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返台日記

2010/05/11

札記

2007-09-09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short link: http://wp.me/poQmf-4v


09∕05∕2007

一、智慧惱人

從左舷窗口看見龜山島沒多久,左頰牙根處猛地一痛。心裡正覺得奇怪,疼痛突然撲天蓋地而來。像是有人拿了把 Basic Instinct 中 Sharon Stone 用來殺人的冰鑽在臉頰上猛鑽,透了皮肉還要入骨侵髓。沒兩秒鐘,馬上痛得我直冒冷汗。我向來很能忍痛,這時卻也只能閉著眼從牙縫裡嘶嘶吸氣,根本沒有辦法觀賞機窗外的台灣西北角海岸風景。

好不容易熬到飛機著陸,疼痛卻也漸漸減低,可以忍得住,可以裝成沒事人的樣子。出移民關,領行李,出海關,上了妹夫的車還拿這事當笑話說。

車過林口台地,轟地揪心又是一椎。這下比機上那下更疼。一時連話都說不出來。從看到圓山飯店起﹐一路就只能緊閉著眼忍痛。妹夫連行李都不卸﹐直接把我載到妹妹家附近的牙醫診所。

在診所候診的半個鐘頭感覺天長地久。左臉不但上下牙根和鼻竇處劇痛﹐眼睛也感覺脹到要爆出框來。好不容易輪到我﹐疼痛卻又逐漸消退。牙醫說﹕「你這是本來智齒和附近的牙就有毛病﹐加上旅行疲勞﹐火氣上昇﹐牙齦充血壓迫神經牽連到三叉神經的結果。」

我問這要怎麼對付?他說治本當然是拔掉。不過他不確定是智齒還是它鄰居那顆,建議先清理後上消炎藥﹐回家多休息,吃點清涼降火的東西。我因為接下來幾天立即有重要事情待辦。拔了牙不知道影響如何﹐也覺得這樣做比較合適﹐就同意了。

已有相當年紀的牙醫師身上的白袍子不怎麼乾淨,診所也看著老舊。不過據媽媽和妹妹說,這老牙醫的功夫相當好。果然﹐沒兩下子就清理塞藥完畢。回家喝了妹妹現做的綠豆水﹐睡了一下午。牙也就不疼了。第二天,回診所請牙醫把藥綿拿出來,再點上消炎藥。開始了回台的日子。

這幾天公私事忙下來﹐左側牙齒仍然感覺不對勁。看來離台前勢必要去拔了智齒﹐做個不智無齒之人了。


二﹑逛街

◆ 到一零一誠品逛了一下。書店的規模、陳設都很不錯,如果沒有那些商店、咖啡店的話﹐不知道單賣書夠不夠成本。

◆ 誠品男廁所竟然有對外開放的落地窗。也許以後會有通體透明的魚缸式廁所。可以完全杜絕偷拍者的興趣與商機。

◆ 買了本陳黎的情趣散文集。打算帶回去慢慢讀。要用腦用心看的書﹐我通常避看當紅名書。漫畫就得反其道而行。

◆ 新光華商場保持了以前的窄小封閉氣氛。各店家招呼來往客人似乎比以前熱絡。是不是生意比較難做?有些招呼客人的年輕人神色透著邪氣,不知道是不是賣死神筆記。警察如果肯盤問一下﹐應該有點收穫吧。

◆ 松江路旁一些巷子也開滿了光華商場形態的商店。雨天人少。撐著傘在小巷裡瀏覽有種清冷的情趣。

◆ 買了兩三袋漫畫書、DVD。拎了在街口等紅綠燈。旁邊的年輕人在半透明的袋子和我的臉上來回打量﹐似乎很羨慕。不過﹐更可能是在好奇買了這麼多小孩玩意兒的老傢伙是什麼來路。我對他笑笑﹐他有點尷尬﹐避開我的眼光。

◆ 台北熱死人啦。一年份的汗﹐出門沒幾個小時就淌盡了。熱還好。黏黏膩膩的感覺,真不舒服。誰呀,能不能發明隨身攜帶式的冷氣機呀?


