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烏鴉】

2007-07-24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之前刊載於世界日報


【大烏鴉】

烏鴉(Crow)好像在東西方都不是討喜的鳥兒。顏色黑得能淌出墨來也就罷了,聲音又聒噪得賽過扯直嗓子相罵的拉丁人。大烏鴉(Raven)這傢伙更別提,還是個吃死物腐肉的。我本來對這鳥存著這樣先入為主的觀念,直到在電視上看了介紹大烏鴉的節目,才對牠有了全新的瞭解。

大烏鴉這種飛禽,自古給人當做厄運象徵。牠在北半球分佈得很廣,從高山到沙漠,從熱帶到寒帶,都有蹤跡。光憑牠這種能在各種不同環境裡生存繁衍的能力,加上在動物界裡不算短的四十年天壽,就知道大烏鴉不是泛泛之輩。

據動物學家研究,大烏鴉可說是鳥類裡的天才。牠的智力,可能高過善學人語的鸚鵡,大概與犬類相當。影片中一個英國女人在大鐵絲籠裡養了一隻這種鳥。牠還真聰明,能隔著鐵絲網眼把主人鬆鬆吊在門環上沒扣死的金屬鎖用嘴叼下來,自己開了門一蹦一跳走出籠子玩耍。主人開車出門兜風,牠牢牢企在前座椅背上跟著。車駛到大院門口,主人下來開門,大烏鴉還曉得從椅背上跳下來,用嘴擰轉車鑰熄火。車子在鄉間道路上疾馳的時候,牠展起翅隨車滑翔,既不亂飛,也不迷路。車停後,噗喇喇斂翼停在主人臂上時,一對大眼左右顧盼,還真有點洋洋自得的意思。

大烏鴉既是擇腐肉而食,自然要和地面上的獵食與掠食者競爭。其生存之道,是偷枴搶騙無所不用。更厲害的,還會引兇犯罪然後坐收其利。研究者發現,有些大烏鴉會做空中斥堠引著狼群追蹤獵物。等群獸撲殺了犧牲者,狼吞之際,牠們從旁邊偷食殘餘果腹。電視節目中,某公園管理員餵野豬群吃東西,一群大烏鴉也不請自來。豬吃東西的習慣嘛,曹雪芹在紅樓夢裡借著劉姥姥的口是形容過的,就是杵在那裡悶頭猛吃,咕嚕作聲不在話下。大烏鴉要怎麼從佔著位子不走的豬嘴下搶食呢?干擾戰術是也。一隻大烏鴉跳上埋頭大嚼的豬背上,半輕不重地啄豬的尊臀。豬嘛,吃得正來勁兒,天大的事也顧不得,沒功夫去「養胃必先安臀」,邊吃邊護疼走開。其他的黑鳥們,趁豬不注意,一鬨而上,奪了剩在原地的食物各自跳開分贓。這聲東擊西的煙幕干擾戰,在人間社會各種各樣為權鬥,為錢鬥的把戲裡,絕不少見。好玩的是,有時這些大烏鴉似乎對騎豬這遊戲的興趣還大過掠食。影片裡,幾隻大烏鴉輪番出鳥,一隻上去騎著啄幾下,又換另一隻。弄得那豬一飯三吐哺,食不暇飽地到處走避。我看了不由大笑。多少人,不也是為了那一口飯,讓幾個賊子支使得到處奔波嗎?辛苦了半天,原來我不過也是豬仔之流。人說,「賊公計,狀元才」,用在大烏鴉身上,真正當之無愧。

