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

2010/05/16

札記

那年,把家人留在南方,一個人來到紐約市工作。剛開始幾天在同學公寓裡打地鋪,一邊工作,一邊尋找新住處。我的個性很怕給人添麻煩,自覺這樣擾亂了同學的生活很過意不去。

雖然如此,因為不熟悉紐約市,加上已經住慣南方的獨棟大院,所以拿不定主意是要為方便上下班選紐約市內哪個小區,或是為家庭生活品質選擇哪個郊區。而即使接受新工作以前已經知道紐約都會區的消費水準,一時還是很難適應兩地屋價和生活費用差距所造成的心理衝擊。此外,一方面調適新人際關係、文化差異和應付工作上的壓力,還要傷神安排賣掉南方的房子、搬家等等事情,找住處的進度因此相當緩慢。焦慮感便日漸增加,晚上總是輾轉反側,睡得很淺。

讓我借住的同學有自己的生活作息,因此下了班,常常是我一個人到公司附近的餐廳裡隨便吃點東西,再回公司裡做事,或是在附近亂逛。休假時除了找屋,也就只剩時間到中國城打打牙祭。一時間,好像又重新體驗了初到美國讀書那段時光的壓力與寂寞。

一個禮拜後的那天,是美國國慶。下班後,老闆叫我和他與幾個同事一起去慶祝。我本來對這種事沒什麼太大興趣,想想反正一個人也沒事幹,就答應了。大家飯後並沒去酒館或是其他什麼公眾場所,反而又回到在曼哈頓東河畔的公司大樓。搭電梯到四十幾樓,進了一間大會議室。我問同事有什麼特別節目麼?同事說等等就知道。

有人到廚房裡拿出杯子和冰箱裡的香檳和點心,老闆舉杯和大家同飲。酒過一巡,同事說時間差不多了。不知誰把會議室裡的燈光熄滅,同事摁了什麼按鈕,一邊牆上紫紅色的窗帘便哼哼做聲,緩緩向兩邊打開。這牆,是一整面朝向東河的落地窗。

我們全貼到窗前。河東布魯克林區和皇后區的燈火在面前向地平線無邊延展。腳下燈火掩映的東河,像條金鱗閃爍的巨大黑龍。這樣的景色,雖然在飛機上也看過,並沒有如此貼近,如此真切。

同事們對河中幾處燈火特別明亮的地方指指點點。我正要問。突然,值得畢生記憶的表演就登場了。

幾溜金色的火線從河中標了上來。就在落地窗前,就在我們的面前,綻開了金紅的火焰之花。那麼巨大,那麼亮眼的花朵,在晶瑩如黑鑽的窗玻璃前怒放。一朵又一朵,好幾朵同時。這幾叢金紅的開完了,那幾叢黃藍色的又爆開來。有時是好大一朵白烈烈的繡球花,有時是幾株橙焰焰的夜神火菊。彼得潘的汀可蓓藕小仙女們和各種色彩的光與火噴泉交互由河面穿過花間,飛過我的面前,飛向夜空。玻璃牆上虛虛實實映了這些火舞者躍動的影子,一天一地便仿彿讓光與色彩佔滿。

回過神前,這火與光的盛宴已在同事們口哨叫好聲中結束。我愣愣望著河面,偷偷抹了抹不知有淚無淚的眼角,和大家一起再度舉杯同飲、瞎扯。

離開大樓走回住處時已經深夜,路上人車稀落。走著走著,心裡倏地竄出一溜金色的火光,爆開了一朵又一朵光燦燦的夜神之花。我記起以前和妻交往時說的話﹕「如果人生能選擇,我要選擇不存在。但是既然已經存在,我要選擇像煙火。」那夜我終於睡得香甜,因著夢裡許多晶亮熾熱飛縱輕盈的火光舞者,暫時忘記了各種煩惱。


2008-01-02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