09∕06∕2007

◆ 當我的意見得到多數人認同,就是封筆的時候了。

◆ 把智齒拔了。這下又無齒了一分。多拔幾顆或許可以名利雙收。

◆ 牙醫交代,齒洞淌血要吞不要吐。遵命乖乖飲自家鮮血將近一天,不知算不算吃葷?血液入胃,消化系統六親不認,照樣分解吸納。大概不可能百分之百回收。如果推測屬實,人體不是很有效率哩。

◆ 捷運還是很乾淨,也準時,這點比紐約好得多。有公車司機乘客上一半就開車。車子等紅綠燈時打開車門和其他公車司機聊天。行車突發突停。文明程度似乎不是招考及評鑑公車司機的項目之一。媒體民代官員大概也沒太大興趣理睬只有小人物搭乘的交通工具。

◆ 說謝謝得到的答覆多是<不會>,而不是<不客氣>。前幾年就注意到這種改變。不會什麼呢?如果我說麻煩你了,回答不會好像還合理。謝謝,不會?就算台語,人家說謝謝,也有免客氣,免厚禮這樣的回答呀。管他的,不會就不會吧。反正不會的東西已經夠多,加它一個也不礙事。

◆ 除了公車,服務業最前線的從業員態度大多有進步,競爭與就業壓力應該是主要原因。服務業主就不予置評了。

◆ 現在的小孩越來越高大。在路上看到兩個穿運動服,上面有某高中字樣的女學生。兩人手長腳長並肩行走,看起來約莫有一百八十公分高。是籃球員吧?這種年紀有這種身高,在歐美也算罕見。營養好,不但個頭竄高,人也長漂亮了。看歷史文獻裡的照片,高加索人種早期也沒有今天好看。衣食足後就該長文化知榮辱。不過,人多粥少時,爭搶資源是必然的結果(參考這篇)。暸解人性的話,實在樂觀不起來。

◆ 自助冰實在是好東西。買他一大盒雜了紅豆、綠豆、芋圓、粉圓、麥角、湯圓、紅糖糕、仙草、愛玉、粉條、軟花生的料。回家淋在刨冰上,澆點紅糖漿,開了冷氣慢慢享用單純彈牙的清涼甜蜜滋味,學生年代好像就在昨天伸手可及的地方。南面王不易也。

◆ 臥室外雨水打著陽台的膠棚,滴滴搭搭的聲響在巷子裡聽起來特別清晰。半醒半睡間迷糊覺得是在山間聽芭蕉承落,又像是小時颱風,聽一夜雨水滴在廳房裡接漏的臉盆中。


09∕07∕2007

◆ 上次回來和兒子女兒到台大校園騎腳踏車。騎過一陣,我讓兒子載了他妹妹四下遊蕩﹐自己停在路邊休息乘涼。有女學生攀立在男學生腳踏車後嘻嘻哈哈地在椰林道上悠悠駛過。我看著﹐發了一會兒呆。眼前流過的,是人生哩。這次﹐還要去騎車。

◆ 台北的樹哪裡去了?每次回來﹐ 總發現樹越來越少。就算有樹的路上﹐也是隔著老遠稀稀落落瘦瘦小小的一棵。樹越來越少,台北這個城市和他的居民就越來越熱﹐越來越人工﹐越來越燥鬱。有人計算過台北的PCGA嗎?PCGA是Per Capita Green Acreage每人平均綠地的縮寫(用英文縮寫可以顯示我比較有學問唷。呵呵呵﹐雪廣綾香式的笑聲)台北的綠地總數和其他國際大都市比較如何?一些已經讓建築物滿據的光禿禿街道,大概沒法再綠起來了吧?除了仁愛、敦南和其他少數還有相當路樹的街道上﹐我在未完的小行板裡寫的陽光與樹影在行人身上跳佛拉明哥舞的景致終究只是異國風情吧。

