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暢銷作家的方法之一】

2007-06-14 發布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200X年中成稿
By CDL,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short link: http://wp.me/poQmf-1S


 
陳立收了電話,心裡嘀咕起來。

(銀河獎主辦單位執行秘書找我幹嘛?我又沒得獎。)

不久前,他才向好友林智民訴苦,把銀河獎臭罵了一頓。沒想到今天接到這個沒頭沒腦的電話。

*****

那天,陳立把雜誌遞給坐在對面的智民﹕「你自己看。看我說得有沒有道理。」這期的《炫科技》一次刊載了第九屆科幻小說銀河獎的前三甲作品。

林智民推推眼鏡,專心讀起文章。咖啡店裡的音樂對他似乎沒有一點影響,三十分鐘不到,林把三篇小說讀完,抬起頭來。

「我覺得不錯啊。」

「怎樣不錯?」

「你看。首獎的這個說,有人發明一種讓人類不再能分辨美醜的基因修改技術。靠它,可以改變人類愛美避醜的本能。讓生來美麗的男女不會在所有的事務上佔盡便宜。大多數不夠美的人可以憑本事和美麗的人公平競爭。」

林智民指著雜誌繼續﹕「他說,政府立了法,要把這個技術施用在所有人類身上。長得美的人反對這項立法。結合了化妝品製造業、失業藝術家聯盟。哈。模特兒工會、廣告業、服裝設計業這些相關行業展開反對鬥爭。本來立意很好,想建立沒有容貌歧視社會的科技,卻因為不美麗陣營想要強制執行,結果造成新形態的迫害。滿有趣的構想呢。」

「你覺得很新奇?」

林智民點點頭。

「你知道三年前法國年度科幻小說選裡有一篇也是講類似的故事嗎?」

「是哦?完全一樣嗎?」

「當然不完全一樣。不然就檢舉他抄襲了。可是評審說他這篇點子新穎,我就不服氣。」

「哦。」

「第二名的呢?」

「這篇我覺得很好玩。說外星人來地球,雙方經過一段互相猜疑的摸索期,終於可以溝通。外星人很大方,教我們很多先進科技知識。外星領袖來訪。牛仔出身,個性熱情的美國總統跟外星領袖簽訂重要條約。簽完很高興,和外星人領袖熱烈握手。好慘,他們的生態像我們的昆蟲。領袖好像蜂后、蟻后。她高興時才會伸出來的像手臂的觸鬚是她的生殖器,只有她這種階級才有。地球科學家沒這種資訊。總統熱情一握,捏壞了外星領袖的生殖器。外星人生氣報復,抓走美國總統,又攻擊地球造成重大死傷。地球後世稱此為握手之禍。哈哈。」

林智民顯然覺得這小說很有趣。

「巴西一個漫畫家畫過類似的故事。」陳立冷冷地回答。

「唷。又是別人的點子哦?」林摸摸鼻子,扮了個鬼臉。

「評審說。構想新奇,雖然文字略嫌生澀,但寫來生動有趣,嘲諷了人類自以為是的行為。」陳立指著文章後的評語酸溜溜地唸。

「第三名的不會也是用人家的點子吧?」

林小心翼翼地看著陳立。

陳立苦笑﹕「井上宏,宇宙之怒,十七年前的日本年度科幻小說選。非常類似的構想。」

「這些作者不會都看過這些文章才寫的吧?」

「應該不會。我覺得這些作品雖然都不錯,但是像我剛說的,國外一些比較冷僻的作品裡已經有類似的點子。有沒有新意,取決於評審們本身的經驗。科幻小說寫到現在,天下實在難有新鮮事。得獎的這些,寫作技巧與用字遣詞跟所謂的主流文藝小說比實在比較生澀。要真陳年老套當然沒話說,但是要說這些得獎的故事『構想新 穎奇特』、『曲折動人,構思巧妙,發人深省』,而我的是『故事並無新意』我實在不怎麼服氣。」

「你的是講什麼?」

陳立遞了個文件夾給林。不等林智民讀完,自顧自地解說起來﹕

「我寫說一個正在同時診治腦神經受傷與淋巴癌的男人,被施用某種正在研發中的神經細胞修補藥劑,並輔以放射治療。醫療機構本來死馬當作活馬醫,拿他做試驗。沒想到病人竟然完全康復。

治療後幾個月,這男的發現自己的智能迅速增進。他能用超快的速度學習並精通各種高深學術,可以解決很多不同學科上至今無解的難題。更能像讀表格一樣地讀出別人的腦波。

總之啊,他迅速變成物理、生化、經濟、心理、電腦、電機、一堆亂七八糟的專家。經過自我訓練,他還可以透過他的腦波影響別人的思考、情緒、行為。對!就像催眠大師啦。

他用驚人的智慧和精神力,巧妙影響社會各階層的領導者,變成隱身幕後的世界主宰。為了預防出現跟他一樣的突變人,這男的派人把發明治療方法的科學家、受過類似治療的病人、還有一堆人都殺了。

