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之舞】和兩個應節的故事

2007-08-12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1998初稿


【死之舞】

日落的山後
有光流動
燒灼如血

迎接她宿命的到來
我換上了
夜的翅膀
裸著身子
緩緩騰空

猛然張翅
遮掩整個天空
輕聲嗚嗚呼喚
召來了
洶湧翻滾如山如陵的暗雲
召來了
裂膚凝心窒聲斷息的罡風

輪轉身體
極慢
極緩
籠在幻異閃爍鮮明幽暗的紅光裡
我張望
視野之內
思維之外
安魂曲裡
溫熱的淚 飛灑
戰場上
病床邊
荒山中
斗室內
溪中的落花
夜空的殞星
山伯英台的墳
霸王虞姬的劍

是誰﹖
輕輕嘆息

灰白的女妖
一個
兩個
成千上萬個
浮出玄色如墨的苦海
莊嚴媚惑 蠕動起舞
一個
兩個
成千上萬個
輕吟著
甜蜜而憂傷的無言歌

咬破舌尖
我滴血如珠
入此深邃足以吞噬群星眾神的生死海
燃起永劫的烈燄
於是
亭亭浮現了
瑩白如玉的命運之蓮

膜拜至終的寂滅
我挾末日的風雨雷電
不休
飛旋
狂舞
於是燃燒頹倒
化成她
頰邊的一抹
血色淚痕

 
 


這是1998年剛開始練習寫東西時的作品。現在看起來當然不夠結實。不過自己覺得那時有種從內裡膨脹出來快爆發一樣的氣勢,也算值得紀念的過往歲月,就一直沒有修改的念頭。

生病是最接近死亡的時候。檢視自己寫的東西,很多提到死亡,或許跟身體多病有關吧。

 


講兩個鬼節應節應景的故事。

一、

他買了一棟新蓋大樓裡十樓的一戶公寓。並不知道這大樓原址是個起火燒燬的戲院。一場火燒去幾十條人命,是當年的重大悲慘新聞。

一天早上,讓鬧鐘吵醒。眼睛還沾著眼屎﹐穿著白內衣內褲的他跌跌撞撞地摸進浴室。抓起牙刷,對鏡迷迷糊糊地刷牙。一陣冷風吹得他打了個哆嗦。睜開眼,他發覺自己面對著的是浴室裡洞開的一扇窗戶。他的公寓是邊間。窗外地通著天﹐沒有陽臺,沒有人家。可是他剛剛迷迷糊糊地明明看見誤以為是鏡子的窗戶裡有白色的人影也在刷牙。

 
 
二、

她今天在辦公室加夜班。事情辦完已經十一點多。她覺得肚子不舒服。推門走進廁所。老舊的廁所大門吱嘎一聲大力抱怨後,砰地關上。一間一間的廁間都空著。她習慣性地選擇了最裡面的一間。在馬桶上排解了一半肚內的穢物時。她聽見聲音。很緩慢的,咄、咄、咄的拖著腿走路的那種腳步。她從廁門下方看見一雙穿著黑色老式阿婆鞋的腳。咄、咄。敲了兩下門。她小聲地說﹕「有人。」咄、咄。又敲了兩下門。她有點惱怒了。旁邊的廁間明明空的嘛。幹嘛非要來敲我的門。她大聲說﹕「有人啦!」那雙腳慢慢轉向左邊﹐慢慢地咄、咄、咄幾聲以後不響了。

她突然想到,腳步聲響起來的時候,並沒有聽到大門發出聲響。她開始捂著嘴劇烈發起抖來。正在擦拭的手,抖到幾乎拿不住衛生紙。這時,她聽到背後馬桶上方的紙坐墊容器發出悉悉嗦嗦像是有人在拉扯紙坐墊的聲音。她慘叫著拉起裙子衝出廁間。衝出大門前,她清楚看見,每一個廁間都是空的。

 
 


shortlink: http://wp.me/poQmf-40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