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闢你私傀儡戲】Introducing, Puppetry of the Penis

本文2007年6月6日發布在中國時報部落格
初稿成於不知幾年前

任你鵬展蔽天翼
我便燕雀也逍遙

闢你私傀儡戲 (Puppetry of the Penis),於1998年的澳洲墨爾本國際喜劇節首演。澳洲男子塞門磨力(Simon Morley)與大尾扶蘭弟(David “Friendy" Friend)在舞台上展示了他們的才華﹕12種用男根表演的傀儡戲,又叫"古藝術–生殖器折紙戲"(The Ancient Art of Genital Origami)。

塞門與大尾在舞台上施展"柔軟的身段",將他們天生的 “表演器材" 或折疊成漢堡包,或拉抬成巴黎的艾菲爾鐵塔,或讓傳說中的蘇格蘭尼斯湖水怪現身。用手或用線牽引著的小玩意兒,在舞台上栩栩如生地變化成各種形態。現場的男男女女觀眾在頭一分鐘驚愕得下巴脫臼過後,相率爆發出聲震屋宇的歇斯底裡狂笑。

墨爾本初演的成功,替塞門與大尾帶來環澳巡迴演出的機會。一連八個月的演出,場場爆滿大獲好評。這兩位劇場表演家決定更上層樓(白鶴樓),將他們的劇場藝術國際化。公元兩千年,闢你私傀儡雙人組在蘇格蘭愛丁堡國際前衛藝術節上演,門票再度供不應求場場售罄。

與所有藝術天才被發掘的過程一樣,成功的演出招來了事後伯樂。倫敦西區(West End) 的著名戲劇製作人大偽終生(David Johnson) 與利察貪剝(Richard Temple)在欣賞塞門與大尾的表演時,發現他們鄰座的婦人狂笑到身體蓄水功能失禁(塞門與大尾的傳記如是說,本人只是真實記錄),立即明白這是不可放過的商機,遂當場與兩位前衛表演家簽下合約。接著在倫敦西區白廳劇場 (Whitehall Theater)的演出依然一票難求而不得不一再加演,五週的初約延演了整整五個月。參觀過闢你私傀儡戲的知名人物包括演員休葛蘭(Hugh Grant)、模特兒娜歐米坎波(Naomi Campbell)、歌手艾爾頓強(Elton John)、U2合唱團主唱波諾(Bono)等。本文成稿時,兩位表演家的精彩好戲已經移師北美在美國演出。

據塞門自己表示,其實發明了現在已經是名把戲的"疊漢堡"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他弟弟。他因為好勝心,想跟弟弟競爭來博取朋友們的掌聲,所以苦思出其他點子。首次在他家車庫裡的發表會,果然獲得鄰居朋友們大力讚賞,從此奠下了他從事此項表演的志願。他的好友大尾,則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於澡缸泡澡的時候發現自己擁有這項才藝。大學時,以大量啤酒打通任督二脈,技藝更加精進。天賦與機緣,便如此造就了塞門與大尾這兩位國際前衛劇場的閃耀明星(Flashing Star)。所謂天生我才必有用,這兩位仁兄可是盡得其中真義。

這種比我們大學生所辦的接吻賽還要稍微驚人的表演會不會很傷風敗俗?會不會很低級?請看一些歐美報紙的評論﹕

英國的Guardian報﹕「溫柔而智巧,有出人意料的高格調並且可愛而吸引人。雖然他們向觀眾暴露了生殖器,但他們始終穿著襪子並戴著草帽。」

英國週日郵報﹕「門票賣穿屋樑,女性觀眾驚聲尖笑。」

澳洲週日信使太陽報﹕「本城最熱門的秀。讓你笑個不停。」

紐約郵報﹕「真是不可思議。我們很快地接受並愉快地享受他們的演出。表演開始一分多鐘後我們就能體會他們的機智,也明白了操弄生殖器演出有多麼困難。」

紐約每日新聞﹕「友善又讓人愉快的娛樂。」

從這些評論看來,這表演似乎不是西洋牛肉場或是要跑給警察追的什麼什麼招,而是確實提供了並不低級的觀賞樂趣。說實話,要不是有特技在身,能夠千變萬化,男人的那話兒實在不是怎麼賞心悅目的東西。所以,這兩位劇場表演家顯然能善用自己的身體,別闢蹊徑,並提供了值回票價的娛樂。

我寫成以上報告後,為求集思廣益,訪問了一些路人朋友,請他們提出看法。

我的朋友鄭欲振(諧音,因為要保護他的隱私)先生﹕「大丈夫能屈能伸。這兩位如果踏上政壇,大概也能一帆風順。」

精擅人生哲理的社會關懷者作家Yeah教授﹕「嗯嗯。古人說﹕老是借鋼強,柔露生之途。也就是說老是借用威兒鋼來強壯自己是不好的,像這兩位,在景氣不好的時候,能夠柔軟,能夠露,製造了謀生的另一種途徑,值得我們好好思考。」我說﹕「呃…這句話是人家說道家的﹕老氏戒剛強,柔弱生之徒吧?」Yeah教授有點生氣﹕「哦?你聰明?那你自己說就好了,幹嘛來問我?我有收你半毛錢嗎?」拂袖飄然而去。