這黑不溜揪的鳥兒,還常在人類聚居的地方出沒,為得是翻撿垃圾,從裡面回收資源利用。影片裡出現的一隻大烏鴉,還彷彿懂得算術。牠啄破了超級市場後大垃圾筒裡的垃圾袋,從裡頭拖出不少熱狗。歪著腦袋琢磨了半天,似乎明白一口最多啣他四條熱狗。於是照數叼了飛走,大概是運回巢裡去。一會兒又飛回來,並不貪心逗留,照樣迅速弄了四條熱狗就走。若真是會算數,知道貪多搬不動,那可比一些人間笨賊高明。新聞裡就見過賊人闖了空門,東西到手不走,還在苦主家裡開冰箱,翻酒櫃,喝了個爛醉以後當場呼呼大睡,等人家召了警察搖醒,從醉鄉直入牢房。這些傢伙,比那大烏鴉的腦筋還不如,坐牢時得叫他們好好看看這段影片學習學習。

影片裡也提到一樁趣事。一隻年輕的大烏鴉,在某處發現吃食。牠可怪了,並不安安靜靜藏之於私,自個兒慢慢享用,偏偏要大聲聒噪,呼叫同志們來一起分食。這可是要讓達爾文學派那些習於動物競爭求生存學說的蛋頭學者們搔破頭殼的怪現象。難道,大烏鴉竟然是不自私的動物?牠們真的有天生利他的神性?真叫人看了慚愧,好想去信他個什麼宗教來懺悔一番。不過,沒兩秒鐘,大烏鴉就露底啦。原來,頭一隻鳥大聲喧譁招來同志,是不得已的。發現吃食的地方,是一對成年大烏鴉的地盤。年輕的侵入者發現單口難敵雙嘴,所以大聲嚷嚷,意思是說這裡有這麼好的東西,卻讓少數渾鳥獨佔了,非常的不合公平正義的原則,同志們還不一起來行天理,明正道嗎?如此這般糾眾而上,地頭鳥的一對夫妻也只有在旁邊乾瞪眼的份啦。

這賊公似乎也懂儲蓄,東西吃不完,牠能叼了去藏起來,藏的時候還曉得用草葉掩蓋。不過儲藏的地方要小心尋找,免得讓其他大烏鴉瞧見,落了個你藏我撿,黑吃黑的下場。高爾夫球場附近如果有這鳥的蹤跡,長桿出擊後的球員常常在走到球落地的地方找不到球,原來是讓牠當其他鳥的蛋給啣走儲蓄起來啦。其實,以大烏鴉的智慧,應該早發現球不如蛋好吃。我看,多半是覺得打高爾夫的人類穿的褲子古怪好笑,應該是經得起玩笑的幽默之輩,所以逗弄人玩吧。

大烏鴉還有個習性似乎是在鳥類裡也不多見的。求偶季節到的時候,很多動物雌雄間會彼此以類似舞蹈的動作吸引,鳥類也有互相展示羽毛的行為。大烏鴉的求偶儀式,我們不妨就隨流行稱為空中的輕舞飛揚。影片裡可以看到大烏鴉在天空成對飛行,或是悠然隨風滑翔,或是相互嘻鬧追逐,更常常突然雙雙斂翼直墜,直到快到地面才倏然展翅一起掠地而出,繼續牠們動人心弦的空中之舞。如果牠們是兩個能飛的小孩兒,我相信絕對可以聽到牠們一邊飛行一邊發出的清亮笑聲。大烏鴉,據說是少數真能享受隨意變換飛行樂趣的鳥類。我要會飛,一定跟牠學習,飛得優雅不優雅在其次,飛得開心才對得起自己。

黑鴉鴉、聒噪、善於利用其他動物為牠獵殺犧牲,然後偷取死物腐肉而食、能適應各種環境生存、懂得以眾凌寡,大烏鴉,總讓我莫明其妙想起很多人。只不過,大烏鴉這些求生存的行為大概來自本能居多,不太是思慮之後的結果。我們似乎也不容易看到大烏鴉刻意犧牲同類來成就自己。牠的色黯聲粗更是天生如此,並不把自己以彩羽裝飾來掩人耳目,也不故做黃鶯之聲以討人歡心。從這些方面看起來,大烏鴉到底還是不如人類聰明。我們大可放心,不必與這扁毛傢伙吃味爭鋒。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