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鹽又加辣】

2007-06-08 發布於中國時報部落格
short link: http://wp.me/poQmf-1j


這些是這兩年間隨手記下來的酸鹹臭辣東西.沒耐心一點一點炒隔夜飯,集在一起方便參考.喜歡被虐待的讀者請自便.消化不良我可不負責.

重新讀過,覺得世界沒什麼變化.能對著炎炎赤日一吠再吠,我還真有點佩服自己沒放棄這個世界.

註:英文文本部分如未加註出處都是我寫的陳腔濫調.聲明在先,冤有頭債有主也.


<就只會抱怨>

大呆決心入山修道。

他到了個廟,這裡的住持修的是無言大法,以不說話為修行最高境界,所以跟大呆約法三章。

「你每年只能講三個字。」

大呆想,反正這俗世濁浪濤濤,不講話也沒什麼,就答應了。

第一年年尾,住持問大呆﹕「你的三個字?」

大呆說 ﹕「我會冷。」

第二年結束,住持再問大呆﹕「有什麼話說?」

大呆說 ﹕「吃不飽。」

第三年過完,住持又問大呆﹕「今年呢?」

大呆終於受不了,說﹕「我走了。」

住持說 ﹕「哎呀。謝天謝地呀。你快走吧。來了三年,你除了抱怨還是抱怨。沒見過怨言這麼多的人啊。快被你煩死啦。好走,不送囉。 Good bye. Sayonara. Au revoir. Adios. Auf Wiedersehen. Arrivederci.」

這個故事講什麼?

1. 有住持說,沒大呆說。
2. 無言大法是廣告用語。If you believe masters all do what they preach, I have a bridge for sale.


<再看臥虎藏龍>

一、

玉蛟龍逃婚出走,在野店、酒樓碰見江湖人物。聽他們一個一個裝腔作勢報名號,每次都聽得我發笑。這世界,這般人多到不可勝數。自封的、旁人瞎捧的都揚揚自得真當自己一號人物。這些人特愛結幫成黨,方便互相吹捧,也方便糾眾群毆。世故如李慕白、俞秋蓮的還免不了跟這些人虛與委蛇。碰上脾氣硬的愣頭青如玉蛟龍,當然要打得這幫人頭破血流出乖丟醜。現實裡,類似玉蛟龍這樣的人,不被這幫人生吞活剝大概很少。就算電影裡的世界,這幫人大概也少不得要在事後顛倒黑白,發假新聞來重塑現場。無知大眾哪能不人云亦云地對這些欺世盜名的鼓掌歡呼嘖嘖稱奇呢?

二、

李慕白功夫再高強,最後還是讓他看不起的旁門偏鋒暗器要了命。寶劍又如何?武功又如何?泥在自己的環境裡不能超脫的,只有讓後來的「旁門左道」修理。出了問題不往前看,淨向古人討些陳年爛芝麻的,其情雖可憫,其行就只能讓人冷笑了。

=====================

忘記是誰,很久以前寫了一篇文章叫【老魔頭功夫差】。

內容說當時的武打片,結尾的時候常是年輕俠士跟老魔頭在銀幕上繞圈子。繞了半天,真交起手來,老魔頭功夫並不怎樣,三下兩下就伏屍授首,讓人懷疑老魔頭們是不是都浪得虛名。

作者這麼解釋﹕老魔頭以前稱霸一方魚肉江湖的時候,應該是仗著真功夫。可是一旦成名,一面得擺譜拿架子,一面苦盡甘來要享受,又加上年長氣血衰退,功夫自然就荒廢敗弛。所以,老魔頭在銀幕上淨兜圈子是有道理的。他心裡虛,想擺弄架式唬得敵人害怕。碰到不畏虎的初生之犢,要是真的觭利身健,老魔頭怎能不肚破腸流讓影片收個教化人心的結尾呢?

