐廳。女侍招來警察。警察以兩人違反了『醜陋法』(禁止『有礙觀瞻的人』進入公共場所)為由逮捕入獄。
 
Richard經此刺激,開始為殘疾人及傷殘退伍軍人效力。他發揮演說的才能,為殘疾人平等權利到處奔走。後來又受政府之聘寫書以改變正常人對殘疾人和殘疾人對自己的態度、看法。因為太過投入,忽略了同居的Christine,兩人因此分手,但至今仍保持朋友關係。
 
Richard和其他人的努力最終促使美國國會於1990年通過殘疾人法案,禁止對殘疾人歧視。
  


添足篇:"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可是 men 和 people 的定義是什麼哩?早期men的定義不但不包括女人(美國女性可以投票是沒多久前的事),也不包括有色人種。People呢,看來二十年前還不包括殘疾人。現在呢,men和people也還定義不全唷。相信美麗政治口號的人,請把錢劃撥到我的帳戶裏。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