◆ 小時家附近的路上有一排木棉。忘記是爸爸還是媽媽﹐一天早上說﹕「不知道是誰搗蛋﹐把皺紋紙丟在樹上。」我推窗一看。哪是皺紋紙。一路的木棉綻開了一樹樹橘紅色的花。遠遠望去﹐是有點像一簇一簇小孩勞作、裝飾用的橘色皺紋紙。大家都笑了。現在那些木棉都不在囉。

◆ 街上的垃圾桶好像也隨著樹消失了。垃圾要丟哪裡呢?原來都丟到停在路邊的機車、腳踏車的載物籃裡了。

◆ 去銀行辦事。銀行中年的駐衛警笑容滿面﹐很幫忙也滿客氣。分行經理則斜斜躺在椅子裡﹐腿翹到桌子上。我看了他一眼,他看見了,似乎不以為意﹐照舊腿翹得老高。到我辦完事離開,他都保持著那姿勢。也許那是銀行裡放置的彫像。要是這樣,這銀行還真有幽默感。

◆ 雨勢稍歇時穿過七號公園﹐發現靠信義路旁的草地變成泥沙沼澤。是牆外捷運工地的傑作吧。能在草地上堆積這麼多的沙塵﹐附近的居民﹐路過的人車應該也吸收了不少。雨後公園的空氣還算清新。雨才停﹐公園裡已經有家長帶著孩子盪鞦韆。我正想著小孩坐的地方是不是擦乾了﹐同行的小姨子和小舅子卻問我要不要去盪。看來今天他們比我有情趣。


09∕09∕2007

卜向化電視台記者林智民快報

◆ 李安的色戒做出得到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動作。本台記者SNG連線速度早於各大媒體,雙喜臨門哦。可喜可賀哦。現在把鏡頭交還給棚內主啵。

◆ 據卜向化大學社會學專家大呆無證據研究論文指出:「能讓人上當的騙子必須長得讓人看來順眼,並且要能說一口甜言蜜語。人們不會被表情冷漠,說話不中聽的人騙。厲害的騙子可以偽裝他們的表情動作言語文字。不然一般人不可能輕易受騙。不從一個人的行為,而從表情動作言語文字這些表相來判斷一個人的本性,受騙只是遲早的事。不過很多人喜歡被騙勝過吃苦藥,所以騙子才會代代繁衍枝繁葉茂。」大呆教授不但長得很抱歉,訪問期間又全程擺著臭臉。本台記者完全不能同意大呆教授的說法。現在把鏡頭交還給棚內主啵。

----媒體時間完畢----

◆ 我喜歡的女演員 Cate Blanchett 要演民歌手 Bob Dylan 。這應該會很有趣。她在 2000 年的電影 The Gift 裡的演出,可以經典稱之。

◆ 淡水去三芝路上有賣草仔糕的。揉進了艾草葉的糯米包了菜卜、酸菜竹筍、花生、綠豆各種不同餡料,很鄉土,很幼年的滋味。攤子旁用白色塑膠缸接著山泉水,有人用車載了十幾個空桶在路邊乘裝,掬了把來洗手很是清涼。

◆ 喜歡穿著超casual去購物辦事,看「坐,請坐,請上坐。茶,泡茶,泡好茶。」的老戲碼一演再演。演員多半以所謂社會中上階層擔綱,所謂中下階層反而比較少參與演出。這,李耳早就說過了。


---------------------
回應﹕  2007-09-09 09:34 | skyland
李安又得獎啦,好高興,恭喜李安。
張愛玲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

看到第一句:「…做出得到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動作。」大笑不止,肚子都笑痛了。

發明這句「做出…的動作」話的人該槍斃😛 ,不過他也帶來意外的笑果,至少讓我開心了好久 :))

好一個 beautiful sunday 。

---------------------
回應:  2007-09-11 07:06 | CDL卜向化
skyland,
你似乎是個很開心的人。不錯,不錯。

---------------------
回應:  2007-09-11 11:08 | skyland
基本上我是悲觀的,我深信人生多煩憂
人的生命有限,「其中所矜誇的,無非勞苦愁煩,
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