當時讀這篇文章的時候頗有所感。覺得以後見到猛擺架子、愛說當年勇的大小魔頭,就該知道這魔頭沒料了。現實裡觀察來,也確實如此。不過,作者忘了件事。老魔頭既然成名立萬、糾幫聚眾,自然有一批食客。這批食客有圖名的、有圖利的、也有讓魔頭的架式唬著的,總不能看著飯碗打破。有了敵人,當然要「一起上啊,兄弟們!」螞蟻多了咬死象,這才是老魔頭厲害的地方。所以,老魔頭雖然功夫差了,一群人聚合在一起的力量還是很大的。作者當年不見及此,我特為補充。


<搶整容醫生的飯碗 >

網路,提供了很多人上網吹牛的機會。

有些人出力甚大,皮膚吹得光滑緊繃,顧盼自得頗有上流美態。

宋《浮世狂言》有整容醫生(佚名)以古(古怪也)詩讚曰﹕

世有怪傑會整容
面皮猛吹不發紅
打破老子金飯碗
他奶奶的好緊繃


<先苦後甘,先甘後苦>

有大人物說﹕要先吃苦,以後就能享樂。像倒吃甘蔗,漸入佳境。

大呆問 ﹕
一、萬一那甘蔗兩頭苦呢?
二、萬一先吃了苦的那段,出了個什麼意外,魂歸離恨天,甘沒吃到,不是很虧?
三、就算半苦半甘,先吃後吃真有大差別嗎?還不都是吃了苦也吃了甘。再說,年輕時味蕾比較敏感,吃了甘甜,應該比較爽口。老了可能就沒那麼享受。

大人物不高興,跟一群也是大人物的朋友私下說﹕這傢伙就愛故意找碴,不合群,破壞和諧氣氛。
一群大人物都說﹕真討人厭。別理他。讓他吃苦吃到底。

大呆雖然聽到,不過正拿著杯子喝甘蔗汁、看喜劇電影,沒時間笑他們。


<不明白>

大呆最近受朋友之托照顧寵物。

朋友養了隻號稱全世界最聰明的狗,靈犬來東。
大呆閒得沒事,跟靈犬來東講如何解簡單聯立方程式。
來東歪頭垂耳聽了半天,每次的答覆總是﹕汪!

不知某個空間裡,存在著曾是世界最聰明之人的愛陰私袒。
他其實沒死只是被外星人綁架。
外星人外呆呆正在嘗試向愛陰私袒描述他小學學的超弦理論十一度空間。
愛陰私袒搔了半天頭皮,還是無法把十一度空間的概念視覺化。只能悻悻罵道﹕Shmuck…

有些東西,不管怎麼說,憑來東的智力是無法明白的。
同樣的,有些東西,不管怎麼溝通,人類也無法瞭解。

來東趁大呆睡覺,溜出大門,進了小巷。群犬聚集起鬨要聽來東大呆溝通的經過。
來東說 ﹕「他說了一堆爛七八糟的東西,既不合汪後要接汪汪的文法,也不符沒事得抬腿舔舔自己的常態。實在是莫明其妙的卑論,不值一提啦。」
狗兒們汪汪的汪汪,點頭的點頭,搖尾的搖尾,互聞其後的互聞其後。小巷子裡一片和樂融融。

大呆跟愛陰私袒則正各自打呼流口水,暫時忘記了溝通不良的鬱悶。


<大呆抓猴 (lia3 gao2)>

大呆進深林打獵,見猴子們聚會,躲在一旁偷看。
聽了一會兒,原來猴子們在爭座位。

有一隻長臂猿說﹕「我從小就在樹上蕩來蕩去,父祖輩都早早享有空中飛猴的美名。大位當然該我來坐。」

擁護長臂猿的小猴子們上下跳躍、鼓噪叫好,非常有氣勢。

一隻黑臉猴說﹕「你那蕩的姿態傳統保守,一點突破都沒有,像我一下用手,一下用腳,有時光用一張嘴也可以在林中蕩得飛快。我比你這保守的傢伙更適合坐大位。」

支持黑臉猴的大小猴子,一個個抓耳撓腮,猛拍赤尻,唬唬作聲,更是氣勢驚人。

老猴說 ﹕「瞧你們蕩樹的樣子,破綻百出,身段也不利落。譬如你,翻這跟斗的時候屁股多暴露了兩分,怎能算得上蕩樹名猴?還有你,抓樹藤的時候兩腿打開的角度不足一百三十度,顯然蕩樹基本功都沒有學好。還敢妄稱蕩樹家,想來奪大位。」

