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中城這盅南瓜湯

2010/05/12

札記

九月底。E到紐約開會。幾個在地的同學約了正午聚餐。我一如往常早到。

十一點五十五分,四十四街,第五和第六大道間的法國餐廳還鎖著門。幾個穿著鮮麗的男女站在門外等開張,我撥了幾個電話,沒人接。E開會的地方在這擁擠小島的西側。我便向西走到南北向的六大道街口。

電話響了。E說她在四十五街上,找不到地方。訂餐廳的T給了我正確的地址,卻把E向北多送了一條街。沒幾分鐘,就見她沿著六大道西側向南走來。我在街口截住她,一齊向餐廳走去。個子不高的E,疾疾然行如風領在前頭。學生時代的走路姿態一點也沒變。

在餐廳裡落座不久,T和J相繼到來。大家嘻哈寒暄不久,侍者來到桌旁解說菜單。穿灰色制服的中年男人,態度不卑不亢而且有禮貌,這在一般法國餐廳倒是少見。我點了他推薦的當令南瓜湯和酪梨起司醬米飯與蔬菜。

湯盛在天青色小香瓜大的磁盅裡,用奶白色磁盤托著上桌。金黃色的濃湯上點綴了幾莖鮮嫩翠綠的香菜,浮著一小匙佐了辛香料熬製的紅茶色蔓越莓醬汁和米白色的松子。南瓜糊糯糯甘甜,松子帶入爽脆感與核果香,加上香菜適當中和,湯因此不會感覺過度濃膩。上湯的時機正好,不太燙,也沒冷掉。是正好能讓鼻子和舌頭充份品評香氣與滋味的溫度。

這湯比起以前介紹過的納粹湯似乎更勝一籌。米飯則中上口味而已。

幾個人邊吃邊聊。談的不過是瑣碎人事。同學們健談,我偶爾插幾句話,聽的時候多。眼前這些在各方獨當一面的同學,好像又恢復年輕時的模樣,看不出平時號令謀斷時的精明能幹。在老同學面前,大家都收起了面具,讓真實的自己慢慢滲了出來。

我笑著聽同學們帶著小兒憨態說話,想想這些那些舊識。如果在位,多有安邦定國之才。卻都選擇了離鄉發展。楚材晉用,玻璃天花板罩頂,依然個個有成。一些真在故鄉居其位有名聲的,卻又漸漸變得行止可嘆。名利戕害人性,實在可怕。也許這些選擇流落番邦不為家鄉所用的同學朋友,都早早就看清楚了吧。那個無法吸引留住人才效命的環境,是不是也因此更一步步落入惡性循環,越來越污糟了呢?

本來預計一個多鐘頭的午飯,吃了快三個鐘頭。最近高升的J埋了單,我們便揮手告別。午後的六大道熙熙攘攘。恍惚間,剛剛香味四溢的南瓜彷彿變成輕駒拉來的馬車。這些人生聚散,便一如往常趕著時間登車掩門,蹄聲落落裡隱入記憶,成為日後老去時的童話。

 


2007-11-20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