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格的背影】

2007-06-12 發布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阿民從牆角窺視著男人。

(是他嗎?就是他嗎?)

中年男人戴著前緣壓得極低的鴨舌帽從茶室裡走出來。在門旁路燈的陰影裡略略停了會兒,彷彿在觀察四周。

(唔,沒看到我吧?)

阿民慌張地縮進黑暗的牆角。
 
(看他的年紀,那種穿著打扮。應該不會錯吧﹖)

阿民想起賭場裡的男人說的話。

「沒錯。幾年前他常去阿嬌茶室。喜歡戴鴨舌帽,穿黑色有白花的襯衫。自從跟了黑面陳,就很少去了。不過聽說最近黑面陳因為清仔的事在跑路,雄仔如果沒跟著跑,可能會再去那裡。」

冷颼颼的夜風,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把風衣領子豎起來擋風。

在這附近等了兩個多禮拜,阿民今天總算看到和賭場男人描述相符的對象出現。四處問了不知多少人,總算沒白費。

阿民的心情激動起來。

(這樣媽媽會高興吧?)媽媽灰暗枯槁的臉自然地浮出眼前。

雖然從小就捱了不少打罵,但是,從擺過地攤、跳過五子哭墓、魚市場批了魚回來在路邊賣,還有其他阿民可能從來不知道的謀生過程中,他可以體會媽媽一個人把自己從小撫養長大的艱辛。

當兵退伍的阿民,沒有一技之長,每天出門求職總是碰了一鼻子灰回來。煩悶的青年,沒有注意到媽媽的日漸衰弱消瘦。直到滿姨通知自己到醫院去,才知道媽媽已經肝癌末期卻一直瞞著自己。阿民想到這裡不禁怨恨起爸爸來。

(不﹗能叫他爸爸嗎?從小遺棄了我和媽媽的男人,值得叫爸爸嗎?)

阿民望向路燈下的人影。中年男人低著頭,把雙手插在外衣口袋裡開始向小鎮的市街走去。阿民等兩人相距二十多公尺以後也跟了上去,心裡忑忑不安。

(要怎麼開口叫他呢?黃一雄先生?阿爸?還是三歲多的時候那樣“阿巴巴”、“阿巴巴”的叫?好像只有這樣叫他的時候才能聽到他的笑聲。)

媽媽從來不肯說爸爸是幹什麼的。有幾次問急了,說是跑船的,在一次船難淹死了。可是阿民知道,媽媽沒有說真話。阿姨們也都封口不說。

這次在醫院裡,大阿姨流著淚把爸爸的事情告訴了他。一個酗酒,嗜賭,染了毒癮,三十歲在賭場殺人坐了長監,出獄以後就完全不再回家的男人。阿民望向媽媽的時候,被那雙衰弱的眼睛裡射出來的恨毒光芒驚得說不出話來。

(不管怎樣,給從小沒有爸爸的自己一個交代,去見他吧。也許知道自己的妻子就要死了,他會來看看吧?也許,他改變了,不再是這麼壞的一個人吧?也許經過了這麼多年,他也會想再認媽媽和我吧?)

阿民摸著自己的小平頭,亦步亦趨地跟著前面的男人在街頭行進。男人幾次停下腳步觀看商店的櫥窗,阿民則或是閃到柱子後,或是假裝挑選攤販的貨色掩蔽自己的形蹤。

走到一條暗巷子的時候,男人轉了進去。阿民快步跟上,驚慌地發現男人消失在黑暗裡。他奔進巷子裡,打算趕上。

黑暗中,猛然遭受了硬物的迎頭打擊倒在地上。阿民暈眩中勉強爬起來。一隻強壯的手,從後面捂住他的嘴。他掙扎,但是無法掙脫。接著感覺腰間一下尖銳的刺痛,又一下,又一下。腳下一軟,全身的力量迅速從痛處流失。耳裡聽見,陰森森的男人聲音﹕

「想動我?白癡腳色。跑到我雄仔兄弟的所在去探聽?幹!你自找死路,不用怪我,怪清仔派你這種角色出來堵我送死。」

男人說完了把阿民推倒在地上,拔腿就走。

阿民不知道為什麼這時自己腦裡會閃過小時候在魚市場裡跟媽媽一起蹲在角落裡分吃便當的景象,他沒空細想,只在神智還沒有渙散前,奮力嚥下湧出喉頭的甜腥血水叫了一聲﹕

「阿巴巴。。。」

看著中年男人突然停頓的背影,阿民心裡湧上一種快意,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By CDL,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 ,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