老猴座下捧著他紅咚咚寶臀的一群猴子,有的點頭稱是,有的鼓掌應聲。會場一陣大嘩。

一隻蹲在旁邊的野猴慢條斯理地說﹕「請各位表演一下吧。」

長臂猴說﹕「我是何等尊貴身份,朋友們都是達官貴猴,有頭有臉猴物,憑什麼表演給你看?你不滿的話就請便。」

黑臉猴露出不屑的表情,上樹翻了幾個怪姿勢,一面翻一面大叫﹕「創新!見猴所未見!突破!蕩樹稍,天下大事也!Good lah!」

大呆聽見猴子講英語,險些落下頜。趕快用手扶住,以免脫臼。

老猴尊貴萬方跳下舉臀諸猴頭頂,滋溜一下就上了樹。一個跟斗翻下來,姿態瀟灑。眾猴鼓掌叫好,讚美之聲不絕於耳。

野猴仍然慢條斯理地問﹕「老猴你剛剛翻跟斗的時候屁股不也多暴露了兩分麼?」

老猴大怒﹕「同樣多露兩分,我的多露豈能跟你們的多露相提並論?你們哪有我的基本功夫?你們哪有我的名聲?我多露兩分是有其必要性,你們多露兩分是你們功夫不行。你知道個屁。你是什麼猴?敢跟我嗆聲!」

眾猴應聲而起,義憤填膺,要不是怕別派猴子看了難看,或許就當場把野猴打殺了。

大呆想趁亂撒網,捉他幾隻回去。

就在準備時,突然竄進一頭老虎,三兩下撲殺了幾隻帶頭的猴子叼出林外。眾猴四下逃竄,把爭位之事丟在猴腦之後。

大呆打獵不成,沮喪回家,把所見寫成文章。發表後,很多名人控告他指著猴子罵人。大呆沒財沒勢,被清廉的法官判處譭謗名人之罪成立,得服三年有期徒刑。現正上訴中。


<畢卡索的畫>

畢卡索一天在郊外寫生,畫了一半肚子疼,跑去上廁所。
原先圍著他看的一堆觀眾,趁他不在,讚賞起他的畫來。

有位先生說﹕「這幅還沒畫完,最好等大師畫完再評論。地上這幅抽象畫大師看來已經完成,大家何不評論一下?」

大家立時紛紛讚美。有的說筆觸有力,設色大膽。有的說象徵著宇宙擴張的神秘。有的稱許畫面設計的自然奔放。

眾人交相讚美中,畢卡索一邊繫著褲帶,一邊走回畫架。眾人都安靜下來。

一會兒,他畫完未完成的畫,收拾東西要走。

有位先生指著地上的畫結結巴巴發問﹕「大…大…師…您可…不可以…說…說明一…一下…這…這幅…幅畫?」

畢卡索看了他一眼,說﹕「我一開始不小心把油彩罐打翻,潑在畫布上。就是這個囉。」說罷離去。

圍觀的眾人,有摸著鼻子偏了頭去的,有咳嗽看風景的,有假裝在身上找東西的。紛紛散去。只有風仍然拂得柳枝款擺,鳥兒們也還是吱吱喳喳鬧個不停。


<簡單一句話>

很簡單的一句話﹕「有三分證據不說七分話。」
就我與各色人等交往的經驗,很不幸,我必須說﹕「華人裡,做不到這句話的比例大得多。」

———

有個日本學者說﹕「台灣,很多人認為會幾句英語就算會做學問。」
我本來有點想臭他幾句。後來想想,人家不過是說了實話。

———

「要求別人的,也拿來要求自己。」
這句話,要做到更是難哩。

———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這句話,我他媽的怎麼都領悟不過來,更別提活用了。不就簡單一句話麼?拉下臉皮,有啥難的?嗐。。。不受教啊,不受教。
「吾愛真理,吾更愛馬屁。」
噫!久矣。吾未見愛真理勝於愛馬屁者久矣。


