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樂記】

2007-06-20 發布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前此發表於世界日報副刊


他在舞台上站著,身軀比一般的男高音來得清瘦。黑色的燕尾服,雪白直領的襯衫,打著黑色的絲質領結。夜暗裡,背後的古堡讓柔和的黃色燈光軟化了歷史 的斑駁與滄桑。他就這樣站著,在樂團與合唱團前孤伶伶地站著。夜風輕輕揚起他的髮和下巴、鬢邊短短的鬍子。

音樂響起來,是拿坡里充滿陽光 的旋律。他張口,不是很厚實的聲音,卻有不同於成名多年男高音的一種純潔清亮。沒有讓人激動興奮的熱烈,卻有仲春微風拂過樹稍蘋果綠的輕暖。我的心沉靜下 來,像是隨意地躺在兩樹間的棉繩吊床上,在樹蔭、藍得發亮的天空、與乾爽暖柔的風中悠悠地搖擺。

掌聲中,他又讓人攙扶著出場了。湊上麥克 風,簡單地介紹了將和他合唱下一首歌曲的流行樂界紅歌手。戴著墨鏡,一臉大鬍子的中年男子在眾人歡呼聲中走到他身旁。兩人擁抱。面對著古堡廣場上滿滿的, 他看不見的聽眾,男高音咧嘴開心地笑。

弦樂部揚起幾個音符,聽眾大聲喝彩。清亮的聲線在轟然的采聲裡破空而出,一句高過一句,拔過古堡的 尖頂,拔過夜空的雲。有青春的明亮,有無畏的熱情。沉厚而略沙啞的男聲緩緩湧進,娓娓地,有歷盡人事的滄桑,有餘燄未熄的溫熱。聽不懂歌詞的意思,我讓精 神自由馳騁。聽著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奇妙地融合,像水彩畫家筆洗裡一溜金黃、一溜酒紅的顏料,先是各自在水中蜿延,慢慢擴散,彼此滲透,終於漫成一天晚 霞、一山秋色。

讓人心動的是兩個歌手臉上的表情。我仔細看著那種同樣無我的專注,漸漸覺得兩個人的臉上、身上都散發出光芒來。是把生命投 入燃燒產生的火光,是對美的忘我奉獻。我看著,聽著,隨著盲與不盲、青年與中年的兩個歌手,把自己融化在音樂裡。


聽了最近當紅話題人物﹕英國talent show winner Paul Potts的演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k08yxu57NA)。 幾點感想﹕

一、藝術動人要靠真心。藝術家要有一種奉獻般的純潔熱情。當藝術創作表演成了職業,日復一日的重複演出可以增進技巧,但是不一定能再現熱情。 Paul的演唱能打動人心不在他還待精練的技巧,而在他專注中展現出來的內斂熱力。很多成名搖滾歌手嗑藥多半來自這種需要再現熱情的壓力。很多所謂大師喪 失了感動人的力量也是由於這個因素。

二、人類趨美避醜的本性可以很殘酷。Paul Potts的才能之前遭受忽視,最大的因素就是他的賣相。他現在紅了,也簽下了一百萬英鎊的演唱合約。但是新鮮感過後,他能撐多久?我相當悲觀。我希望他 成功,但是人性如此。俊男美女名人明星,總是比較引人注意,也因此容易事半功倍。諷刺的是,這是建立在大多數不俊不美無名非星族的自卑上。人類,總是自己 挖洞往裡跳,然後抱怨地上有個洞。

三、由第二點延伸,真話總是不如馬屁好聽。人,大多數的人,不喜歡聽真話,喜歡聽好聽的話。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