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不遠】

2007-07-02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我打開廚櫃的下層,取出胡桃木做的大碗放在料理檯上。因為常年使用,被各種食物的汁液及醬料浸潤,小炒鍋一樣大的木碗呈現光潔的烏棕色。

拉出抽屜,揀了同樣烏沉沉的一只大木匙與一只尺寸相當而邊緣有齒的圓頭木叉,順手把這兩件傢伙置在硬木砧板的旁邊。六、七公分厚的砧板結結實實地踞著檯面,上面佈滿淺淺的刀痕。

冰箱的保鮮櫃裡,我選了幾種蔬果,放在洗籃裡在水龍頭下沖洗乾淨。把籃子用雙手捧著上下抖了抖,甩掉菜葉上的水。洗槽前方藍色的小窗臺上立著一瓶野菊花。一些水珠濺到花上,隨著花瓣輕輕顫動。陽光穿透玻璃,把這些水珠亮成一顆顆軟軟的小水晶球。我把洗菜籃架在晾乾槽裡,聽見水滴從籃孔裡敲打不銹鋼的槽面,叮叮咚咚地,由急轉慢。

吹著口哨,從廚櫃裡抓出一個透明的康寧小玻璃鍋。注了半鍋水,扭開瓦斯爐,火苗轟地一下子冒出來,快樂地嘶嘶舞動。我把玻璃鍋穩穩放在爐頭上,蓋上鍋蓋。轉身打開冰箱,摸出兩個雞蛋,在水龍頭下略洗了洗,把蛋殼洗得骨磁樣的白潔。從碗架裡拿了個小碗放在爐邊,把蛋擱在裡面備用。

走回晾槽,我從菜籃裡拿起棵葉子深綠,梗子略淺,飽滿爽脆的萵苣。在砧板上刷刷刷切成寸多長後,捧進大木碗裡。

接著中選的是一顆紅得油亮的大番茄。執起水果刀,做個咬牙切齒的鬼臉,剁剁剁剁,切成方糖大小的果丁。西洋芹菜,掐去葉子,只取淺綠近白的肥梗長莖,同樣切成小塊。端起砧板,把番茄丁、芹菜丁連同砧板上淋漓的果菜汁一起倒進大碗。

看看菜籃,我挑起一條湛黃的意大利絲瓜,順著瓜長剖成兩半,然後喀嚓喀嚓地切成半圓薄片。一條兩指粗細的紅蘿蔔,用削皮刀清去外皮,快刀切了片。順手捻起一塊咀嚼,嗯,既脆又甜,難怪兔子喜歡吃。籃裡還有一顆紫色包心菜,縱橫兩刀以後,把四分之一顆切成先前萵苣樣的寸許長寬。

玻璃鍋裡的水開始噗突噗突地冒泡。把鍋蓋揭了,氤氳的蒸汽還真有點燙手。趕緊小心地把兩個雞蛋沿著鍋邊溜進去白煮。

櫥子裡摸出一瓶酸酸鹹鹹的醃漬黑橄欖,倒了一把在木碗裡。洗籃中,取出幾莖香味濃郁的九層塔葉跟俗稱西洋香菜的荷蘭芹,刀落如飛還使了個花式,全切成細末。哼著曲子,連著一撮白芝麻,通通入碗待命。

打開佐料櫃,尋出瓶新鮮的蘋果醋,旋開瓶蓋,醋香立刻飄了滿室。深深吸了口氣,把瓶蓋再蓋上,又取了瓶南意大利進口的橄欖油,一起放在碗旁。

捫著下巴打量眼前,唔,琳琅滿目,蔬菜算是都準備妥當了。時間正好,伸手把沸騰得要滿出來的煮蛋鍋擰熄。

打開烤箱的門,烤盤裡放著烤好不久的麵包塊。抹了蒜泥和奶油炸得棕黃香脆,再經過數百度高溫的烘烤,不但蒜香四溢,而且脆得像餅乾。一口咬下去,又鬆又酥,可全沒有餅乾的堅硬感。我咂咂唇,把麵包切成半吋見方的小塊,掃進大碗。給自己倒了點白葡萄酒,舉杯向窗口的陽光致意,小啜一口,滿意地點點頭。

拿根湯匙把熱騰騰的雞蛋舀入小碗裡,拿到水龍頭下沖涼。用湯匙在殼上敲出裂縫,把兩個蛋剝了個赤條精光滑不留手。幾刀把蛋變作了蛋丁,可就不會寫神曲,只能進木碗去讀菜根譚。

把琥珀色的橄欖油和淡金色的蘋果醋灑進木碗裡,一手執叉,一手執匙,哼著意大利小調在碗裡攪拌。陽光照在碗裡,紅的鮮紅,綠的翠綠,黃的澄黃,白的雪白,紫的豔紫,黑的,唔,烏亮。

啊﹗Voila﹗好了﹗我低頭聞聞,香酸鮮美,肚子不禁咕嚕咕嚕地叫起饞來。伸手捏起一片黃絲瓜。。。

「阿然﹗人家肚子餓了,幫我煮個泡麵好不好?」妻病偃偃的聲音從臥室傳來。

「麵?放在哪裡?要用什麼煮啊?用開水泡好不好?妳的感冒什麼時候好啊?」我搔搔頭大聲回答,一邊在嘴裡嘟嘟囔囔地小聲抱怨,不敢給妻聽見,把正寫得開心的文章存了檔,關上電腦,走出書房。
 
 
 

, ,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