<變態>

變態是變什麼態?
變態就是有別於常態。
就人而言什麼是常態?
在人類各項參數上(譬如智力、長相、能力)與平均值相距不遠的可以稱做常態。

跟大家沒什麼兩樣很好嗎?變態不好嗎?

我願意當個變態。

有個人,他的視力超過一般人。
他看著遠方說﹕「有一群蝗蟲飛過來了。」
眾人見不著蝗蟲,覺得他胡說,打了他一頓。
他看著遠方說﹕「那裡的樹上結著果子,有甜美的山泉。」
眾人派出的探子在中途被沙漠阻擋,回報並沒有果子樹,也沒有山泉。眾人又把他打了一頓。

你想必也聽過梵谷這個大變態在生前只賣出一幅畫的故事吧?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變態,通常都遭人厭惡。
誰叫他們是變態呢?
誰叫他們對比出其他人的常態呢?


<如何確保求職面談失敗>

這些例子來自某職業經紀公司訪問六百多個面談經理的結果﹕

◆ 一名求職者在面談時說她不願做公司要求檢測是否吸毒的尿液檢查。
◆ 一名求職者說他申請該工作主要是想享有買該公司產品的員工折扣。
◆ 一個求職者帶著他媽媽來面談。
◆ 另一求職者向面談經理詢問要如何去下個面談公司。
◆ 一名求職者忘記她是來應徵什麼職位,不過她問面談經理何時會取代他的職位。
◆ 有個傢伙穿著拖鞋與睡褲來應徵。
◆ 另位先生在面談中唱國歌。他說他要讓人記住他。經理說他們真的深深地懷念他。
◆ 一名求職者帶了一瓶酒去面談並且拿出杯子要請經理喝。

附記﹕

以前一個日本女同事告訴我,有日本公司在她的女性朋友面談時問她有什麼特殊才能。她回答會倒立。面談經理們要求她立即表演。穿裙子面談的這位據說也很阿沙力的表演了。你猜她得到這份工作沒?


<文人為什麼相輕>

傳統文人為什麼特愛相輕?

傳統文人不重科學,甚至輕視科學。工匠之學也,無益賣與帝王家,於我何有哉?寫論述文章,憑的不是嚴謹的科學論證,多半靠得是「想當然爾」。沒法經得起嚴格檢驗,各說各話的,當然要互相輕視。

藝術的東西,本來沒個絕對。寫文藝文章的,他那套可是他吃飯的傢伙。沒市場區隔,沒招攬人客的特點,威脅了吃飯的唯一工具,那還了得。當然得哄抬身價,踩低他人,才能襯得自己高貴有價值。

文人相輕,肇因沒個客觀的判斷標準。更是人性幽微處放大了的結果。

吠得越兇的,越是心虛。以事觀人,哪裡藏得住。

不過,現在這個眾聲喧譁,聲音越大越是真理,不作聲便給當啞巴的時代,吠得越兇越引目光喲。

——

沒事罵個兩句,算是替儒林外史新版及星宿派分支考留個線索。哈哈。


<Be Cool>

週末看了部電影,"Be Cool",是"Get Shorty"的續集。(到IMDB.COM去查資料)。

電影本身沒什麼,不過有個角色值得大力一提。
這個角色由演過蠍子王的職業摔角肌肉男The Rock擔綱。
我從來沒覺得他會演戲,更不能想像他演喜劇。
Boy, was I wrong.
他在戲裡演個一心想進入電影界的黑道保鏢。而且他是個。。。同性戀。不過,他並沒有醜化同性戀,演來自然生動,非常好笑。把諸如John Travolta, Uma Thurman, Harvey Keitel等大牌們的戲搶個精光。

