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科技、政治、與小說﹔讀天強計劃】

2010/05/01

論述 (Essays)

2007-06-22 發佈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2002年成稿
http://wp.me/poQmf-2n


 
零、
 
天強計劃,是一個講科技與政治交互作用從而影響那些主動與被動參與其中的人們的故事。故事裡的每一個人,不論意圖為何,不論知或不知,都受這兩大力 量的操弄。人,是科技與政治的主宰,卻也同樣是科技與政治的玩具。

在介紹天強計劃的故事與裡面牽涉到的人性、科技、政治之前,我們先來探探人與科技及政治間關係的根源吧。
 


一、
 
求生存,大概是所有生物的第一本能。人類身為生物家族一份子,其行為便不得不受這最低標準的本能制約。「如何活下去」這件事,決定了絕大多數人類理 性與非理性行為的起因與結果。
 
當然,的確有些人會為了某些原因放棄生存,主動求死。但是,那是後天的,是利害權衡、情緒激盪後的結果,不是本能。譬如,我早上起床想到要上班,想 到要見到老闆的嘴臉,就會產生強烈的死了算了的激動情緒,這是來自後天經驗的思慮感知﹔如果這時適巧發生地震,我想都不用想,第一微秒的反應必定是裸奔出 室求生,這就是本能。
 
求生存的本能,讓所有生物都至少有兩件基本需求。一是攝食來補充生存必需消耗的能量,簡稱﹕吃飯。二是傳種以延續個體有限的生命,簡稱﹕做愛做的 事。也就是孔仲尼老早說過的﹕食色性也。人類絕大部份的行為,其實都圍繞著這兩大基本需求打轉。而吃飯的需要,更遠超過做愛做的事的需要。不攝食是很快就 要命的事,不傳種倒還不會立即伸腿瞪眼。因此,讓我們來看看攝食這個最基本的生存需求與人類行為的關係。

攝食,擴而大之,可以解釋成取得生存所必需的資源,包括可以吃的動物、植物、水源、生產食物的土地等等。不同的生物也許需要不同的資源,但是,這些 資源大概都得從外在環境中取得。

人類從外在環境攝食的經驗中,有意或無意地發明了工具、方法來幫助自己取得及利用資源。這些在發明當時屬於時代尖端的工具及方法,我們可以籠統以科 技稱之。所以,科技產生的原因與人類求生存是密不可分的。

環境的制約,譬如旱澇風火等等,影響資源的獲得,人類因此又發明更多的工具及方法來幫助自己,或遷移到資源比較豐富的地方,或改造現有環境。以是, 科技與外在環境的制約,便與人類求生的活動產生互為因果的影響。

人如果可以獨居,那麼求生存的問題分析起來就簡單得多。很不幸,絕大多數的人類因為傳種的需要及行為繁殖而造成群居。群居,當然也方便合作攝食。可 是群居以後,獲得的資源就必須分配,不然,一個人獨享,其他的餓死,就又恢復獨居了。分配,就要有規則來決定誰分多點,誰少點。分配規則裡,最早而且至今 仍然興盛不衰的應該是力量 (Power)決定論,誰身強力壯爪尖牙利,誰就分得多。後來,太跋扈的分配者,勢必引起公憤,遭受群毆這類的處置,從而慢慢演變出什麼首領制、族長制、 集體領導制這些規則。

分配到的資源,不能立即使用的除了儲存以外,也演化出物物交易,進而有公認媒介如金錢的發明。這些交易的媒介,因為直接與吃飯(當然也包括傳種)的 最終目的發生關係,本身也變成求生存必需獲得的資源。

人類群居的規模越來越大,這些因為吃飯這個基本需求衍生出來的制度工具越來越複雜。在這複雜的制度裡爭取資源與資源分配權(包括界定從屬關係、與同 類折衝等),人類逐漸發展出各種合縱連橫、把血肉相拼轉化成比較間接方式的技巧,也就是所謂搞政治。因此,政治,實在是由人類求生存爭資源的本能中為了適 應人工環境(制度)變化而衍生出來的行為。

制度與科技為人類生存發展而產生,卻同樣也影響人類的生存發展,例子多得不可勝數。原子能的和平用途與摧毀力就是明顯的例子。現代交通工具讓我們能 更快速的到達更多的地方,但是同樣消耗了大量能源也污染了環境又是一例。最近成為顯學的基因工程技術,包括基因治療、複製細胞等對人類本身可能造成的質變 影響更是無可估計。

我們現在就來看看天強計劃這小說裡,對人與政治科技間互動的描述,以及這種描述的現實性與可能性。
 


二、
 
天強計劃的故事發生在一個人類的殖民星球T7上。第九行政區科學家紀林與李云發展出基因工程技術來改變自己種族男性的體能。研究機構裡的一個研究員 為敵對國家做間諜,偷竊尚未完成的研究資料。九區政治強人衛民因為要與敵國爭先,受國族情感及個人政治目的驅使,把剛研究成功的基因改造技術在國內推出運 用。

施過天強術的男嬰果然在體格上顯著改進,人民信心因此建立,加上政府以賞罰並用的行政手段推展,基因改造術迅速普及。社會上遂存在兩種男性﹕受過天 強術的多數天強人,與自然生產的少數自然人。天強人因為身材、體能都比自然人優良,在就業求偶方面都享有優勢。基因歧視變成一種新的社會問題。一些不滿的 自然人組成激進組織要求分治,但因為人數少而失敗。

幾十年後,天強術的副作用出現。九區與宿仇一區適時發生戰爭,擔任軍政商工各界骨幹的青壯天強男子相繼暴斃。九區陷入恐慌,自暴自棄,百業停滯,缺 乏士氣的軍隊一敗塗地,九區因而滅亡。