我面容嚴肅的學姐張女泉﹕「表面上看來,這傀儡戲好像是提示了男女平等的一種境界,也就是,男人也跟一些不幸的婦女同胞一樣,靠了展示他們的私處來賺錢。但是,如果我們仔細想想,這樣的表演明白顯示了男人不願嚴肅思考並停止剝削女人,反而以玩弄性器官來搏取名利。這充分彰顯父權主義仍然宰治我們的社會。東方西方的婦女,仍然有長遠的女權革命路要走。更可惡的是你,嘻皮笑臉寫這種報導,可以看出你內心裡對女性的不尊重,對提昇性靈表彰人性的真正藝術不尊重……」(學姐越說越激動,一皮包揮來,打得我頭暈眼花。我急忙奪路逃生,所以學姐的教誨未能記錄完全,實在非常抱歉。)

辣妹安娜貝兒﹕「他們表演可能要用近鏡頭轉播吧?每次演出要排演多久啊?排演會不會發生意外?」我問她發生什麼意外?她不懷好意地對我奸笑起來。我猜她問的是保險有沒有買?暖氣有沒有開?萬一著涼會不會把身體凍壞?折來拉去會不會扭了筋骨沒了後代?安娜貝兒說﹕你裝什麼傻賣什麼呆?姑娘要去pub了沒時間聽你瞎掰。你寫這種報導是不是自己也想學人家賺點外快?我說不過她只好目送她扭腰擺臀離開,在她走後才小聲偷罵﹕要不是妳長得正點可愛,看誰有空理睬?

在家修佛的吳居士﹕「阿彌陀佛。這其實不是什麼新發明,我佛才是先驅。佛經早有記載,為顯大神通,我佛常常秀出馬藏,來愕服眾生。馬藏你不知道哦?就是身根咩。哎呀,就是說像馬一樣規模的男性生殖器啦。我胡說?你不信?那,你看,你看,這個〈佛說觀佛三昧海經第八卷觀馬王藏品第七〉裡就說過﹕『佛徐出馬藏繞山七匝如金蓮花。』看到沒?其他秀出男根千變萬化的敘述也很多啦。其實,人生在世苦多樂少。這兩位施主,以自己的肉身展示,給世人帶來歡笑,比那些表面斯文有禮,私下害人受苦的,更有佛性哦。說不定,就是佛尊憐我眾生,所以藉兩位洋施主展示不著色相的人生妙意喲。阿彌陀佛。」

鄰居虔誠的某教派教徒李先生﹕「真是荒謬。這樣淫穢的東西也可以公然演出。社會上都沒有譴責之聲嗎?」我說﹕美國的電視節目〈今夜〉本來要訪問他們,後來因為電視公司高層受到壓力,取消了訪問。李先生很欣慰地點頭﹕「這種暴露生殖器,勾引人產生邪惡念頭的行為本來就應遭受譴責。裸露、色情是魔鬼的誘惑。」我傻傻地脫口問了困惑我很久的問題﹕「那,電視上電影上很多刀砍槍擊血肉橫飛的動作片、戰爭片,為什麼貴教沒有像對抗色情那樣的嚴厲譴責呢?」李先生慈祥而嚴厲地瞪了我一眼說﹕「神的旨意不是我們所能瞭解的。」我聽見天上打了個悶雷,趕快匆匆告辭。走前,我看見李先生慈祥的面龐在電光的映曜下閃閃生輝。

訪問失敗樣本﹕

林太太、陳小姐、周先生–罵我色情無聊,說要報警。

被訪問的劉小姐的男朋友–說要把我疊成漢堡,扭成麻花。

我自己呢?從聽到並研究了闢你私傀儡戲的各種報導以後,在通勤無聊的時候,在心情煩悶的時候,只要想起跟這表演有關的種種情形,都會不由自主微笑起來。感覺像是看到兩個頑童光溜溜地在清澈的游泳池裡嬉鬧,聽見他們和池旁大人小孩們的笑聲,很陽光,很節慶的氛圍。人生苦短,憂患實多,塞門與大尾給荒謬冷血的世界帶來短暫的開懷,我很誠心地感謝他們。

當然,我的品味比較粗俗,思想有異於正常。各位讀者清雋文雅,胸懷家國大事,對這傷風敗俗的表演皺起眉以鼻嗤之可也。
 
  


By CDL,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short link: http://wp.me/poQmf-k
 
 
 
 
 

, ,

訂閱

Subscribe to our RSS feed and social profiles to receive updates.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