他在服裝店裡試衣服(淺藍色上衣長褲)的一場戲笑得我人仰馬翻。學少女電影(Bring It On)裡兩個啦啦隊長別苗頭的一段對話更是妙。其他包括展現演技(揚眉)、自拍MTV唱鄉村女歌手Loretta Lynn的You Ain’t Woman Enough to Take My Man都讓我忍俊不禁。

笑得開心,特為之註。


<Revenge of the Aristocrats 貴族大反擊>

歷史的輪迴擺盪總是這樣的。

當一切為工農兵的極端隨著共產主義而式微,昔日的貴族們開始逐漸浮出水面。

新貴族們心手相連,把手掌伸入血液不夠精純人們的口袋裡。法律再度被整容,從一塊塊的招牌變成一條條強固統治的皮鞭。

叢林法從一端擺回一端。草食動物不是被這頭的豺狼撲殺,就是填了那頭虎豹們的獠牙。而自然界的肉食者到底仁慈得多,它們只因為飢餓而獵食。

Faithfully, the pendulum of history swings.

In case you haven’t noticed, those old guards of aristocracy have emerged again. Plans have been meticulously carried out, silently.

New and old blueblood sped up their cooperation. Greed is the virtue to keep the elites noble. Laws are going through plastic surgeries. They are again morphing from propaganda into ruling class tools.

Faithfully, the pendulum of history swings.

—————–

自從狼來了的故事成為public domain的 cliché 以後,叫狼來了的人,不管真假,總要先被修理。
叫喊,對一些人而言,大概是一種不治的疾病。
我承認自己是個患者。


<Blog是對掌握發聲權的主流組織奪權>

Blogs 與其前身 Personal Homepages 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它們是從社會裡掌握發言工具的主流組織、名人手裡奪取發聲的工具。

主流媒體、出版社捧出一些名人、名嘴。他們聯合操縱著社會說他們要說的,想他們要想的,還要給他們要的。

發異聲?只要不危及他們的名利,沒有關係。他們可以把你同化,變成圈內人。而權力,就算是發言音量這樣的小特權,都會引誘人墮落。

Bloggers 能自我警惕嗎?以我對人性的瞭解,很難。主流組織與名人們不會甘心這樣被削減權力。他們正運用結合了心理學、現代行銷術、帝王學的種種手段在滲透散漫無組織的革命行列裡呢。


<如果不合常理>

有些人平常對有錯的人總是不假辭色,不是冷嘲熱諷,就是饗以國罵甚至更粗暴的字眼。
可是對幾個人的下作卻總是視而不見,多的時候東拉西扯引開話題,更甚的時候曲辭維護。
明顯不合常理的反應,背後定有不合常理的因素。
很多新聞事件也是如此,不需要大智慧,只要稍為留心用點簡單推理就可以聞出其中異味。
問題在天下盡多有目不能視、有耳不能聽、有鼻不能聞之輩。
人民的眼睛沒血是擦不亮的。


<加鹽錄 (1)>

Genuine clichés by CDL

一個時代的良方可能是另個世代的砒霜。
A good solution to a generation may be a grief to another.

和不值得計較的人計較可是會成了不值得的人。
You could gradually turn into them if you spent time and energy on unworthy things or people.

不管多會裝,自己總是清楚自己做了什麼事。
Even the world’s greatest deceiver cannot lie to himself/herself.

觀察這個人選擇和什麼樣的人交往,他/她大概也就是那樣的人。
A person is the type he or she chooses to become friends with.

