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預言﹔專家與伯樂們

◆ 「不會有人想擁有一部家用電腦的。」
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 (DEC 商用迷你電腦公司)主席兼創始人Ken Olson於1977年如是說。


專家、權威、傳統護衛者這種讓人敬仰的大人物,從人類還樹棲穴居茹毛飲血的時代就存在。最早把樹枝當棍棒使用的權威穴居人看見某個無名小毛頭發明的長矛後,鼻孔大張,冷哼數聲說﹕「老祖宗傳下來的樹枝多麼方便好用。這種破壞傳統的怪形怪狀東西有什麼用處?」

發明長矛的小毛頭和棍棒權威吵了一陣以後發生打鬥。兩個沒學過電影裏武功架勢的穴居人只會用武器互相戳來戳去。不一會兒,長矛的優越性就得到證明。專家權威的後代和徒弟們卻全不氣餒,一代一代繁衍茂盛。他們努力保護我們的社會,讓我們免除適應新事物的苦惱。他們更努力保護他們的地位。專家們的地位來自他們的名聲。而名聲則來自他們總是能很成功地互相宣傳他們如何一專百能,如何建立了不容顛撲的典範,因而可以制定社會思想、行動、或其他人類文明層面的準則。而人們總是對名聲、地位與權力崇敬如神,並尋求他們對自己遵守了準則的肯定。我們的社會如果沒有這些專家和伯樂,必然古禮不彰,文明敗壞,才遺於野。

下列幾個請各位瞻仰的事例便是近代史上專家和伯樂對新事物和不合時代潮流的才能所下的預言定論。這當然只是少數幾個樣本,遺珠缺玉真是無法勝數。不過,就從這幾則讜言宏論觀之,相必各位都能和我一樣,得到這些專家和伯樂必然視力正常沒有遠視眼的結論。


◆ 「可是這玩意兒(電腦微處理器)有什麼用處呢?」
IBM高層經理Robert Lloyd於1968年對今日所有電腦核心的微處理器(microprocessor) 有如此評論。

◆ 1889年,用碳纖維當燈絲,讓電燈泡具商業化生產價值的愛迪生(請注意。他並沒有發明電燈泡。)對競爭對手喬治西屋(Westinghouse公司的創始人)所發明的交流電評論說﹕「把電流正負交替是浪費時間的惡搞,永遠不會有人用的。」愛迪生這位享有超過他實際應得聲望的發明改進者的其他高見包括:留聲機沒有商業價值。飛機研究已經沒搞頭等。

◆ 「這個叫電話的東西是個很棒的發明,不過,誰會想要用這玩意兒呢?」
這是美國總統 Rutherford Hayes於1877年看過貝爾電話展示後的評論。

◆ 「比空氣重的飛行機器是不可能的。」
1895年,擔任英國倫敦皇家自然知識促進學會(簡稱皇家學會Royal Society) 主席的數學及物理學家William Thomson(官銜第一男爵First Baron Kelvin) 對飛機發明的可能性做了這樣的定論。兩年後他又發表了﹕「收音機沒前途。」的意見。早些時候的1883年,此公也說過﹕「X光將被證明是個騙局。」的宏論。1900年,Thomson先生在對英國科學促進會演講時斬釘截鐵地說了﹕「物理學上不會有新發現了,所餘者只是把各種度量方法精細化。」

◆ 美國總統克里夫蘭1905年時聲稱﹕「有理智及負責的女性不會想要投票。」

◆ 1959年,IBM公司對全錄(Xerox)複印機發明者說﹕「全世界至多能用到5000台這種東西。」

◆ 愛因斯坦的老師1895年對小愛的爸爸說﹕「不管他(愛因斯坦)想做什麼,都不會成功的。」

◆ 「對不起。吉卜靈先生,你不知道如何使用英文(寫作) 。」舊金山檢視報(The San Francisco Examiner)1889年在退稿信裡這樣修理了寫《叢林故事》的英國作者Rudyard Kipling。Kipling後來被大家稱為短篇故事藝術的創新者。

◆ 蘋果電腦發明人 Steve Jobs 和 Steve Wozniak 當年想把蘋果電腦送給 Atari 公司來換取在該公司工作的機會。 Atari 拒絕了。他們又去找HP 。 HP說﹕「你們大學都還沒畢業。我們不要。」

◆ 1939年,當時還未成為英國首相的溫斯頓邱吉爾說﹕「原子能最多就像我們今天的炸藥,不可能(用原子能)產生更危險的東西了。」

◆ 查理卓別林1916年說﹕「電影不過是一時熱門很快退燒的東西。它是罐裝的戲劇。觀眾們要看的是真人血肉在台上演出。」

◆ 柴可夫斯基把他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題獻給當時俄國最有名的小提琴演奏家歐爾(Auer) 。歐爾說該曲「無法演奏」,其他小提琴演奏家聽了,點頭稱是。沒有人願意演奏這首曲子。後來歐爾改變看法,但是柴可夫斯基已經不領情。他把這曲子改獻給唯一願意冒險首演此曲的卜洛得斯基。當時維也納的名樂評家愛度瓦漢斯利客(Eduard Hanslick)稱這首協奏曲「又長又造作……讓我們厭惡地發覺原來音樂可以把耳朵弄臭……小提琴被打得黑青……(最後一個樂章有)俄羅斯的臭味。」

◆ 聽過拉赫曼尼諾夫為他當面獻奏的一首曲子後,托爾斯泰當他的面痛貶﹕「這樣的音樂是必要的嗎?我完全不喜歡。貝多芬(的音樂)是胡扯。普希金也是,雷蒙托夫也是。」

◆ 愛密莉迪肯森(Emily Dickinson)生前近乎籍籍無名。而現在她與惠特曼(Walt Whitman)被公認為是十九世紀美國最有影響力的詩人。她生前寫了一千多首詩,只出版了十首。當年多數評論者看她的詩破格出律又不押韻,認為這表示她縱有才能也顯然力有不逮。她死後將近五十年,詩人、小說作者兼編輯的托瑪斯奧綴區(Thomas Aldrich)還有這樣的評論:「不連貫與缺乏格式是她的致命傷……(她那)發自新英格蘭區小村莊不合傳統的、夢幻的、教育不足的詩不能只因她對有標的及遵守文法的書寫鐵則反動便不予嚴厲批判。」


看到這裡,您大概要問﹕「咦?怎麼都沒有華人的例子呢?」哎呀。您愛說笑了。華人專家與伯樂俯拾即是,從古到今都不缺乏,哪需要小的我來多嘴呢。

 


2007-09-26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2009-12-10 發佈於鳳凰網
short link: http://wp.me/poQmf-4y
 
 
 

, , ,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