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一)

她一整天心情都不好,什麼事都不對勁。早上參加了阿姨的葬禮,紅著眼趕回去上班。一個上午不在,竟然有十幾件待辦事項在排隊等候。她一向逆來順受,卻也被逼得直想發脾氣。下班排隊等公車,又碰到交通阻塞。好不容易上了這部姍姍來遲的車,還好乘客不算多,竟然還有靠窗的空位。她坐下來隨車顛簸晃盪,左肘倚著窗沿撐了腮,沉著一張臉,悶悶 地盯著窗外景物,只希望能早點到家泡個熱水澡。

和男友分手一個多月了。個性隨遇而安的她,並不特別傷心,也不怎麼想念那男人,但免不了心裡空蕩蕩地又煩又慌。畢竟年紀不小了,要遇到個好伴侶除了緣份,還得再演出那些想起來就厭煩的交友儀式。想到這兒,她輕輕嘆了一聲,覺得整個人像棄養已久的園子,幾天大雨過後,荒蕪又頹廢地耷拉著。

一個人在身旁坐下,手肘不小心頂了她。她有點厭煩地垂眼撇頭,瞄見一條皺哩巴唧的卡其布長褲。那人小聲道歉。她用眼角餘光快速打量這個男人。深棕色夾克蓋住微突的肚腩﹔蹋鼻扁臉﹔稀眉小眼﹔咧開一對厚唇衝著她不好意思地傻笑。

她可以不睬他,逕自撇回頭去表示不悅。可她心軟,覺得這樣待人很是無禮,還是向男人點了點頭。男人不再傻笑,歪了頭打量她,眼神像頭好奇的小狗。因著那樣無邪的眼神,本來該生氣的她無端 害羞起來,趕緊轉過頭去,繼續盯著窗外。

身旁的男人突然輕聲對她說話。她正胡思亂想,沒想到陌生人會對她說話,一時回不過神,下意識地轉過頭來,啊了一聲,掩不住滿臉的錯愕。

男人傻笑著,再說了一次﹕「小姐,妳好像很不快樂?」

她愣愣地看著男人,一時想不出怎 麼回應。

男人低聲說﹕「可以握握我的手嗎?」

她沒有動,也沒有說話,只是微張了嘴,盯著男人發獃。

男人把手伸出來,等她。

她看看他的手,看看他的臉。再看看他的手,又看看他的臉。

那人的眼神依然無邪而柔和,這讓他的表情看起來非常誠懇。

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眼神和表情,如果不是那天這樣的心情,她會讓這長相平庸到接近醜陋邊緣的男人握她的手嗎?事後她問過自己很多次,對自己當時的行為頗覺不可思議。

總之,她像被催眠了一樣,伸出手 來讓男人握住。

他的手厚實而溫暖。這沒什麼稀奇。

男人掌中傳來的除了溫度,還有一種深沉而奇妙的律動。像一個幫浦,把暖暖的血脈氣息從她的手掌心打進來。她的心和身體便彷彿逐漸充盈腴潤起來。那些不愉快、讓人悲傷氣悶的心緒像冰塊丟進 熱水,化了個無影無蹤。

她睜大了眼,驚訝地來回看自己被男人握住的手,看男人的臉。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兩人都不做聲。

三分多鐘後,她驚覺身體逐漸發熱,而熱源竟是小腹。她知道這是什麼徵兆。一張臉倏地灼燙。近乎粗魯地甩脫被男人握著的手,掩住嘴。

—————–
<待續>


2008-04-14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 , ,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