為什麼很多人喜歡講政治?
◆ 因為講政治不需要專業知識。
◆ 因為講政治讓人幻想自己偉大。
◆ 因為有利害關係。
◆ 因為人有時有在爛泥裡打滾的衝動。
◆ 因為實在沒什麼好講的,可是嘴又癢。

——–

◆ 掌握太空與海底是爭霸,也是生存發展所必須。
◆ 以種族為分界的最終衝突無法避免。這是人性。


<新聞自由屬於誰? Freedom of press belongs to…>

Freedom of press belongs to those who own one.
– by Abbott Joseph Liebling

新聞自由屬於擁有新聞媒體的那些人。
– 紐約客新聞記者 A.J. Liebling 說

====================

Public is more interested in cliché from celebrities than new ideas from unknowns.

And, when a celebrity quoted a phrase, without referencing the origin, first presented by an unknown, the phrase would immediately be deemed created by that celebrity.

This is why people fight shamelessly to gain fame.

– by CDL

公眾對名人的陳腔濫調的興趣大過於無名小輩的真知灼見。
當一個名人引用了無名小輩的話而未曾說明出處,這話便立即被當成這名人的原創。
人們棄盡廉恥只求出名,良有以也。

– CDL 如是說


<經典之作>

小明跟朋友聊天,為了表示有學問,講了很多時髦話。譬如﹕

「戰爭與和平真是經典之作,我很崇拜托爾斯泰。」
「奈米科技是尖端科技,我們可以做出很小的東西好像微馬達一類的。」
「維也納愛樂的銅管部特別強。」
「高行健的文章根本沒什麼嘛。很多評論家都說他得諾貝爾是因為馬悅然的關係。」

白目的大牛問﹕「你讀過戰爭與和平嗎?」
「呃。沒有。可是大家都說好的經典之作,怎麼會差呢?」

「奈米科技的實質內容你明白麼?奈米分子工程是說什麼?」
「我又不是學那個的。細節我當然不知道啊。」

小明開始有點惱怒。

「你聽過幾次維也納愛樂的演奏?」
「很多次啊。不過當然是聽CD囉。」

「你聽的是什麼曲目?跟什麼樂團的銅管部比較?誰指揮的?」
「哎呀。你真是囉嗦。維也納愛樂的銅管強,很多樂評家都這麼說。你跟我過不去嗎?」

「高行健的作品,你讀過哪部?」
「我翻了一個人的聖經前幾頁,根本看不下去。我認為他得獎很僥倖。這是我的意見,你有你的看法,關我什麼事?」

「不關我什麼事,我只是想知道,你評論的時候是你自己做的判斷,還是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

小明後來找朋友把大牛打了一頓。

========

昨天晚本來要吃馬來菜。太多人,改吃韓國菜。
小菜裡有碟生蟹,醃得紅不拉嘰。好奇嚐了一下,滋味還不錯。
回家起了過敏反應長了三四個疹子。便宜了舌頭,苦了皮膚。
烤肉的煙忒大,回家衣服掛起來猶有肉氣繚繞。
今天捧碗對衣而食就可下飯。省錢,省錢。


<Unpopular Thoughts of Mine>

– One who gains fame and fortune in a despicable society usually has traits unspeakable.

– A real master of arts, to me, has macro views and keen eyes. Yet, he or she pays meticulous attention to details.

– 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裡成名得利的,必然有其不堪之處。

– 真正偉大的藝術家除了有宏觀見識與銳利的觀察力,也非常注意作品的細節。

———————————————-

如果警察每開十張交通罰單就能逮一個賊,這相當於﹕

◆ 幻想
◆ 第三十八度空間
◆ 一個誠實的政客
◆ 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終於達成持久的和平
◆ 一個不把你的功勞據為己有的老闆

賊只搶你的東西。
警察搶了你還要對你訓話。
老闆叫你在被他搶和訓話的時候要露出笑容


<魔戒電影系列中的種族歧視>

導演Peter Jackson的種族意識從魔戒電影系列第二集開始便逐漸展現。
剛看第二集的時候就有這樣的感覺,到了讓我大呼不值的第三集,更是明顯。
只要Google一下Lord of the Rings and Racism,英文的討論連篇累牘,本來不用我多說。
可是華人世界似乎沒什麼感覺。
是因為服從名望、權威(得獎耶,怎麼可能有錯。大師耶,怎麼可以反駁。)的習性所致?
還是已經習慣了讓掌握媒體的洗腦?
第三集的得獎,跟它的種族意識有沒有關係?