但是我不喜歡把自己的憂愁帶到部落格來
你看我好像很開心,我想這樣才能保持一種平衡
不致讓自己悲傷至死,但我也不是一味的天真

我想你明白吧。我今天好像說太多了。

---------------------
回應:  2007-09-11 16:16 | CDL卜向化
skyland,
不多,不多。能說說真心話是很舒服的事,不是嗎?
我也是煩惱很多的人,想必你也感覺這種相似的氣味,所以才在這裡說話。
至於天真,並沒什麼不好。我還希望自己能一味天真呢。要說我有什麼還可以提的優點,應該是在看過了很多人性的醜惡面後還能保持一點童心。如果還沒看出來,你會慢慢察覺的。
多謝你常來說話。


09∕11∕2007

◆ 一篇文字﹐三五年後、十幾二十年後、甚至更久以後拿出來再讀還不過時﹐還有韻味﹐就有點意思了。我寫東西的目標如此。

◆ 假日裡﹐台北有綠地的地方雖然不至於摩肩接踵﹐也總是聲息雜沓﹐私言密語近可互聞﹐要靜靜地呼吸新鮮空氣還真有點困難。小時候有段時間﹐在陽明山管理局做事的父執輩﹐到了假日就帶我上山。一片竹林子裡﹐石桌上﹐攤開紙﹐磨了墨﹐深呼吸﹐慢慢和早晨山裡的氣息融合﹐一筆一筆地專心寫字。風吹過﹐竹葉颯颯作響。這裡那裡,不知名的鳥兒們偶爾婉轉啼個兩三聲﹐此起彼落﹐不急不驚﹐清越悠長。寫完字﹐伯父指點過﹐便帶了去公共浴池泡溫泉。男人們在硫黃氣味中﹐赤條條來去﹐現在想起﹐似乎要引出某種古樸的記憶。洗完澡,拎著衣物浴具走路回伯父辦公室,山風拂來時﹐通體說不出的暢快舒爽﹐連心也清明起來。這樣的情致﹐如今難得了。

◆ 幾天下來﹐給人問了幾次路。本來以為自己一副街友打扮﹐加上一臉不愛理睬人的鳥樣﹐善良百姓應該見了就懼慄走避。由男男女女這麼多問路人看來﹐我的賣相大概還算和藹可親。不過﹐因為總在觀察眾生相﹐大概有點怪叔叔模樣﹐一些對自己容貌頗有自覺的艷麗女子﹐只要眼神一交錯,便要露出無聲冷哼的臉色偏了頭去。有時想想,既然人生本是一齣荒謬劇﹐只要不被捉將官裡去﹐或許我該盡職地配合演出﹐擺它個兩眼發直、口微張、涎自淌的最佳男配角或最佳活道具表情。(代老婆大人註﹕你本來就長得這樣﹐ 不用表演啦。)

◆ 搭了好幾次女性駕駛開的計程車。跟其中一位聊了一下。答案果然是預期的﹕「現在經濟不好﹐物價又上漲﹐錢不夠用﹐必須夫妻兩個都做事。」又說﹕「以前早上八點開到晚上八點﹐小孩子要託阿嬤照顧。現在晚上七點出來開,開到兩三點。賺少一點,也比較不安全﹐不過有時間照顧小孩。」我看到她後腦上有不屬她年紀的白髮。後照鏡裡她瞟我一眼﹐ 眼神相當無奈。另一位男司機說﹕「蓋了那麼多房子﹐很多空著。有錢人買了又不住﹐我們做一輩子也買不起。路上交通這麼亂﹐開一天車下來很累。」我從後照鏡裡又看到類似的眼神。下車時跟他們說﹕「祝你們今天生意好﹐開車都平安。」兩位司機都笑得很真心。

◆ 公園裡總有幾個坐在輪椅裡不能行走的老人家。旁邊的外籍看護們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地用本國語言聊天。老人們表情木然中還帶著點悲苦。妹妹說﹕「有老人哭著說肚子餓﹐要回家。看護都只顧聊天﹐不理睬。我有一次罵過她們。她們也沒理我。」老人與看護們﹐都是業吧。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