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電療疼 疼更疼】

2010/04/29

雜文

2007-06-13 發布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2004年8月成稿


 

這幾天肩頸出毛病。酸痛來勢洶洶,迅速開疆擴土佔領後腦與上背。昨天傍晚,決定去診所整骨(chiro)兼馬殺雞。

在治療房內脫衣著袍,等了五分鐘後。有人開門。是前來殺本雞的一匹後中年老馬。老馬掌力雖失,肘勁猶雄。頸背受她捶碾敲壓加贈數拐後,深有折磨終於結束的解放感。

正深呼吸感嘆活著真好,哪知此波方平,一波又興。
 
男治療師隨著進來,把電極貼在我背上,逐漸調高電量。剛經過蹂躪的背部,對麻麻的電流根本沒感覺。

治療師一再詢問﹕「好了嗎?好了嗎?」

我只如電影Little Shop of Horror裡有被虐待狂的牙科病人,頻呼﹕「再來!再來!」(Oh yeah! Oh yeah! More! More!)

還在意猶未盡之時,治療師用滿含敬意的聲音說﹕

「到頂了。這是本機最大輸出量。上次使用本機的先生,在百分之七十輸出時就已經招出犯下系列謀殺、講冷笑話、及公器私用等罪狀。您先生的背真真硬如龜殼,厚過城牆。」後面又說了一堆阿諛奉承的話。

我的頭埋在治療床頭的開口間,不方便嘉勉治療師。只以鼻音嗯嗯兩三聲回應。意思是﹕「奚。平身。有事上奏,無事退朝吧。」

閉著眼享受肌肉受電流刺激跳動的感覺沒多久,背上逐漸發燙起來。電極連接的地方開始產生刺痛感。

我咬牙,繼續享受。幾分鐘內臉上器官極速運動,做遍皺眉、蹙額、齜牙、吐舌、翻白眼、張鼻孔諸般表情,速度絕對快過川劇變臉。

刺痛感逐漸強烈,我耳中響起百老匯音樂劇「悲慘世界」中女主角凡婷將死前的哀哀詠嘆。背部開始有麻痺加上日曬灼傷的感覺。

要叫人嗎?不!這時呼叫救駕豈不大折寡人威風?

我自己撐起身子,在電療器上亂摸。因為肌肉被電流牽扯,會不由自主聳肩,干擾我的駭客(Hacker)行為。我不得不使出捷代武士(Jedi)的心理控制術,以心靈戰勝肉體,強迫自己不要做出這種似乎不屑一顧的聳肩動作。

把電流量調低後,上背部還是有灼痛感。治療師終於進來,關了電療器,進行後續扭頸推腰等等治療。我金口緊閉,玉音不發,成功地演活了一個歷劫歸來的沉默英雄。

治療完畢,藉穿衣時,憑鏡觀身。背部竟然毫髮無傷。看來要提出驗傷單在法院敲醫生一筆的計劃要暫時打消。

我嘆了一口氣,感慨喪失的發財機會,背著我比進來時更傷痛的龜殼城牆,付了賬,走出診所。

是為記。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