突然想到這個問題,先開個頭。有興致的話,會繼續說明,點破傑克森並未刻意隱藏的觀點。


[乒乓,福爾摩沙]

版權為CDL 所有,轉載必須經過同意,否則必究。
Copyrighted by CDL, no repost without permission by author

墨綠桌面畫著
國際規格的白框框

橘黃的球,來回跳過
緊繃的網

球拍兩面翻動,一紅一藍
幾十年來的,傳統式樣

血壓漫過眼眶的觀眾忙著猜測
靈活飛舞的手腕,發球
是順時針,還是
從兩點向九點旋轉

落桌點在左岸,右翼,還是
出人意料的中間

我們大概明白
握拍姿勢雖然有人如筆有人如刀
最終目標都在稱霸球場

至於戰術,不外是
遠台長抽,近台短推
中台扣殺,你來我往

觀眾加油必須熱烈
因為本地規則有點特別

贏了,選手教練發財得獎
輸了,看球的一起受罰賠償


<習於粗製濫造>

也許不是只有台灣如此。也許很多地方都這樣。可是,我不想說別的地方。

台灣。
這個地方已經太習於粗製濫造的東西。
不止消費品如此。
寫文章、發表言論可以不用細心研究,不用蒐集資料,不用分析歸納,見一斑便述全豹。
引用別人的言論、研究成果、心血結晶,可以不用註明出處。
都搶著先說先贏,都搶著吸引目光,都搶著趕流行。趁水還熱我先洗。
文章如此,其他藝文作品又何嘗不是?
閱聽的也不深究。
麻辣爽燙就好。
誰管他說得是真是假?
都要共鳴。都要合於我的經驗。
誰管能不能拓展眼界、打開心胸?
量小器淺有什麼關係?
井底蛙有什麼不好?
人云亦云就是合群,就是有修養,就是會做人。
粗糙有什麼關係?
大家不都是這樣?
習慣就好。

六分之一瓶醋晃盪晃盪,響得賽過金角銀角的葫蘆裡裝了太平洋。
稱王封后,關起門來顧盼自雄不也爽哉?
誰要老老實實下苦功?那有什麼用處?
生產粗製濫造,消費粗製濫造。

活著就好。有活力的活著。像蟑螂。
習於粗製濫造。


<划算>

年輕的時候,大概都無法想像這樣活蹦亂跳的身體終有一天要敗壞。
哪一天科學進步到身體器官可以任意更換,大概有財有勢的人就可以長生不老了。
還是做壞人比較划算。


<Escaped death 差點翹辮子記>

我開著車在山區裡行駛。車上有我全家。
我在三線道的中線上,時速大概一百公里。山區裡下著大雨。

突然,我左邊一輛紅色的休旅車(SUV)開始打起轉來。
好像電影裡的慢動作片段一樣,它從我的左側旋轉著滑過我車前,滑向右側。
我的車和它距離大概不到十公尺。
它出現在我左眼視線時,我便踩下煞車。
憑著長年的駕駛經驗,我知道不能亂轉方向盤,也不能緊急煞車,只能希望不要撞上。
這SUV滑到我車子正中央前面時,激起一片水幕。整個車窗一片白茫茫,只看到那車的影子繼續滑向右邊。
我當時只想到﹕Shit! 要撞上了!