天強計劃敘述的情況,有沒有可能發生?讓我們先來看一些已經發生在地球上的事情,並且做一些分析。
 


三、
 
英國路透社最近報導了全球第一個「受孕前基因診察術」 (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 嬰兒在美國芝加哥誕生的故事。

所謂「受孕前基因診察術」,簡單地說,就是在受孕前對胚胎進行檢驗,篩選掉「問題胚胎」(也就是含有證實會導致某些先天性疾病的缺陷基因的胚胎), 然後以人工受孕的方法培養出健康的胎兒。

在芝加哥出生的這個女嬰,現在已經超過一歲半。她母親一方的家族患有一種罕見的遺傳疾病叫做「早發性老年痴獃症」(Early Onset Alzheimer’s) 。這病會讓人在六十五歲之前便產生失智的症狀。這個女孩的母親家族更為不幸,他們的基因產生突變,有多人提前在不到四十歲便發作。女嬰的外祖父因為這病四 十二歲便去世,女嬰的舅舅於三十五歲開始出現失憶現象,女嬰的阿姨也在三十八歲的時候失智,必須由看護協助過活,無法養育她的兩個小孩。

經過篩選術生產的這個女嬰,體內沒有這種致病的基因,所以應該可以避免這種不幸的命運。但是,她的母親沒有這麼幸運。由她家族的病史來推測,現年三 十歲的女嬰母親很可能在十年內就無法負起母職,甚至無法辨識她的女兒。醫界因此開始質疑這項技術所可能引起的倫理問題。

這些質疑,雖然也言之成理,但是終究影響還小。只要女嬰的家庭願意承受結果,這到底是一家之事,對社會沒有太大的影響。而且,女嬰如果真不再遺傳這 樣的疾病,也可以視為家族的新生,未嘗不是合人心應人情。

值得思考的是,如果這樣的技術普及進步,未來可能會有越來越多這樣的嬰兒誕生。他們的身體比自然出生的嬰兒健康,少有,甚至沒有先天遺傳的疾病。基 因工程進步到某種程度,也許還可以改變身高、體力、智能、膚色。他們的壽命會比自然出生的嬰兒長,他們可能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更有耐力。他們也非常 可能更聰明。

這有什麼問題呢?我們不是希望我們的後代更好更棒嗎?

問題在於,首先,這樣的技術也許將耗費不貲。能夠負擔這些基因工程技術的富人,比較有可能「改造」他們的後代。社會上將產生至少兩種「基因階級」。 一種是智力、體力都比較「優秀」的「加工人」,一種則是自然生產,看天生機率決定腦袋身體的「自然人」。加工人,很可能仗著先天智力與體力的優勢在各個領 域裡變成領導階層。窮人將無法在這方面與富人競爭來「改進」後代。經濟上的差距將造成人種的差距,而這樣的人種差距很可能造成一種新統治階級。

社會上也可能對自然人產生相當的就業歧視。試想,一個企業組織如果可以僱用比較聰明、體力比較好、比較不容易生病的加工人,為什麼要僱用智力可能不 如、體力可能不夠、又容易生病的自然人呢?

這樣的演變淘汰,可能造成「新人類」的產生。純以物種進化的觀點來看,也許是好事,因為「新人類」將比舊人類更聰明、更強壯、更長壽。但是,如果你 是屬於即將被取代的舊人類,或是因為經濟的因素,你的後代沒有可能「進化」。你會坐視你的後代或者你自己成為「次人類」或是新人類奴隸的這樣結果嗎?新的 「基因階級」鬥爭恐怕是不能避免的。

再說,新科技本身是否真的有病治病,無病強身,沒有風險呢?

一項新科技可能在短期產生符合本來目的的效果,但是長期可能發生什麼異變,卻有待時間的考驗。譬如矽膠隆乳術,剛發明時似乎沒有任何壞處,可以幫助 那些嫌自己比上不足的女性抬頭挺胸。可是,相當時日後我們才驚見填充物對女性身體所造成的損害。現代廠商研發新產品有成本與獲利的壓力,不可能經過一代兩 代人的長期試用。科學家也許小心翼翼,但是,政治商業的干擾、一些科學家本身的名利心驅使,可能讓很多當時似乎是好主意的東西,日後成為禍害。科技於人類 的前途,顯然不能不視為兩面鋒銳的利刃而小心對待。
 


四、
 
科幻小說的本質,仍然是小說,也就是說故事,說科技、制度與人類生存發展互相影響的故事。科幻小說作者以創造性的想像力點出科技與制度可能的演變方 向,與可能發生的問題,不需要也不能提出問題解決的方法,那是自然與社會科學家的任務。科技與制度由人類求生存的需求衍生,也反過來影響人類的生存發展。 人性(尤其是那些不太可能因進化改變的部份,例如攫取資源以求生)對這些演變可能起的作用,小說作者便不能忽略。如果不把人性投入成為一個變數,而單純著 墨於科技的發展,就好像一個過度簡化的經濟計量模型,不但容易失真,也可能產生錯誤的推論。

天強計劃裡的每個人,不論是科學家、政客、或平凡人,都逃不開科技與政治的影響力。每個想要利用科技政治來達到自己目的的人,結果都以失敗告終。這 也許有點悲觀,但是其中自有弦高犒秦的意味。

科技發展如此快速,小說裡的技術已經在放眼可見的地平線上現身。我們當然希望天強計劃裡描述的情況是杞人憂天。只是,人類在打開科技與政治的潘朵拉 之盒後,何去何從,也許已經不是我們所能輕易改變的了。
 


Copyrighted by CDL 2002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