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與綠的鳥事】

2010/06/06

札記

2008-09-11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http://wp.me/soQmf-budggies


你假如以為這篇是講臺灣人念茲在茲不敢一刻或忘的熱門大事,那就……也許有點對……。
 
家裏有一藍一綠兩隻菜鳥。鳥店和Google都說牠們叫虎斑鸚鵡。(見圖,背對鏡頭那隻,轉過身來就可以見到一胸一腹的綠)
 
budgies
 
我知道牠們的智慧大概和人類兩歲嬰兒相當,早先沒事會跟牠們說話,希望哪天可以一人兩鳥說相聲。可惜這對菜鳥沒有慧根,怎麼循循善誘,就是學不會講 人話。反倒家人朋友逐漸被同化,開始噘著嘴學起啁啾鳥語。人言不彰,鳥語發響(響,於此處宜做陰平一聲,音如香,才顯親切)。真是劣幣淘汰良幣,黃鐘毀棄,瓦釜雷鳴啊。
 
這兩隻菜鳥既沒受過如廁訓練,也沒穿尿布,如果任牠們自由亂飛,我怕牠們四處拉屎,只好關起來。還好籠子不算小,可以偶爾撲撲翅膀從一角掠到一角。 這兩隻也就心甘情願地整天呆在籠裏,搶吃搶喝、吱吱喳喳鬥嘴,對外界廣闊的天地既無知,也沒興趣。假日有空,我把鳥籠抬到浴室,關起大門,打開籠子,好讓 牠們出來伸筋展翅。這對呆鳥起初必然堅持家鄉一切都美好,不肯出籠,非得我採取非常手段,伸手進去『誘導』,兩隻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才罵罵咧咧魯魯莽莽地蹦 出來。出來後,偏要效法一些聲大氣粗的觀光客,到處留跡製造污染。放風完畢收假回營,卻又拿蹺,一定要用食物引誘、用鳥語說些大意是『要愛鳥籠』一類的話 哄騙,才甘願回籠。
 
有時在鳥籠旁翻書弄報食字餵腦,讀到諸如石油是不是達到生產極限、氣候是不是產生不可逆轉的變化。想到芸芸眾生大多目光如豆,近視到比鼻尖遠的就看 不見也不想看,不由得要擲書報而長嘆。有時書報落在鳥籠上,兩隻披了虎皮的菜鳥受到重大事件驚嚇,反應不是轉頭不予理睬,就是呱呱喳喳大叫互啄。頗有: 『管它外面發生什麼事,我贏你就好。』的英雄氣慨。這種藍綠互啄的武打場面為時甚短,多半屬於三分鐘熱度騙觀眾的表演性質。只要一給吃的,馬上不計前嫌, 各據食槽一方埋頭大嚼。真是鳥生如戲,非常之鳥。
 
舍下不止鳥分藍綠,連植物也要湊熱鬧。
 
前些日子,院子裏種了好多年沒動靜的繡球突然想起什麼似地,一蓬蓬開出花來。我見淺識薄,看到藍色的繡球花,大驚小怪,照了相。貼出來讓大家分享。
 
flower1
 
另有一盆曇花,前陣子一晚先開了三朵,次晚又一次開出八朵。我從沒見過一株曇花可以開得這麼茂盛,而且每朵都比一張CD還大,自然也給照了相。這盆曇花還 有其他故事,放在心裏很久了,哪天寫出來,我想應該是篇好文字。
 
flower2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