可是,他還是漏掉一個。那個突變人也暗中佈置反擊。最後兩個突變人用精神力決鬥。他輸了。預先安排的腦儲存裝置也被對方算出來,找到,摧毀,他的腦子被廢成為廢人。

也許我這也不是新點子。可是同樣不是新點子嘛,沒看過的叫新穎奇特,看過的叫沒新意。而且我構想的事情有可能發生啊。」

陳立嘮叨完,抱著手,盯著一邊埋頭讀文章,一邊唔唔啊啊答應他的林智民,獨自生悶氣。

*****

到了與秘書約定見面的茶藝館,陳立吃了一驚。在雅室裡等他的,竟然是近來紅得發紫的奇幻愛情小說家章亭。

兩人自我介紹握手行禮後就座。陳說﹕「章先生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章臉上帶著微笑,來回打量陳立。陳被看得有點不自在,幼稚地狠狠瞪回去做為報復。

章的笑容加深。終於開口﹕

「你這篇超人故事,滿有趣。」

陳說﹕「有趣沒用,沒得獎,而且說我陳腔濫調。嘿」

「你這點子是自己想的嗎?」

「當然。抄別人的很沒品吧?」

章點點頭。

「你想不想成名?」

「什麼意思?」

「你想不想成為暢銷作家?」

「誒?為什麼問這個?」

「你知道嗎?我以前也參加過科幻小說比賽。那時叫阿波羅科幻獎。也被淘汰。」

「是嗎?是愛情科幻小說嗎?」

章哈哈一笑。

「你覺得我寫的愛情奇幻小說很沒意思,對吧?」

「不敢。你的小說那麼暢銷。」

章沒理會陳立話中的酸味﹕

「我那時參賽的作品也是講超人,類似你現在的作品。」

「哦?那為什麼後來沒看過你寫類似的東西?」

「呵。有很多事情很難說。你如果願意,我可以幫你成為暢銷小說作家。我認識不少出版社。你的文筆不錯。重要的是,你的賣相很好。稍微行銷一下,很快就會紅。怎樣?有沒有興趣?」

「唔。。有什麼條件嗎?」

「呵。不笨。條件,就是別再繼續發展你這篇東西了。」

「咦?為什麼?啊。。」

「你知道嗎?你這篇作品,本來可以入前三名的。」

「你。。你是。。?」

陳立被這幾句話裡隱含的意思驚得張大了嘴。

「我是讓你沒得獎的人?不是啦。我哪有那種能耐。我是不是以前也遇過同樣的事?呵。我的建議是,當個暢銷作家吧。有名有利,何樂不為呢?」

「如果我不願意?」

「你會願意的。你不願意,其實影響也不大。只是有點可惜。」

章的表情變得陰沉又帶點悲傷。

「你威脅我?」

「一點也不。其實,是有人欣賞你,所以叫我給你這個機會。不然我們根本不會見面。」

陳立感覺冷汗直冒口乾舌燥,有點虛弱地說﹕「讓我考慮幾天?」

「沒問題,這是我的電話。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希望你加入我們的行列。」

章笑笑,起身付帳出門。

陳立呆坐在椅子裡,感覺胃被扭成大麻花。一堆問題飛快閃過腦中。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小說碰觸到真實存在的人事?有這麼一個或是一群突變人嗎?他們想要幹什麼?他們控制著我們的社會嗎?控制了多少?可以影響多少人?可以對 我監控?會不會已經影響我的意志?我有生命危險嗎?要不要報警?警察會當我是瘋子吧?警察和司法機關會不會已經被他們控制了?)

他掙扎起身,出了茶藝館。走在街上魂不守舍,不時疑神疑鬼回頭狼顧。

突然迎面走來一個年輕女人,身形娉婷嬝娜,眼睛又大又亮,離他幾步時,停下來對著他笑了笑,手同時伸進名牌手袋裡。

陳立睜大了眼睛,登登登,倒縱了幾步,轉身向路邊的巷子裡沒命地奔去。

女人被他嚇了一跳,用從手袋裡拿出來的手機捂著胸口,輕罵﹕「神經病」。撥通了電話,踩著優雅的步子前行。

而這繁華喧鬧的街頭,播放著新聞與廣告的大幅電視牆前人車匆忙來去,完全是一副在各界名流精英領導下欣榮和樂的民主自由社會景象。
 
 
 
 
 

, , ,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