沒撞上。

它滑到右線。

我正後面和右線後有很多車,當時卻沒有車緊跟在右後。
它轉著滑到路邊,側面撞上路邊淺溝旁的土坡,停了下來,沒有翻覆。

以當時的速度,如果我正面撞上正在打轉滑動的SUV,大概不死也要重傷。
如果右線有車撞上它,可能會把它撞回中央車道,其結果可能也是我正面撞上。

如果右線有車閃避,也有可能撞上我。
如果當時是老婆開車,照她遇上突發狀況時亂轉方向盤的本能,恐怕也難全身而退。

我只稍微慢了一下。

繼續以一百公里的時速前進。
後照鏡裡,車流全部停了下來。
這之後的五分鐘內,山區裡的公路上,我身後沒有一部車跟來。

我逃過了一劫。

It’s like a scene from some action movies.
I was driving with family on highway cruising speed in a mountainous area.
Rain was pouring.

My car ran in the middle lane.
A big red SUV was about to pass me from my left.

It then happened.

The SUV started spinning out of control while sliding from left to right in front of me.
It felt like a slow motion replay.
I applied break but could not reach a full stop.
That spinning SUV splashed water all over my windshield.
I could only see its moving shadow.

In my brain, this thought flashed by: “OK. I am going to hit it now."

The SUV moved pass my car to the right lane.
Many cars were behind me, in both center and right lanes.
But, none was close enough to hit the rotating SUV.
It finally hit the shallow road side trench and stopped.

In a split second, I could have hit the SUV right on and caused heavy injury and damage.
Or, if a car from my right hit the SUV, it might be bumped back in front of me and the result could be even worse.

I drove on without even stopping while all cars behind me were clogging the highway.
I drove five minutes with no car following me.

I escaped death, for now.


<狐狸與老虎 >

狐狸在森林中散步,碰到一頭老虎。狐狸大驚。不過腦筋一轉,他跟老虎說﹕「我其實比你厲害多了,其他的動物都怕我。不信?你跟在我後面看就知道了。」

老虎跟著狐狸在森林裡壓馬路,果然所到之處,百獸逃竄。狐狸跟老虎說﹕「你看。我沒騙你吧?」

老虎咂咂嘴說﹕「嗯。你果然很厲害。不過,我碰見你的時候才吃飽不久。你再帶我繼續逛逛吧。」

狐狸只好一路哭著帶老虎逛街。

============
這故事說什麼?

一、逛街是沒什麼好處的。
二、老虎也不是好騙的。沒實力的狐狸最好小心避風頭,不要亂逛街。


<人焉廋哉> You Cannot Hide.

◆ 愚笨,可以原諒。愚而好用,不可原諒。愚而好用兼且無禮,建議把這種人綁著大拇趾倒吊,嘴裡給塞上用過的衛生紙,腳底板抹糖罩上個螞蟻窩。(CDL十大酷刑之一,有專利。壞人叔叔們請守法,不要亂用來娛樂肉票。)

◆ 一個人的本性,從一個人選擇的朋友就看得出來。(如果沒朋友,就看不出來了。)

◆ 胡適會老說﹕「我的朋友胡適之」嗎?這話是那些自己成不了胡適之的人說的。好笑的是,這話說多了,有人就自認胡適之了。(當然啦,現在沒有人要自認胡適之囉。都嘛要認。。。唔,我律師不讓說。)

◆ 講好聽話的,都是有企圖的。(講難聽話的當然也可能有企圖啦。企圖跟你吵架。)

◆ 欺世盜名者為什麼這麼多?除了愚人遍天下之外,甘心被欺被盜的太多也是原因。(你在看這篇,當然不是愚人。。。我在說好聽話耶。)

◆ Judging by those a person befriends with, I see clearly the person’s essence

◆ Would a real big person constantly brag about all the celebrities he/she knew?

◆ Sweet talkers always carry bitter intention. (這句我也要申請專利,不要給我亂放到公領域。)

◆ They talk in Buddha’s words while brewing ill intention and carrying out ill deeds. Are there really people like this? You must be kidding.
 
 
 
 

, , , , , , , ,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